黃宇軒 (Sampson)

黃宇軒 (Sampson)

英國曼徹斯特大學地理系博士,香港土生土長的城市研究者、藝術家及獨立策展人。

2020/3/29 - 15:06

四個人點先會在城市中靠近?

一個人,除左同三個認識既人約出來,可以係朋友、可以係家人、可以係同學、可以係亂咁約的double dating……坐埋一枱,傾下偈、食下飯、飲下野、唱下K之外(當然這些形式同空間都會隨年月改變),仲有好多情形下,會係四個各不相識既人互相靠近。

可能只係一瞬間接近,但亦有可能,佢地會無緣無故交流起來,爹兩句,亦可能只交換幾個眼神。城市之中,無時無刻都在出現這種短暫的四重奏。

想像一項有關公共空間既觀察:望下四個人片刻靠在一起的千萬種變化。咁樣去觀察,亦係細緻咁觀察緊城市既構造,人同人點樣偶然與有意地被拉近。

廣告

可能只係幾張剛好那樣放的凳。
可能係一部擠擁的電梯。
可能係交通工具中,果幾分鐘到幾十分鐘車程。
可能排隊等緊唔知乜。
可能條街比較窄、人行得比較慢。
可能一齊停低抬頭望緊光到爆的LED screen。
可能玩緊pokemon go。
可能湊緊細路、剛好去埋同一個公園既遊樂場。

有時城市研究入面所講既sociality、所講既公共,就係指向呢種最簡單、擦身而過、輕輕既共同感,片刻之中我地同在一起,William H. Whyte幾十年前做左好多野去研究既"The Social Life of Small Urban Spaces"。好多喺其他地方研究公共空間既人,都係希望通過設計,促成咁樣的頻繁偶遇,因為咁樣淡淡交會過的social life,被視為一種重要既活力(vitality)。

呢一種短暫既相遇可以有幾頻密、一日之內會有幾多次,係一座城市既特質,關乎人同人平均的距離有幾緊密、有幾多空間造就咁樣既交會。這種人的距離感,可以係一個城市俾我地最鮮明既身體記憶。

所以王家衛《重慶森林》中寫「我們最接近的時候,我跟她的距離只有0.01公分」、「我跟她最接近的時候,我們之間的距離只有0.01公分,我對她一無所知,六個鐘頭之後,她喜歡上另一個男人」,這些獨白非常聰明,在寫非常重要的一種城市狀態:我地隨時可以同其他人剩下只有0.01公分的距離,但可以永遠唔會相識、永遠唔再相遇,而咁樣嘅組合,每日我地都會組成好多次。

作者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