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德國的柏林(上) — 由小河村躍登世界一線城市

2019/9/8 — 12:16

【文、圖︰《建築意》節目主持Zeno Yu】

柏林原是由兩個位於施普雷河旁的小村組成,是布蘭登堡這個小城邦的首都,只建有小皇宮及教堂,規模不大。十六世紀,馬丁路德在德意志地區提出宗教改革,布蘭登堡成為新教(Protestant)的一員,柏林開放的新思維令城市吸納大量新移民,逐漸發展成為普魯士帝國的核心。十八世紀,腓特烈大帝(Peter the Great)推動啟蒙運動,柏林除了是軍事要塞,也是歐洲的工商業及文化重城,巴洛克及洛可可的豪華建築,沿著菩堤樹下大街而建,全市充滿文化藝術氣息,華麗的無憂宮及壯嚴的布蘭登堡大門先後落成,成為德國的建築經典。進入工業革命,柏林人口膨脹,舊城不勝負荷,不得不改變城市設計的策略,測量師出身的占士豪伯特(James Hobrecht),於1862年提交一份全面的城市設計圖,引導之後五十年的發展,柏林以現代化的基建重新包裝上路,正配合普魯士轉營為半共和的德意志共和國。十九世紀末,她擁有最現代化的排水系統,為體現半民主化的制度,城市更決定舉辦國會大樓建築設計比賽,迎接二十世紀的新時代。柏林的政治體系漸趨開放,豪伯特的城市設計如何助她躍登世界一線城市之列?

 

廣告

柏林市中心建築地圖。

柏林市中心建築地圖。

廣告

柏林與科恩的雙城故事

相比其他歐洲名城如羅馬、倫敦或巴黎,柏林算是一座較年輕的城市,只有八百多年的歷史,她早期的發展很慢,是一條沿著施普雷河(River Spree)河肚發展的小村。她位於歐洲平原北面的內陸地區,由施普雷河和哈弗爾河(River Havel)滋潤這片土地。此外,柏林地勢平坦,周邊並沒有任何小山,主要是由森林、河流和湖泊組成的低窪沼澤林地。

施普雷河流經柏林市中心。

施普雷河流經柏林市中心。

十二世紀中葉,日耳曼人統治這一帶,把斯拉夫人趕走後,建立了布蘭登堡選帝侯(Margraviate of Brandenburg),他們在施普雷河旁的兩個葉形的小島上,分別建了聚落點;商人先在1237年在河的東岸建立柏林(Berlin),之後漁民在河的西岸建立了科恩(Cölln),兩小村基本上是獨立運作但又互相合作,以木橋相連。柏林站在中歐兩條貿易路線上,以河運商貿為主,慢慢發展成重要河港重鎮,並加入了波羅的海和北歐的重要商業同盟:漢薩同盟(Hanseatic League),可見其重要性。

 

十二世紀的柏林與科恩是兩條小村。(photo source: http://ag-historische-mitte-berlin.de/1-geschichte.htm)

十二世紀的柏林與科恩是兩條小村。(photo source: http://ag-historische-mitte-berlin.de/1-geschichte.htm)

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與普魯士公國

1517年,教皇以修繕聖彼得大教堂為名,下令在天主教各國發售贖罪券,德意志內有許多有識之士認為有違教義,直斥這種行為簡直是行騙,神學教授及修士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an)提出新的神學思維,歐洲進入宗教改革的時代,基督新教(Protestant)因而產生,挑戰羅馬教廷的權威。

馬丁路德在威登堡教堂前釘下《95條論綱》。(Eyre Crowe於1864繪畫,source: internet)

馬丁路德在威登堡教堂前釘下《95條論綱》。(Eyre Crowe於1864繪畫,source: internet)

1539年,柏林正式加入路德宗教,成為新教的城市。作為宗教改革的先鋒,德意志地區亦在管理政策上進行較開放的制度,柏林的城市設計因而作出調整。城市的範圍雖然仍維持在兩小島之內,但在克恩城以西、靠近柏林皇宮的地方被開闢為皇家狩獵場,稱為蒂爾加滕(Tigergarten),意思為動物花園;這片土地開始向西北擴展,當地人便圈養各種野生動物,並用圍欄分隔。

此外,布蘭登堡國王將教堂財產充公後,花費修建一條木排路堤,連接西郊狩獵城堡(Grunewald)及柏林城市宮,便是今日的選帝侯路堤(Kurfürstendamm)的雛型。

三十年戰爭後的文藝復興防衛城堡

1688年的柏林地圖。(source: internet)

1688年的柏林地圖。(source: internet)

1618年,布蘭登堡─普魯士(Brandenburg-Prussia)剛建立的同時,歐洲便因神聖羅馬帝國及新教國家的衝突,展開了三十年戰爭(Thirty Years' War),德意志地區不幸成為主要戰場。戰爭完結後,柏林人口減半,三分一房屋被破壞,所以需要進行重建。為了吸引外來移民,城市推行宗教寬容政策,結果有很多猶太人及逃避迫害的新教徒遷移至此,當中包括很多法國的銀行家、工業家和投資者,為柏林帶來重要人材,令城市人口迅速增加。

 

多蘿西城曾多次重建,今日區內有公共圖書館及博物館。

多蘿西城曾多次重建,今日區內有公共圖書館及博物館。

1648年約翰緬因哈特(Johann Gregor Memhardt)提交了柏林第一份的城市設計圖,以文藝復興的防禦城市形式,把柏林及科恩設計為一個十三菱堡的塞城。因為文藝復興風格講求工整形狀,約翰巧妙地把科恩對岸以西的部份土地放入圍城內,完滿了十三角形的平面設計,而此延伸區域稱為腓特烈斯雲達 (Friedrichswerder)。城堡花了近二十年才建成,有效地對抗各諸侯國的襲擊。

柏林也走出兩個小島,在城堡外發展了兩個新區。位於西北面的多蘿西城(Dorotheenstadt)首先建成,以長方格子佈局,是新移民的住宅區。區內有一條東面向的林蔭大道,兩旁各種植了兩排大樹,稱為菩提樹下大街(Unter den Linden),它是一條向西的延長軸線,連接着蒂爾加滕及柏林皇宮,成為日後城市規劃及擴張的主要引導線;之後,多蘿西城的南面發展了腓特烈城(Friedrichstadt),延續其整齊的長方型網格,並有寬廣大街,是法國新教徒的聚居地。蒂爾加滕這個皇家狩獵場也全面開放,變成供市民享樂的休閒公園,今日它是柏林市中心內最大的綠化空間,也是城市的巨肺,與民眾休養生息。

 

蒂爾加滕是柏林市內最大的綠化空間。

蒂爾加滕是柏林市內最大的綠化空間。

普魯士王國的首都 巴洛克建築盛世

1701年,普魯士公國升級為普魯士王國(Kingdom of Prussia),腓特烈一世(Frederick I of Prussia)加冕為普魯士國王。柏林成為首都,人口達至五萬五千,是中歐的重要城市,也是軍事要塞,因而吸引了來自德意志其他地區、法國和瑞士的新教移民,紛紛來此徵兵,城市逐漸組成強勁的駐軍。國王為了擴充軍械庫,大量補貼武器製造商,結果加強了機械師、工程師等技術人員的訓練,奠定了柏林成為工業強國火車頭的基礎。

 

1789年的柏林地圖。(source: internet)

1789年的柏林地圖。(source: internet)

隨著人口增加,城市的面積在數十年間以倍數增長,昔日的防禦牆和護城河已失去作用,所以全被拆掉。1730年,柏林建造新的海關城牆(Berlin Custom Walls),並裝有十四個華麗的城門,除把更多面積納入城市範圍之內,最重要是為進出貨品徵收關稅,因為這是當時柏林的主要收入來源。此圍城佈局由一直保留至今,便是今日市中心米特區(Mitte)的雛型。

西邊城牆建有三個重要的城門及廣場,作閱兵場及市集之用。最北的是正方型的巴黎廣場(Pariser Platz)和布蘭登堡門(Brandenburger Tor),由菩提樹下大街繼續向西延伸,形成東西主軸線上一個重要的節點,連接到夏洛滕堡宮。中間有八角型的萊比錫廣場(Leipziger Platz)和波茨坦門(Potsdamer Tor),它具有特殊的意義,是連接遠方無憂宮的皇家大門;最南方則是圓形的美盟廣場(Belle-Alliance Platz)和哈勒門(Hallesches Tor),是三條大道的交匯點,為城市南北軸線上劃上一個完美節點。

腓特烈大帝及啟蒙時代 建造無憂宮

波茨坦的無憂宮。(Schloss Sanssouci)

波茨坦的無憂宮。(Schloss Sanssouci)

十八世紀中葉,普魯士由腓特烈大帝(Frederick the Great)執政,柏林進入了一段強盛及穩定的時期,國家軍力大規模發展,德意志領土大舉擴張,普魯士晉身歐洲大國地位。腓特烈大帝是歐洲歷史上最重要的君主之一,他文武雙全,既是軍事奇才,又熱愛音樂、文化及藝術,重視哲學人材。結果,德意志的啟蒙運動在腓特烈大帝的「開明專制」下展開。

無憂宮的畫廊。

無憂宮的畫廊。

 

腓特烈大帝為了提高全民的文化藝術水平,於柏林與建大量巴洛克式的公共建築物,在他主政的四十多年間,柏林國家歌劇院(Berlin State Opera)、皇家圖書館(Royal Library)等一一落成,柏林當時的繁華盛世,被稱為施普雷河畔的雅典(Athens on the River Spree)。

腓特烈大帝熱愛法國文化,而且能唸一口流利的法文。他在波茨坦(Potsdam)建造自己的私密夏宮,以法文取名,稱為無憂宮(Schloss Sanssouci)。熱愛建築的他,甚至親自出手為無憂宮繪畫草圖,選用當時法國盛行的洛可可風格設計,然後才聘請建築師克諾伯斯多夫(Georg Wenzeslaus von Knobelsdorff)執行設計及監督興建工程。雖然無憂宮被稱為法國的凡爾賽宮,但其實它的建築規模很細,只是一座單層式的柱廊建築物。無憂宮在葡萄梯形台階之上,面向著一座巴洛克風格的觀賞花園,以石像、噴泉及水池裝飾;它完美地把建築及園境二合為一,是普魯士時代的建築經典之作。

 

無憂宮的中央部份有一大圓穹頂。

無憂宮的中央部份有一大圓穹頂。

城市唯一的城門:布蘭登堡門

 

布蘭登堡門。

布蘭登堡門。

1788年,布蘭登堡為紀念腓特烈大帝而重建,由建築師朗漢斯(Carl Gotthard Langhans)操刀設計;他參考雅典衛城的城門(Propylaea),把它設計為一座新古典主義風格的砂岩巨形門廊,花了三年才建成。布蘭登堡門高26米,由兩排各六根15米高的多立克柱(Doric Column)支撐着平頂,前後立柱之間為牆,將門樓分隔成五個大門。

布蘭登堡門的標記是門頂上的銅製的女神戰車雕塑,是普魯士雕塑家沙多夫的作品。勝利女神張開身後的翅膀,駕着一輛四馬兩輪戰車面向城市,象徵着戰勝歸來。可惜,城門很快被攻佔,1806年拿破崙率領法軍走入柏林,雖然城市沒有遭到嚴重的破壞,但把勝利女神馬車卻被搶走,直到1814年才歸還。

門頂上的勝利女神馬車銅像。

門頂上的勝利女神馬車銅像。

柏林海關城牆於1860年代拆除,只留下宏偉的布蘭登堡門,其莊嚴及華麗的設計,見證的普魯士王國國都的威嚴及傲氣,給柏林人極強的身份意義。

工業革命與博物館島

柏林舊博物館。

柏林舊博物館。

十九世紀,柏林進入工業革命,紡織、鐵路工業、化學品工廠林立,吸納很多外勞,柏林的中產階層不斷壯大。市民要求增加公共藝術展覧及教育,藝術學教授阿洛伊斯‧希爾特(Alois Hirt)建議把科恩島北面的皇家公園對外開放,並建造一座博物館,展出各時代的藝術珍寶,也可舉辦藝術展覽,以回應市民的訴求。

舊國家藝術畫廊。

舊國家藝術畫廊。

建築師卡爾申克爾(Karl Friedrich Schinkel)以新古典主義風格設計了普魯士的第一座公眾博物館:柏林舊博物館(Altes Museum,於1830年建成)。之後國王宣布將島獻給藝術與科學,不同的博物館陸續在這小島上建成,而這個區域被正式命名為「博物館島」(Museumsinsel)。

豪伯特的柏林規劃(Hobrecht-Plan)

1862年的柏林地圖。

1862年的柏林地圖。

隨著工業化發展,柏林人口在1860年已增至五十多萬,但城市欠缺全面規劃,沒有考慮將來發展的速度。當時火車系統已由柏林連接到各德意志城市,但原來的街道太窄,不能負荷新的交通流量;而且很多人早已由市中心搬到市郊地區,城市的整體交通網路需要重新設計;工業發展帶來空氣及河道污染,市內衛生情況惡化,居住環境惡劣,城市急需建造排污及食水等基建系統,亦要提供健康的居住環境給新來的移民。

測量師出身的占士豪伯特(James Hobrecht),於1862年為柏林度身訂造了一份城市設計圖,把周邊的小鎮亦納入城市的範圍之內,他引導城市之後五十年的發展,以預計人口達二百萬人的城市為目標,規劃土地用途的分配。他的城市設計被稱為豪伯特計劃(Hobrecht Plan),為今日柏林城市規劃留下很重要的根基。

與巴黎的城市規劃不同,豪伯特尊重城市的紋理,沒有破壞歷史城中心,在保持原有脈絡下開發新區。他先加入兩條環型的公路網,連接柏林中心和夏洛滕堡區,這些新建大路全是寬闊的花園大道,並有多個節點廣場,小區的道路由此放射開去,大環路之間的區域被分成不同的格形區塊,形成新住宅區。豪伯特根據英國排污經驗,在柏林地下挖了一個排水渠系統,並將城市分為十二個區域,各建有一個泵水站,讓廢水經地下水道引流並集合於當區的泵站內,然後送到城外的田地自然排走。柏林這個地底排污系統花了二十年才建成,到了1893年,她擁有最現代化的排水系統,變成世界上最乾淨的城市。

德意志帝國建立 建國會大樓

今日的國會大樓(Reichstag)。

今日的國會大樓(Reichstag)。

1871年,德意志帝國(German Empire)成立,實行君主立憲制,設立上議院和下議院,柏林繼續成為首都。共和國建立後,計劃在共和廣場東面興建一座國會大樓(Reichstag),為隆重其事,便舉辦了建築設計比賽,上百建築師參加設計競賽,經過兩次比賽後,最後於1882年由建築師保羅瓦洛特(Paul Wallot)的設計勝出。

十九世紀末剛建成的國會大樓。(source: internet)

十九世紀末剛建成的國會大樓。(source: internet)

 

瓦洛特希望藉建造國會大樓,創造新的德意志建築風格,但其實他主要運用了意大利文藝復興盛期的風格,加入德國文藝復興的元素,備受非議,認為這種混合風格並不合適。保守派反對不倫不類的現代化拱頂,而革新派則不喜歡臃腫的文藝復興式宮殿。

國會大樓的興建過程並不順利,瓦洛特的設計曾被多次要求修改,後來造成結構問題,不夠強來支撐原設計中的石拱頂;於是,瓦洛特將拱頂的高度從稍為降低,並大膽地使用較輕的鋼造玻璃拱頂,在當時的技術而言是很大風險。國會大廈於1894年竣工,這個新式拱頂竟成為為它的標記,它既可把自然光帶入室內,又不失整體的莊嚴感覺,最重要能顯現德國工程師的一流技術,把德國工業推上一線。

正入口以希臘式神廟設計。

正入口以希臘式神廟設計。

二十世紀初,柏林已擠身世界級一線城市之列,在工業、經濟、文化和城市建設上,與倫敦、紐約及巴黎齊名,迎來最輝煌的時代,可惜當時歐陸已出現德奧與英法俄兩個敵對聯盟,分為兩大帝國主義軍事集團陣營,戰爭一觸即發,柏林也將進入一個不可思議的動盪時代。

--

香港電台文教組節目《建築意》由Zeno、曾卓然及馮傑主持,逢星期一晚上9時至10時,在港台第五台(AM 783/FM 92.3天水圍/FM 95.2跑馬地、銅鑼灣/FM 99.4 將軍澳/FM 106.8 屯門、元朗)播出,港台網站(radio5.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Mine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節目專頁︰http://www.rthk.hk/radio/radio5/programme/classicarchitectur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