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烏克蘭的基輔(下)— 走過革命時代的獨立廣場

2019/8/18 — 11:18

獨立廣場上的獨立紀念碑。
(圖來源:https://photos.app.goo.gl/H5gQkJQYHgF6agTX7)

獨立廣場上的獨立紀念碑。
(圖來源:https://photos.app.goo.gl/H5gQkJQYHgF6agTX7)

【文、圖︰《建築意》節目主持Zeno Yu】

20世紀初,烏克蘭短暫獨立後,被迫加入蘇聯,共產基輔迅速發展成為蘇聯第三大城市。二戰後城市急需重建,經過多輪設計比賽後,赫雷夏蒂克大街及主廣場以史太林式的建築風格包裝,成為蘇聯最受關注的城市改造計劃,也是極權統治下的宣傳品。但在共產統治下,烏克蘭經歷大饑荒及切爾諾貝爾核事故等人為災難,人民對蘇聯統治極不信任,基輔更成為反蘇的橋頭堡。1991年烏克蘭獨立後,仍受到俄羅斯干預,基輔終於在2004年爆發橙色革命。2014年的烏克蘭革命,公民佔領獨立廣場,在寒冬中齊向親俄政府說不。基輔由俄羅斯發源地,演變成反俄前線,革命過後,城市銳意成為高科技產業中心,她的城市設計如何配合每一段時期呢?

基輔建築地圖。

基輔建築地圖。

廣告

20世紀初的短暫獨立至共產時代的大饑荒

廣告

1917年二月革命後,以基輔為首都的西部地區宣佈獨立,建立烏克蘭人民共和國,但當時國內外都處於亂局,兩年間基輔曾易主達16次,烏克蘭人民共和國不久便滅亡。1922年,蘇維埃烏克蘭成為蘇聯早期的加盟共和國,但基輔的反俄運動持續,於是首都被遷至哈爾科夫(Kharkiv),共產時代亦告開始。

記憶蠟燭(Candle of Memory)。

記憶蠟燭(Candle of Memory)。

史太林為了消除烏克蘭民族主義,以渴望自由的罪名,不斷打壓本土文化,報紙、學校、劇院全部禁用烏克蘭語,烏克蘭文的書籍全被燒毀,東正教的烏克蘭教派亦遭鎮壓,數以萬計的知識分子被逮捕,很多平民被流放或重新安置。

記憶大廳。

記憶大廳。

1932年至1933年,蘇聯發生大饑荒。烏克蘭的農作物本來足夠國內需求,但蘇聯為了解決其糧食短缺問題,強行運走烏克蘭的農作物,更沒收農民的餘糧,導致數以百萬計的烏克蘭農民挨餓,甚至出現人食人的情況。據估計,大約有240萬至750萬烏克蘭人因饑荒而死亡。而學者大多認為這次慘劇,並非天災,而是蘇聯政府有計劃地利用饑荒滅絕烏克蘭民族的人禍,烏克蘭人稱它為「饑荒種族清洗」(Holodomor)。

國立大饑荒受害者紀念博物館

走出大廳的出口。

走出大廳的出口。

2006年,烏克蘭決定建造國立大饑荒受害者紀念博物館(National Museum "Holodomor victims Memorial"),由時任總統尤先科(Viktor Yushchenko)主持奠基儀式。紀念博物館由烏克蘭藝術家Anatoliy Haydamaka和建築師Yuriy Kovalyov共同設計,在2008年,即大饑荒75週年時建成及開放,向種族屠殺說不。

紀念博物館座落於洞窟修道院北面的光榮花園(Park of Eternal Glory)之上,以半下陷式設計。地面上的主體部份,是一個30米高的白色圓柱狀紀念碑,稱為記憶蠟燭(Candle of Memory),外牆雕刻了不同大小的十字架玻璃窗,以烏克蘭民間刺繡圖案排列,象徵著饑荒受害者的靈魂。它的底部有四個黑色鐵架造成的巨型十字架,上面有展翅的鸛鳥銅像作裝飾,代表著烏克蘭的重生。

黑色石板階梯。

黑色石板階梯。

通過一條由黑色大石塊砌成的樓梯陣,方可進入博物館的地底部份──記憶大廳(Hall of Memory)。這是一個永久性展覽館,也是資料庫及教育中心,透過影像資料向大家介紹烏克蘭大饑荒,避免悲劇重臨。走出大廳,是一排由黑鐵框架砌成的門廊,可遠望漂亮的河景,或以敲鐘來悼念受害者,是一個恬靜的默想空間。離開紀念碑的路,是一條宏大的黑色石板階梯,地上刻了近一萬四千個烏克蘭城鎮的名字,都是在大饑荒中遭受苦難的城鄉。

基輔1935大規劃 

基輔1934年共產政府總部設計圖(source: from internet)。

基輔1934年共產政府總部設計圖(source: from internet)。

1934年,基輔重奪首都的寶座,共產政府想把舊城區重新設計為共產政府總部,並舉行建築設計比賽。據設計書要求,這個政府新區將建在聖蘇菲亞大教堂及聖米迦勒金頂修道院(St. Michael's Golden-Domed Monastery)之間的地方,中心是一個600米乘130米的長形廣場,以便進行官方巡遊或閱兵儀式,廣場兩旁則座落大量政府行政大樓。換言之,基輔最重要的歷史建築物亦會因為興建共產政府總部而消失。

 

聖米迦勒金頂修道院(St. Michael's Golden-Domed Monastery)。

聖米迦勒金頂修道院(St. Michael's Golden-Domed Monastery)。

這個比賽召集了蘇聯各地的建築師,官方經過三輪程序,迫使參賽者以史太林式建築物作為設計主調,最後挑選了約瑟夫蘭巴德(Josif Langbard)的設計。約瑟夫蘭巴德按政府要求多次修改設計,以許多功能不明的大白象建築,填滿舊城空間。幸好,最終這個城市設計並沒有完全實行,舊城逃過一劫。

二戰後赫雷夏蒂克大街重建計劃 

赫雷夏蒂克大街。

赫雷夏蒂克大街。

1941年,德軍攻入基輔,紅軍撤退時,把炸藥藏在赫雷夏蒂克大街兩旁的建築物內,以突擊德軍。結果,近300座建築物被炸毀,歷史城區慘變頹垣敗瓦。1944年末,蘇聯重奪基輔,但城市已變成廢墟,百廢待興。

共產政府宣佈舉辦重建赫雷夏蒂克大街設計比賽,蘇聯所有知名建築師都有參加,當時大部份設計方案為了政治正確,都提出把戰前較「奇怪」的建築物全部移走,大街兩旁換上史太林主義建築物,旨在呈現強烈的意識形態特徵,為「讚美共產主義的理想社會秩序」作出貢獻。這些建築氣勢磅礴,高聳雄偉,佈局對稱,裝飾富麗堂皇,以顯示共產主義的革命激情與榮耀。

史太林主義建築物:百貨公司TSUM。

史太林主義建築物:百貨公司TSUM。

赫雷夏蒂克大街重建後,二戰前的歐式味道消失,兩旁換上史太林式及建構主義建築物外,也重塑了3個廣場。它的設計充滿濃厚的蘇俄味道,對蘇聯時期的建築及城市設計,有極深遠的影響,是共產基輔的代表作。

共產時代的核心廣場

1961年的加里寧廣場。

1961年的加里寧廣場。

 

50年代末,為配合大街重建工程,中心廣場亦來了個大翻新,改稱為加里寧廣場(Kalinin Square)。它的範圍延伸至大街對面,並以城市花園概念設計,四周種植了大樹及草地,供市民享用。廣場的焦點是戰前所建的大型噴泉,周邊還有近一半的新古典建築物,保留了淡淡的歐洲味道。

莫斯科酒店(即今日的烏克蘭酒店Hotel Ukrayina)。

莫斯科酒店(即今日的烏克蘭酒店Hotel Ukrayina)。

在廣場的東南端,是1961年落成的莫斯科酒店 (即今日的烏克蘭酒店Hotel Ukrayina),它樓高21層,是廣場上最高的建築物。它的體形有如一張巨大的龍椅,站在層疊式的台階上,俯視廣場,成為一個突兀的佈景。

莫斯科酒店的原設計圖及1961年實際建成照片。

莫斯科酒店的原設計圖及1961年實際建成照片。

酒店站在廣場軸線的一端,設計一直備受非議。酒店設計於史太林執政末期展開,1948年由一群建築師共同負責,以莫斯科七姊妹(Seven Sisters)為設計參考,是典型的史太林式建築。大樓分為四節並逐漸收窄,擁有豪華裝飾及建築元件,頂部有裝飾性尖塔和招牌紅星。1953年,來自烏克蘭的赫魯曉夫成為蘇聯最高領導人,他對史太林展開批判,進行修正主義,當時所有建築設計都去史太林化,多餘的細部裝飾均被刪走,以節省建築成本。結果,烏克蘭酒店的設計作出重大修改,減去了原設計方案內的尖塔及許多細部,體形完全不同,變成今日所見較簡約的設計。

工會大廈(Trade Unions Building)。

工會大廈(Trade Unions Building)。

1977年,廣場為配合地鐵建造工程而翻新,廣場兩旁除了種植兩排小樹及草坪外,也安裝了多個圓形音樂噴泉,並建造了巨大的立體主義紀念碑,進一步減少開放空間。為紀念十月革命60週年,它被改稱為十月革命廣場(October Revolution Square)。圍繞周邊全六至八層高的史太林式建築物,設計相似,包括基輔中央郵局及工會大廈(Trade Unions Building)。

獨立後親俄政策 改造獨立廣場

獨立廣場(Maidan Nezalezhnosti)。

獨立廣場(Maidan Nezalezhnosti)。

1991年,烏克蘭結束了和俄羅斯三百多年的結盟歷史,宣佈成立獨立國家,實行共和制,十月革命廣場易名為獨立廣場(Maidan Nezalezhnosti)。但獨立後的政府,全是親俄派人士,他們清楚知道,獨立廣場空間過於開放,可以容納大量市民舉行集會。2000年出現大規模學生示威後,基輔市長決定重塑獨立廣場。

獨立廣場四周保留了史太林式建築物。

獨立廣場四周保留了史太林式建築物。

2001年,廣場改造工程完成,空間變成一個混亂而散碎的公民空間,也淪為新政府意識形態下的政治宣言。廣場中央位置露出的巨型玻璃半球體,是地下商場的頂部,這種蘇俄味道極濃的設計,荒謬地成為烏克蘭最重要的廣場上的焦點。此外,廣場上裝置了多件極不相襯的巨型雕塑品,風格各異,旨在填滿留白的空間。結果,廣場的開放性與民眾自由表達的空間一同被再度收緊。

獨立紀念柱上的少女銅像(source: from internet)。

獨立紀念柱上的少女銅像(source: from internet)。

站在廣場的另一端,是全場最曯目的獨立紀念碑(Independence Monument),是為紀念烏克蘭獨立10週年而矗立。這根61米的紀念柱,採用了烏克蘭巴洛克式設計,底部是類似小聖堂的建築物。它主要用白色的意大利大理石建造,配以金色的裝飾作點綴,站在米黃的建築群中間,非常突出。在金色的科林式柱頭上,是代表烏克蘭民族的少女銅像,是國家的守護神。這種復古設計與廣場風格雖有點格格不入,但其象徵意義遠超於建築設計,因為它是紀錄城市近年抗爭的場地。

獨立廣場成抗爭場地

2004年橙色革命(source: from internet)。

2004年橙色革命(source: from internet)。

2004年橙色革命(Orange Revolution)後,獨立廣場成為了國家示威及抗爭的主要場地,象徵烏克蘭的自由、民主及民族統一的意識。不過,獨立廣場給大家留下最深刻的印象,應該是2014烏克蘭革命(2014 Ukrainian Revolution)。

 

2014烏克蘭革命時,鎮壓後的廣場(source: from internet)。

2014烏克蘭革命時,鎮壓後的廣場(source: from internet)。

2013年11月,總統亞努科維奇中止和歐盟簽署自由貿易協議,並轉而向俄羅斯招手,引發民眾不滿,並到獨立廣場示威。多天後,警方向手無寸鐵的示威者武力清場,結果引來民意反彈,要追究警權過大的問題,並要求政府改革。

12月初,示威者在寒冬中開始佔領廣場,但因政府繼續漠視訴求,民眾手段亦更為激烈。在對立加劇下,總統竟頒佈反示威法,結果更多民眾走上街,引發多場嚴重的警民衝突。2014年2月,政府派出軍警鎮壓示威者,超過20人被射殺,獨立廣場變成屠殺場地,示威者的基地工會大樓也被焚燒。憤怒的示威者向亞努科維奇發出最後通牒,否則便會佔領總統府,失勢的總統落荒而逃,到俄羅斯尋求庇護。國會罷免亞努科維奇,並提前總統大選。

從此,獨立廣場更有多一層次的意義,除了是革命場地外,也是悼念抗爭英雄的地方。

今日的基輔-IT城市

致敬酒店(Hotel "Salute")。

致敬酒店(Hotel "Salute")。

2011年,城市推出15年城市發展藍圖,改善基建,吸引外資及遊客。革命後的基輔,雖然在俄羅斯的影響下,經濟大受打擊,但卻培育了在獨立廣場成長的新一代,他們活用數碼科技,為城市提供I.T.人才,積極發展高科技產業。今日的基輔,人口接近300萬,在親歐洲的政策下,已發展為東歐重要的教育、工業及科學中心。她也是東歐最受歡迎的IT外包服務城市之一,信息科技成為烏克蘭的第三大出口產業,逐漸改善城市的經濟。

--

香港電台文教組節目《建築意》由Zeno、曾卓然及馮傑主持,逢星期一晚上9時至10時,在港台第五台(AM 783/FM 92.3天水圍/FM 95.2跑馬地、銅鑼灣/FM 99.4 將軍澳/FM 106.8 屯門、元朗)播出,港台網站(radio5.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Mine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節目專頁︰http://www.rthk.hk/radio/radio5/programme/classicarchitectur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