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催淚彈「可能」釋出二噁英 — 談科學證據的不足

2019/11/21 — 11:04

持續五個多月的示威活動,香港警方已施放近萬枚催淚彈,全港絕大部份市區範圍都已受波及。坊間最初擔心催淚彈中活性成分 CS 刺激氣管,到現時化學專家 K Kwong 推論中國製催淚彈因高溫會出致癌成份二噁英,令很多人恐懼香港比想像中更不宜居。

早在 1925 年全球 140 個締約國簽訂的《日內瓦議定書》已表明,同意在戰爭中不使用窒息性、毒性或其他氣體,以及使用一切類似的液體、物體或器件,即化學武器與生物武器,任何形式的催淚彈也包括在內。當中保護的是可能仍有無涉及戰鬥的無辜婦孺在市內,以避免使用該些氣體造成不必要非致命傷害。

雖然在國際定義上,香港現時不為戰場,但問題是,當香港這種擠逼的城市設計人多車多,警察多番使用催淚彈驅散人群,是否每一次都合理,又或是否有顧及過沒有參與示威的樓上居民呢?

廣告

正如很多醫生學者已不約而同地指,其實現時學界對催淚彈造成長期潛在健康影響的研究是非常缺乏,很多時我們只以已知的事實作出「合理推論」。不過要弄清楚, Absence of evidence 不等於 evidence of absence ,我們必須小心求證所有事情,不是說沒有文獻就算,不願意尋求真相,又或因涉及警方行動部署,而不公開催淚煙成分,剝削大眾對自身健康的知情權

多氯二聯苯呋喃 (Polychlorinated dibenzofurans, PCDFs) 和多氯聯苯 (Polychlorinated Biphenyls, PCBs) 等相近的化合物,被統稱為類二噁英物質。這些有機物通常是各種工業過程中,例如燒垃圾產生的副產品排到環境之中,當中涉及高溫、氯和苯環。問題就是:究竟 CS 需要多少燃燒時間才會造成大量二噁英?根據現有研究,燒垃圾是會產生類二噁英物質,但過程非常複雜,膠垃圾燒多久可以變成類二噁英物質,我們又是不清楚的。因此,更應去做研究判斷催淚彈有多大風險。

廣告

中國其實已有研究顯示,在 550-770°C 的溫度下,苯和氯苯的確會由 CS 中大量產生,有機會製造類二噁英,所以有需要找方法降低其製造。不過,氣流、燃燒停留時間都會影響氯苯和類二噁英產生的速度,所以我們無法完全確認 CS 「一定」產生二噁英,只能說是「可能」或者「有機會」產生。

Credit: 中國科學院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

Credit: 中國科學院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

現時有人質疑,街上的汽油彈、燒垃圾很有可能是二噁英產生的主要來源。的確,有研究指一些助燃物的不完全燃燒 (incomplete combustion) 是可製造二噁英前體 (precursor) ,但大家要明白的是這些不完全燃燒,究竟有多少最終轉換成二噁英呢?數量會否足以令前線記者出現氯痤瘡這個表徵?

另外,一窩蜂關心或預防二噁英時,會否顧此失彼忘掉其他可能會出現、對人體有害的物質呢?正如 DrDDR 的文所說:「中國製的催淚彈,若燃燒溫度真的較高,產生的毒性物質應該會是 HCN ,一樣是劇毒,這可能是目前認知上中國催淚彈毒性較強的原因。當然也有另一個可能,就是黑心催淚彈!」 我們不能排除現時所用的中國製催淚彈,實際上有很多雜質造成更多未知的潛在影響。

雖說科學有可修正性,但一出現 KOL 現象(不論是那方面的專家也好)該 KOL 一句無心之失可能影響到很多人的行動,所以各位切記慎言。再換個方法說,這是香港科普界應要小心之處,可能科學家覺得非常簡單的東西,大家可能完全不理解,一兩個字眼被盯上,就會無限放大。

至於中毒問題,可能已出現二噁英攝取量過多表徵的前線記者陳裕匡指「將會尋求西醫的斷証」。在此,也希望這位小肥波相熟的朋友好人一世平安。事實上,根據美國 CDC 數據,美國居民血液二噁英含量普遍低於 20ppt (ppt 代表萬億分之一),無曝露於污染的人平均血液二噁英含量為 7ppt ,而曝露於污染的工人平均血液含量為 220 ppt ,最多可達 3,400 ppt 。如果有大型驗血研究,絕對可以幫助了解現時催淚彈造成的健康危機。

還有去污問題, K Kwong 的說法詳細但未是最完美英國公共衛生署的建議是用廁紙或護墊(你無看錯!)等乾的、可吸索其他物質的材料拭抹受影響表面,但留意不可以大力,否則會令皮膚更吸收二噁英,已使用的拭抹材料亦應包好棄置。水是在受污染情況出現表徵時才用,但盡量將沖水時間限制在 45-90 秒,期間應以布料或海綿輔助。

再次強調我並非要為任何人洗白,又或質疑專家說法,但我們知道的真的極少極少,而無名恐慌對事情根本無補於事。所以更應懇請警方做該做的事,證明你們是亞洲首屈一指的紀律部隊,立即停止濫用催淚彈。

政府亦應負起應有責任,帶頭找獨立學者、學術機構研究警方使用的催淚彈成份在香港擠逼空間如何擴散、殘留,最終又會如何影響環境與醫療系統負擔,才能不重蹈如越戰橙劑遺禍的覆轍。這也是真正為人民服務;背棄人民你又可以管些甚麼呢?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