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哪裏最熱?以及雷雨觸動的思考

2019/7/18 — 20:41

7 月 18 日天氣炎熱,旺角街頭一名途人大汗淋漓。

7 月 18 日天氣炎熱,旺角街頭一名途人大汗淋漓。

昨天談臭氧,今天(7 月 18 日)談熱,而且是很熱,位於香港西北角的濕地公園錄得 37.9 度,元朗公園 37.6 度,赤鱲角機場 37.2 度,其實 35 度已經是難耐的熱,濕地公園幾乎達到 38 度,熱到令人咋舌,簡直足以殺人!

圖 1  2019 年 7 月 18 日氣象站最高氣溫 (底圖來源:香港天文台)

圖 1 2019 年 7 月 18 日氣象站最高氣溫 (底圖來源:香港天文台)

廣告

最熱的氣象站位於香港西至西北部(圖 1),跟風向有關,與昨天一樣,清晨的背景風是微弱西北風,到了上午 11 時,海風已經從東面進入,到了下午 2 時全境轉吹東南風(圖 2),地面整天在太陽曝曬下不斷加熱,午後來到新界西北部的空氣,長時間接觸地面,因此相對特別熱,從沙頭角到屯門一線的氣溫接近或超過 36 度,不難理解,至於赤鱲角錄得超過 37 度,一方面位於大嶼山陸地下游,另方面機場大量三合土地面吸熱特多,因而推高氣溫。

圖 2  2019 年 7 月 18 日下午 2 時風向 (底圖來源:香港天文台)

圖 2 2019 年 7 月 18 日下午 2 時風向 (底圖來源:香港天文台)

廣告

另外一組氣象站錄得 35 度以上高溫,黃大仙、九龍城和天文台(尖沙嘴)反映城市化的後果,跑馬地與谷地地形有關,沙田則大概兩個因素都有。

俗語說「物極必反」,元朗和濕地公園(天水圍)一帶熱得厲害,促成熱空氣急促上升,下午 1 時後終於觸發了一場雷雨,帶來 20 至 30 毫米雨量(圖 3),雨區曾經向荃灣方向移動,不過再往向東走地面空氣不夠熱,無法維持下雨的機制,雨也就停了。這段時間天文台發了雷暴警告,因為行雷閃電只在局部地區發生,港九和新界東的市民可能懷疑天文台無的放矢。分區天氣預測不容易,因為下雨「得」與「唔得」只差一線,今場雨就是一個好例子。

圖 3  2019 年 7 月 18 日下午 2 時至 3 時雨量 (來源:香港天文台)

圖 3 2019 年 7 月 18 日下午 2 時至 3 時雨量 (來源:香港天文台)

熱令雷雨發生,元朗一帶的雨為該區消除酷熱(圖 4),由下午 1 時前高於 37 度下降到 3 時的 27 度左右,跌幅達 10 度,隨着地面氣溫下降,空氣再升不上天,雨也就停了。俗語云:「熱到掬出雨」,內裏頗有深意,熱帶來雨,雨帶來清涼,補償之前的熱,卻又反過來制止雨繼續下,過程是由不平衡經過一番周旋後回到新的平衡。

圖 4  2019 年 7 月 18 日元朗公園氣溫 (底圖來源:香港天文台)

圖 4 2019 年 7 月 18 日元朗公園氣溫 (底圖來源:香港天文台)

大自然由無數部份構成,互相支援又互相制衡,某個參數超越穩定的界限,自有回應機制進行調節,讓「越軌」的情況回歸「正軌」,熱得太過便下雨涼它一下,很簡單,很直接,不加思索,自然而然,回顧人類社會,原理大同小異,出現偏差,自有制約力量出來對應,局面或許有點動蕩,不過往復交融耦合後,自有新的平衡出現。

香港一個月來的大規模遊行像今天的雷雨,我們應該找出是甚麼因素把它「掬」出來,然後嘗試促成寓言裏的天降甘霖,為社會降溫,在調節後的新穩定狀態下繼續前行。

香港目前的困局,複雜程度遠超物質世界的「熱到下雨」,涉及遠因、中因、近因,範疇包含歷史、地理、文化、社會、政治、經濟、環境、謀生、居住、生活、社會流動、價值觀念等,可不是一人一句便可概括得出頭緒,而急需聘任智者群體深入研究,才能梳理出來龍去脈。不這樣做,靠直觀的修修補補,抓不到問題核心,對不了症下藥,恐怕問題會沒完沒了。

一場局部地區性雷暴,讓我想得很遠。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