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床蝨 1.15 億年前已出現 最初宿主未明

2019/5/17 — 12:43

床蝨近年捲土重來,肆虐歐美酒店,但現時人類已知的逾 100 種床蝨,大部份都以蝙蝠、雀鳥等動物血液為食,到底牠們何時演化成吸人血呢?

最新刊於 Current Biology 的研究,分析了 34 個品種的床蝨 DNA ,製作出迄今首個床蝨系譜,發現床蝨歷史比想像中更為遠古,最早出現於 1.15 億年前,恐龍橫行的白堊紀中期。不過研究並不能確定最初的床蝨「受害者」是何種生物,但至少有三種最終演化至依賴人類這個宿主。

床蝨與人類悉悉相關,卻我們對其認知對比其他害蟲卻較少,主要因為體型微細,很多品種亦與蝙蝠同樣深居於洞穴之中,故此難以收集樣本。

廣告

德累斯頓工業大學昆蟲學家 Klaue Reinhardt 的團隊除了從博物館以及其他學者協助下,得到不少床蝨樣本,亦在多個地點例如又熱又黑的地洞、受內戰破壞的城市,以及有及膝高鳥糞石礦場,收條上千床蝨,最終辨別出 34 種床蝨進行分析。

團隊將樣本對比一個億年臭蟲科 (Cimicidae) 化石,以計算床蝨這個現代臭蟲科成員多年來的基因突變率,從而知道其起源與如何衍生出 100 多個品種。

廣告

研究顯示,床蝨遠早於蝙蝠出現。現時已知最古老的蝙蝠化石有 6,400 萬年歷史,但團隊指床蝨在 1.15 億年前經已出現,顯示床蝨祖先已是吸血寄生蟲,而蝙蝠並非牠們第一個宿主。

另外,研究也讓學者了解到床蝨與人類的關係。其中兩種床蝨溫帶臭蟲 (Cimex lectularius) 與熱帶臭蟲 (Cimex hemipterus) 都會吸食人血,學者過去曾提出這兩個品種在 160 萬年前由一個共同祖先衍生出來;同一時期智人 (H. sapiens) 一系則從直立人 (H. erectus) 分途演化,兩者有所關聯。

不過研究則顯示,這兩種床蝨早於 4,700 萬年前已「分家」,換言之牠們是獨立演化至同樣選擇人類作為宿主。

Reinhardt 指,後來亦有 1-2 種床蝨改變了其生活模式,轉以吸人血為生。美國原住民部落霍皮族 (Hopi) 的傳說也曾指有一種原本寄生於鷹的床蝨,最終亦轉寄生人類。另一種喜愛吸人血的 Leptocimex boueti 同樣會吸蝠蝠血,牠們的直系祖先很大機會以哺乳類作為第一個宿主,而隨著全球採鳥糞石活動增加,人血也成為牠們的主食。

過去,每 50 萬年就有新的床蝨品種轉吸人血, Reinhardt 提醒隨著全球人類活動更為頻繁,增加了與牲畜和野生動物的接觸,現時可能不需 50 萬年就有另一種轉吸人血的床蝨出現。

這亦顯示出,床蝨本身對新環境有極高適應力。未有參與研究的美國行為生態學家 Coby Schal 指,隨著全球旅遊業更蓬勃,以及人類行為的改變如使用更多殺蟲劑,相信床蝨會繼續快速演化。

來源:
Science, Bedbugs date back to the time of the dinosaurs, new family tree suggests, 16 May 2019

報告:
Roth, S., Balvín, O., Siva-Jothy, M.T. & et al. (2019). Bedbugs Evolved before Their Bat Hosts and Did Not Co-speciate with Ancient Humans. Current Biology published 16 May 2019. doi: 10.1016/j.cub.2019.04.048

文/Alan Chiu 、審核/Edward H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