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成功抽出中非人古代 DNA 揭非洲或有已滅絕智人「幽靈族群」

2020/1/24 — 9:30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Ian Macharia, Unsplash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Ian Macharia, Unsplash

過去,學界都認為非洲中部太熱、太潮濕,古 DNA 難以被保存。然而,最新刊於《自然》的研究指,在喀麥隆草原發現、有數千年歷史的 4 副小童骸骨上,成功抽離出該地區首批古 DNA ,當中更有多個驚喜發現。

該地區現時為班圖語系 (Bantu) 族裔的故鄉,而班圖人在現今中非西部都是大多數民族。不過,該四副骸骨卻顯示,他們與巴卡族 (Baka) 與阿卡族 (Aka) 的俾格米人 (Pygmy) 狩獵部落有更親密關係。俾格米人是泛指全族成年男子平均高度都少於 150–155 厘米的種族,這些種族現時定居於在中非以西至少 500 公里外的雨林中。

無參與研究的法國人口基因學家 Lluís Quintana-Murci 向《科學》表示,在所謂的班圖語系搖籃中出現這些基因,代表班圖人基本都是侏儒狩獵部落的後裔。 Quintana-Murci 與部份學者過去都懷疑,在 3,000 年前班圖人未堀起時,俾格米人的活動範圍比現時更大。

廣告

研究第二個驚喜是,當團隊將該些古 DNA 與其他非洲人 DNA 數據進行對比時,發現巴卡族、阿卡族,以及其他非洲中部狩獵部落都屬於其中一支血統最古老的現代人類,而這些人類之本更可追溯到 25 萬年前。

該批於 3,000–8,000 年前下葬的兒童,都於喀麥隆著名考古遺址 Shum Laka 找到。團隊從兒童的耳骨取出高質素 DNA 再進行基因排序,並發現其約三分之一 DNA 與中非西部狩獵部落祖先有關,其餘三分之二 DNA 則來自一個更古老的西非「基底」。有份參與研究的哈佛大學人口基因學家 David Reich 形容這些 DNA 來源可能是一批以前不知道的現代人類「幽靈族群」。近年多個研究均顯示,內耳中的岩骨 (petrous bone) 可保留不尋常高質 DNA ,讓學者分析歷史更悠久的骸骨,例如去年 11 月發表的研究曾指,羅馬帝國國力鼎盛時,羅馬城有大量中東、地中海人出現,顯示大規模移民並非現代獨有。

廣告

換言之,在班圖人開始於中非西部草原上牲牧前,非洲大陸已有一定的人類多樣性。班圖人懂得製作陶器和煉鐵,其迅速崛起的人口使非洲各地狩獵部落快速流失。 Reich 指,這批古 DNA 可容許學界窺探與今天截然不同的人文景觀。

團隊又將新獲得的 DNA 與現代非洲人,以及此前於埃塞俄比亞莫塔洞 (Mota Cave) 一個有 4,500 年歷史的成年男人 DNA 進行比較,並使用多種統計方法來弄清各人關係。模型分析顯示,中非狩獵部落的起源可推前至 20–25 萬年前,即現代智人出現演化後不久的時間。模型又指,這些部落再分途演化成三族人:一族是南非科伊桑人 (Khoisan) 狩獵部落、一族為東非人,最後一支則為 Reich 所說的已滅絕「幽靈族群」。

雖然研究提供了新證據,但有學者認為數據仍不足以建立可靠的模型了解非洲人的演化。賓夕法尼亞大學演化基因學家 Sarah Tishkoff 認為,需要以來自現代人的更多全基因組數據,以及更多非洲人的古 DNA 進行對比,才可下定論。

來源:
Science, DNA from child burials reveals ‘profoundly different’ human landscape in ancient Africa, 22 January 2020

報告:
Lipson, M., Ribot, I., Mallick, S. & et al. (2020). Ancient West African foragers in the context of African population history. Nature (2020). doi: 10.1038/s41586-020-1929-1

文/Alan Chiu 、審核/Edward H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