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自然》:澳洲山火致多個生態研究前功盡廢

2020/1/20 — 14:25

持續多月的澳洲山火對當地生態造成嚴重破壞,大火不僅令一些生物陷入滅絕危機,更令不少現有研究計劃前功盡廢。

澳洲山火影響範圍達約 520 萬公頃,大量生物因而死亡或者失去棲息地。上周開始的暴雨雖有助緩減火勢,但同時有機會引起嚴重山洪暴發。因此當局上周 (15/1) 破例讓消防員護送研究隊伍進入科修斯科國家公園 (Kosciuzko National Park) 拯救 142 尾瀕危魚類 Galaxias tantangara 以便保育。

山火也令不少氣候、生態及生物學研究付之一炬。不少棲息地被山火吞噬,研究器材也遭山火破壞。研究瀕危絕種雀鳥 Anthochaera phrygia 的澳洲國立大學生態學家 Ross Crates 指出,大光已燒毀了 20% 這種只剩下少於 400 隻雀鳥的棲息地。他擔心根本無從得知牠們山火後的命運,加上牠們有機會會遷移到其他地方棲息,未來將大幅增加研究難度。

廣告

坎培拉大學水生生態學家 Ross Thompson 也向《自然》指,自己在過去幾天已不斷安慰自己指導、研究受山火影響的學生。不少研究生擔心自己過去付出的三年多完全白廢。山火更燒死不少部份研究計劃的生物,一來未知生態回復所需時間,二來即使生物回復正常,研究人員坦言團隊也未必有足夠資金重新開展研究。

氣候學家 Will Woodgate 其中一座建造於 Bago State 森林發射塔的通訊器材恐怕已在去年除夕被燒毀, 20 年以來傳輸的氣候數據因而中斷。研究隊伍也因安全考量,短期內都未可能點算損失。另一研究隊伍在大雪山地區 (Snowy Mountains) 的氣候研究設施一樣遭山火破壞,研究項目至少要推遲一年。

廣告

不過山火也驅使了新研究方向。Ross Thompson 指今次山火有機會可幫助科學家了解生態,包括找出新方法控制外來入侵物種等。當時有受影響的科學家就調整研究方向,轉而了解不同控制山火的方法。 

來源:
Nature, Catastrophic Australian bushfires derail research, 17 January 2020

文/Edward Ho、審核/Alan Chiu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