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轉為務農或與人類感染沙門氏菌有關 豬非源頭

2020/2/25 — 15:03

多年來,我們都歸咎豬將豬流感病毒、豬丁型冠狀病毒 (Porcine coronavirus HKU15) ,以及腸道沙門氏菌 (Salmonella enterica) 傳到人類身上。不過,最新刊於《自然生態與演化》的研究指,幾千年前可能是歐亞大陸的早期農民先感染腸道沙門氏菌,再經一個經常接觸人類的未知動物宿主,再將之傳到豬身上。

過去學界一直認為,因為早期農民相比狩獵部落依靠較少種類的食物,其飲食習慣也相對不健康;早期農業社區也與更多持續存在、含大量病原體的人類和動物糞便生活,從狩獵部落過渡至農業時曾令人類變得易病。然而,傳染性病原體鮮有在人類骨骼留下痕跡。

在最新的研究中,人口遺傳學家 Felix Key 和 Johannes Krause 領導的團隊開發了一種名為 HOPS 的新方法,檢測來自古代致病細菌的 DNA 片段。團隊利用方法篩檢了來自歐洲、俄羅斯與土耳其不同遺址的 2,739 古人類牙齒,最古老的一樣本更可追溯至 6,500 多年前。最終團隊成功重組了八個腸道沙門氏菌基因組。

廣告

現時已知的沙門氏菌有 2,500 多個菌株,而當團隊將新重組的基因組在家譜中進行對比時,發現其中六個來自古代農民與遊牧民族的沙門氏菌基因組都屬同一類,但來自 6,500 年前俄羅斯的兩個基因組則屬另一些沙門氏菌菌株,其中一類更會導致馬和羊流產;而感染 5,500–1,600 年前的農民菌株,則包括 C 型副傷寒的祖先,該菌能引起致命的腸熱,情況類似現代傷寒。

團隊暫時未知最初何種動物宿主將沙門氏菌傳到人類,但根據沙門氏菌家譜的分子測年法,宿主並非豬,因為牠們身上與能感染人類最有密切關係的菌株,在 4,000 年前才出現。

廣告

C 型副傷寒的祖先當時亦未專門適應感染人類,該菌株相信可感染許多動物,並且缺乏引起與傷寒相似的腸熱基因,表明人類最初會感染該菌株後,只會出現較溫和的病徵,而該菌樑也會感染圈養的禽畜。

未有參與研究的亞利桑那州立大學人類遺傳學家 Anne Stone 希望,團隊可從狩獵部落身上提取更多的腸道沙門氏菌樣本,但新研究足以揭示細菌如何出現宿主轉移,幫助學界更了解病原體何時、為何從另一種動物宿主,轉而感染人類的原因。

來源:
Science, Farming gave us salmonella, ancient DNA suggests, 24 February 2020

報告:
Key, F.M., Posth, C., Esquivel-Gomez, L.R. et al. Emergence of human-adapted Salmonella enterica is linked to the Neolithization process. Nat Ecol Evol (2020). doi: 10.1038/s41559-020-1106-9

文/Alan Chiu 、審核/Edward H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