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Explainer】為何美國這麼多確診病例?

2020/3/27 — 16:03

三月廿六日,是武漢肺炎 (COVID-19) 疫情另一個里程碑:美國在當地時間約下午 3 時,已錄得 82,404 宗確診感染個案,成為全球最多人確診感染的國家,比整場疫情源頭的中國更多,而且數字還不斷上升。

上月廿七日,美國只有 15 宗確診個案,全部都有外遊記錄。當時,美國未開始進行大規模 COVID-19 病毒檢測,而在官方進行大型檢測計劃時,確診個案不斷上升:三月一日是 75 宗、三月七日是 435 宗、三月十四日為 2,770 宗,到三月廿一日,全國確診已上升至 24,192 宗,到撰文一刻即香港時間三月廿七日約下午四時,根據霍普金斯大學 (John Hopkins University) 地圖,該國的確診個案已再飆升至 85,991 ,病死人數高達 1,296 人。

為何美國疫情「突然」變壞?很大程度上,這是因為在感染大爆發前,疫情其實已相當惡劣,但在二月聯邦政府的風險管理不善,官員、很多媒體,甚至專家都認為,美國民眾毋須擔心 COVID-19 爆發,令疫情一發不可收拾,最終無法只透過保持社交距離的措施控制疫情,損害總統特朗普過去最關心的本土經濟。

廣告

政府反應慢 自行研製測試試劑錯失盡早檢測機會

很多人都將大部分責任歸咎於特朗普,剝削公共衛生機構資源,甚至其權力等,並以慣常誇口、發錯誤訊息的方法應對危機,過去這種治國模式對他而言效果很好,但 SARS CoV 2 顯然不受這一套。

廣告

另一方面,美國疾控中心 (CDC) 未有使用世衛範本製作試劑,使美國首批試劑大部份出現問題,在最初未能準確測試到疑似病人是否確切受感染。由於 CDC 提供的試劑有問題,但醫院又未能作內部測試,所以他們需要將病人樣本傳送至當地數十間實驗室之一檢驗,再轉送至 CDC 在亞特蘭大實驗室核證,延誤了整個診斷過程,亦是疫情初期無太多確診個案的原因。

西雅圖 Fred Hutchinson 癌症中心傳染病學家 Trevor Bedford 曾估計,在二月尾全美已有超過 7,000 人感染病毒,但當時官方只有 68 宗確診個案,而同期加州一個實驗室已偵測到一個社區感染個案。如果當時能盡早發現這些個案,美國疫情未必發展到現時情況。

媒體「帶風向」

事實上,美國媒體也有一定責任。在疫症爆發初期,很多媒體仍認為,應先關心流感問題,民眾對 COVID-19 的憂慮只屬反應過度,尤其當時的確診感染個案對比其他國家非常低,令很多美國民眾鬆懈,最終令 SARS CoV 2 不斷傳播。另外,包括《紐約時報》的美國媒體仍指,口罩對健康人士預防感染病毒無太大幫助。然而,已有研究指出,雖然口罩並非一個全面防護,但仍有一定作用,阻止戴口罩者直接接觸到感染者的飛沫。不過,現時美國的防衛裝備並不足夠,所以各州才要配合保持社交距離、停課、居家令等方法控制疫情。

病毒檢測增多為關鍵

不過確診感染個案最多,不等於疫情就是最嚴峻。美國現時的病毒檢測數仍低,至少病情較輕、已在家中隔離的人根本就無經過檢測,但除其他少數國家,絕大部份的病毒檢測數更低。外媒《大西洋》指,另一確診感染數高企的伊朗,本身可能有數百萬人感染病毒,只是政府未有將之公佈。

令全球學者擔憂的還有印度和印尼,這兩個人口大國的衛生系統薄弱、貧窮程度很高,未有進行大規模病毒檢測,極有可能少報其 COVID-19 確診個案。有研究發現,印尼官方可能只匯報 10% 有症狀病例,而印度則為 10–30% 。

南韓的疫情迅速被控制,主要是因為病毒檢測多,從而可在源頭阻止更多的傳播,而現在美國的確診數字不斷增多,可能未必是壞事。

人均確診數比意大利低

另一個重要的考慮因素是人口。美國為世界第三大人口大國,但現時的人均確診數還比歐洲許多國家低。例如,意大利每 750 人就有 1 人確診,相反雖然紐約市每 400 人中就有 1 人確診,但全美國為 4,000 人才有 1 人確診,而人均確診數可能更準確反映一個地方的醫療系統會否不勝負荷,以及病毒會否造成嚴重影響。

問題是,美國醫療系統一直為人詬病。哈佛大學公共衛生訪問學者 Feigl-Ding 此前曾指,在疫情下可能每五個人就有一人需要入院、每 20 人就有一個需要入住深切治療部,但在人均病床比例上,美國是全球最低之一,其醫療系統並不足以應付未來疫情。美國軍方此前已出動,在紐約將一些建築改建成臨時醫院,協助當地處理疫情

來源:
Vox, The US now has more confirmed coronavirus cases than anywhere else in the world, 26 March 2020

文/Alan Chiu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