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切皆黑暗 觀鮑藹倫「大動作」 黑暗中看存在過的痕跡 

2019/11/20 — 13:26

在紛擾混亂中的安寧,回到久遠的日常,而日常又是甚麼,你知不知道日常是如何的存在及有何痕跡的呢,當展覽的開幕當日有快閃示威及集會的時侯......

早前到了位於中環的香港馬凌畫廊Edouard Malingue Gallery去看本地著名媒體藝術家鮑藹倫(Ellen Pau)剛開幕的個展「大動作」(The Great Movement)(展期至2020年1月9日),記得上年在Para Site看過她這位資深香港藝術家的「當家當當家:鮑藹倫回顧展」(Ellen Pau: What about Home Affairs? - A Retrospective),說她資深,因為她是最早錄像媒體藝術家組織錄映太奇(Videotage)的創辦人之一,也有份創立微波國際新媒體藝術節,也有擔任香港藝術發展局電影及媒體藝術組主席、西九龍文化區M+購藏委員會成員等,而今年便再看到新的個展。

展覽名稱是出自其作品《大運動之紅籌》(The Great Movement: Red Stock),大家一出升降機便可看到,原是1997年的作品,這次個展特別重製,在暗黑一片的展場中,看到在錄像投射下的透明屏幕上的大手掌,而手掌上有一點紅,光影之間,那大手上的一點,令人注視不動,迷住你的與思想。

廣告

除了《錄像肚臍》(Video is a Hole)及《火祭》(Fire Sermon)兩套錄像作品,還有《意志的幽靈》(The Spectre of the Will)及《現實的幽靈》(The Spectre of the Real)兩組裝置作品。《意志的幽靈》由一道溶蠟的牆,加上一大幅可看到熱影像(thermal imaging)的投影,而《現實的幽靈》就可看到天花吊著滴水裝置,而一滴滴的水會落到發熱板,你看到水蒸氣,也聽到其聲效,當意志的幽靈是熱影像,而現實的幽靈就好像水蒸氣的聲音、氣味及投影,意志是靠溫度來顯示,而現實又好像水蒸氣般存力,皆好像是捉不住,摸不到,或者要用一些裝置儀器才能捕捉及呈現。

在漆黑的空間中,好像在探索我們及種種事物的存在及所遺留的痕跡似的,而科技反而有些像是一種探索工具,因為錄像及其儀器就好像是現代城市生活中的平常物,是我們使用,也同時紀錄了人們存在的痕跡。

廣告

因此,筆者也覺得看媒體藝術、裝置作品時,是需要特別多謝幕後的裝置及佈展人員及團隊,那些器材、工具,是令創意及理念成真的必要條件。

如果人人手中也有紅籌,你會作出甚麼的大動作,全部賣出,抑或繼續買入。如果香港人的存在及動作可以用如作品般用溫度及水蒸氣的音影及氣味來紀錄及呈現,那麼最後的作品是不是可以用沸騰、滾燙來形容。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