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夜風流,日本把「甜故」拍成日劇

2020/3/31 — 10:56

人生這回事,假若切碎來看,其實就是一個個小故事的聚合。有些故事平淡如水,有些故事,每每講起都教人心頭一緊,魂牽夢縈。儘管只是一個晚上的小段落,卻仿佛是你整個人生的一個重要分岔口,當初轉左還是轉右,做了甚麼,或是沒做甚麼,今天,也許就會有截然不同的人生?

最近補番,發現 Netflix 上有一部名為《風流韻事審查委員會》(原名《やれたかも委員会》)的日劇,本以為是賣弄低俗的B級製作,卻出奇地暗藏人生哲學,於是趕緊執筆推薦給大家。

廣告

不低俗性事學堂

《風流韻事審查委員會》全劇有9集,內容講述世界上有一個組織,專門傾聽別人的「風流韻事」,並抽絲剝繭找出當中的情感密碼,理性分析出「到底有沒有上床的可能」這個結論。除卻第九集為特輯,前面每集均為獨立單元,分別講述不同人物難以釋懷的風流韻事。

廣告

你或會問,「有無機會埋牙,當時人一定知啦?」事實往往相反,當局者迷,多少人對自我的了解都來自外人形容,更何妨是異性的心思?劇集忠於漫畫原著,審查委員會由兩男一女組成,日劇版找來山田孝之、佐藤二朗和白石麻衣出演,三人在詳細諮詢過事主所陳述的故事後,就會舉牌給出當初到底是「有可能」還是「稱不上有可能」上床的專業判定。

別把重點放錯在判定之上,事關就結果來說,每次判定都會得出一模一樣的比數(故亦非劇透),而顯然上床也不是答案的全部,委員會更會以即場實驗、重組案情等方式,讓事主能換位思考,重新審視那段陳年往事。

這部並非推理懸疑劇,真正好看的戲肉,來自委員會三人對事主風流韻事的分析和詰問,從中透視出曇花一現的都市愛情泡影過後,人所領悟出多少兩性相處之道的「大人の哲學」。

得不到才美麗?細數陳年撼事

全劇九集質素雖然參差不齊,但還是有幾集劇本亮眼,走向離奇地荒誕,但又充滿著人生的醍醐味。就像是那一句名言:「初聽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

例如有一集,事主從鄉下來到東京工作,一直想交一位女友落地生根,偶然的晚上認識了一位叫博美的女生,二人去完居酒屋又去唱K直落通頂,事後博美更累到跳上男方身上撒嬌要被揹著走。正當一切美好得像是夢一樣時,博美竟然提出要去買米(!?),並無預警地在班馬線前告別,戛然落幕。委員會除了分析出「買米」這個行動的動機,亦為事主解開了多年來這份暗藏心中的憾事和心結,最終釋懷地告別東京,這個為他帶來不少燦爛回憶的花花世界,回鄉繼承家業。

另一集,事主擁有一位相識長達14年的心宜對象,對方卻不斷強調他們的關係是「電影之友」,簡單來說就是被 Friend-Zone 了。男方一直默默守護左右,一邊揣測女方有沒有像他一樣藏有「友達以上」之情愫。但當鼓起勇氣表白時,女方卻禮貌地說:「如果你早一點開口的話,或許我們還有機會呢?不過現在我只能當你是朋友。」令男方懊惱不已的是,有一個偶然的晚上,他們二人跟時鐘酒店只有一條街的距離。

這些故事好看在,它既是憾事,同時又是甜故,五味紛陳,與青春緊緊扣連,教人即使飽歷詩和遠方,每當遙想起那人那夜那體溫,還是會心跳加速,思緒潮湧。

有文學色彩的甜故

《風流韻事審查委員會》以「上床」為出發點追本溯源,但在回憶和與委員會三人辯證的過程中,早已逾越了魚水之歡的感官快慰,更賦予了情感解讀的多元性,塑成了每個人可能一輩子只會體驗一次,名為純愛的溫度和形狀。

事過境遷,當初對方有沒有意思跟你走下去,其實知道與否,都不能改變既有命運。但誠如委員會所結語,人生最遺憾不是做了甚麼,而是沒有做到甚麼。所以如果人生有那麼一個重要的時刻,是存有「或許能做到」的可能性,那麼就應該好好珍惜那次儘管未能開花結果,但絕對稱得上是刻骨銘心的經歷。

最後,大家或會認為這樣不過只是一群宅男的意淫,我在看之前也以為只是《下輩子我再好好過》之流的踩界情色日劇,令我驚喜的是,劇本在桃色中維持了一定的文學性,三不五時就會以文藝的說法來表達那些風流韻事,小說般的文藝旁白配著真人演出,效果煽情卻又不落俗套。劇中多次提到事主在經歷那些忐忑時刻時,感官都會變得異常敏銳,即連身旁一些似是無關痛癢的聲音、氣味和溫度都會一併成為回憶的一部份,故在向委員會娓娓道出時,也不自覺美化成可歌可泣的動人故事,觀賞度大增。

風流的只有男人嗎女性主義者 Hold on

或許劇組也意識到男女不均的情況,於是在最後一集改由一位女事主講述她在婚前的一段艷遇,結論是雖然男女大不同,但對性的需求和熱忱,又真的是兩個極端嗎?很喜歡該集女事主講到抱著艷遇對象時,當下產生出一股想要確認對方有沒有勃起的衝動。沒錯,是想要知道男方有沒有勃起!

原因當然不會是想要就地正法(是就神劇了),但就反映出女性在虛無飄緲的情感裡頭,也平凡地擁有性方面的期盼與慾求,那一柱擎天,也可能因而成為一夜風流的基石。今日的賢妻良母,過去也可很風流,Why Not?

就如同委員會每次都會在兩男對一女的意見分歧下多數決定為「有可能」,會否也在諷刺日本社會的父權架構下,很多表面上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其實無形中仍然被牢固的男性思想所主導著?答案可能只有作者才知道。但在一個個男人回憶中的女子身上,我看到的不是誰都可以的情慾投射,不是物化的充氣人偶,而是一位位立體、獨一無二的「那位女性」。

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雖然未必能夠共享一夜溫存,但女人們的一字一句、一顰一笑,還是男孩的他們都看在眼內,並且相信在餘生都會好好珍惜,永續細味下去。

圖:《風流韻事審查委員會》劇照

原文刊於作者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