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上流寄生族》:導演眼中豈止貧富階級的問題?

2019/6/21 — 11:02

《上流寄生族》劇照

《上流寄生族》劇照

(注意文章含大量劇透!)

-

-

廣告

經常說奉俊昊的電影非常多樣化,亦適合任何電影背景人士觀看。尋找娛樂的觀眾,也可以看得很投入。若果想在電影挖深一點,也可以發現電影的底蘊。《上流寄生族》(Parasite) 又再一次做到以上兩點。電影今年剛摘下康城影展最高殊榮的金棕櫚獎。

《上》開始於一家窮人所住的半地下屋,全屋只有一個接近天花的窗口,可以看到外面的世界。這是一種仍然存在在南韓的「蝸居」。

廣告

電影打從一開始就是諷刺貧富懸殊及階級觀念的社會。主角們一家四口都是無業遊民,遊手好閒。故事開始時,兒子基佑(崔宇植飾)在家?尋找鄰家的無線網絡,希望可以免費上網。爸爸基澤(宋康昊飾)說了一句「你一定要到每一寸角落吸取才會找到網絡」,這是寄生一族的心聲 — — 要在社會上到處刮,才能找到好處。

在偶然的機會下,基佑得到一份跟富豪女兒補習的「荀工」。在偷偷騙騙下,他蒙混順勢用詭計將爸媽及姐姐介紹過去。這富豪大宅出自名建築師手筆,豪華寛趟,在視覺上直接衝擊著基澤一家的半地下室。

除了空間環境之外,電影指出每個階級都有它的特質。在富裕世界?,到處撒尿的是狗兒,在窮人世界?,那是人的原始行為。「不能跨越,不能過界」 — — 這句話在電影重複出現過幾次,就是帶有體味地存在,已經跨過了這條界線,你說可悲不可悲?

這邊一家四口對照那邊的一家四口,大家生活環境差天共地。當基澤一家開始寄生於朴先生的大宅內,彼此的關係亦產生了一種有趣的化學作用,形成一種共生的狀態,他們成了一種互惠同等的處景。不過,仔細地看,在導演吊詭的設計下,爸爸當司機,媽媽當管家,兩姐弟當老師,他們其實處於某種主導的位置,照顧朴家的衣食住行,同時亦潛意式地將其思想行為改變。此舉漸漸把共生的環境打亂,同時也預告了電影下半部的失衡。

臨界點在之後的一場暴雨夜,大宅內的整個生態平衡被正式倒番了。在那夜,趁着朴家外出露營旅行,基澤一家肆無忌憚地侵佔了大宅,越過那條階級的界線。寄生蟲與宿主的關係一但不能共存,也必然來到一個你死我亡的階段。

其後,因為下雨的關係,朴家取消了露營計劃,基澤一家因為不想被發現入侵了大宅,趕緊返回那破爛的地下室。那一場戲加入了不少黑色電影元素,為電影注入了不穩定性。鏡頭一直拍着這班「寄生蟲」從斜坡上向下走,由樓梯頂部到底部,這種向下方向的拍攝加強了兩個階級的不平等。

《上》的對白句句銳利。「有錢人不是本質善良,他們只是有本錢去善良。」貧富階級之分的影響又豈止是局限在生活?頭?它直搗人性的根源,影響著我們日常的一舉一動。

想深一層,《上》真的只是單一在社會階級的問題嗎?在電影底下其實交織著另一層隱喻。距離拉回一點,發生在這兩家人的問題也大抵寓意在韓美關係上。其實在奉俊昊過往的電影也有不少批判這命題的痕跡。在《殺人回憶》(Memories of Murder) 尾段,南韓警方想透過美國的基因化驗協助找出兇手,結果徒然。又或者在《韓流怪嚇》(The Host) 內矛頭直指控美國人在韓國製造了「怪物」。導演骨子裏最關心還是國情。

其實,《上》存有不少與美國有關的暗示,例如大宅的牆上掛了一則表揚朴先生在美國成就的報道、兒子喜歡的印第安文化、朴太太所說的一句「美國貨應該比較耐用吧」。

從韓戰爆發之後,南韓變得倚賴美國。這是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所謂寄生,就是不能擺脫其中的關係,也就是現在南韓無法擺脫美國控制的田地。其中一個角色嚷着「Respect ,Respect」的口號,其實心裏很想擺脫這寄生的的關係。或許那個被不平等對待的,在今天仍然埋在地底,但電影寄語他終有一天,能夠輕輕的踏出一步,重見天日。

話說回頭,寄生蟲的定義是那生物依附在宿主而獲得養份維持生存。在韓美的關係中,雙方都互有好處,所以究竟誰才是真正的寄生蟲呢?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