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下輩子我再好好過》— 及時行樂便是活在當下

2020/4/7 — 21:01

日劇《下輩子我再好好過》(来世ではちゃんとします)劇照

日劇《下輩子我再好好過》(来世ではちゃんとします)劇照

受武漢肺炎疫情影響,不少 2020 年春季日劇都要延遲啟播,如果你還未觀看完上一季的劇集,那麼你還有時間。上一季在網絡上掀起熱話的深夜日劇《下輩子我再好好過》(来世ではちゃんとします),作為一齣以性為主題的劇集,其實雷聲大雨點小。沒有大膽露骨的畫面,但意識頗為大膽,例如涉及女主角擁有五個性伴侶、男人愛上偽娘、沉迷包養性工作者等情節,反映現時部份城市人的愛情觀和人際關係觀(因為部份還稱不上「愛情」)。

如果要總結劇集的中心思想,我會選擇第五集的這一幕:

在床上,女主角大森桃江問其中一個性伴侶 D 君:「你為什麼總是這麼歡樂?你不會感到焦慮或擔心將來嗎?」

廣告

D 君:「不會啊!不需要!等真正遇到困難了再焦慮也不遲,以後的事,想太多也沒有用,反而讓現在的快樂也變得不快樂了。」

簡單來說,即是:「今朝有酒今朝醉」。

廣告

故事講述在一間動畫製作公司裡面,有五名個性截然不同的職員,包括女主角大森桃江(內田理央 飾)擁有五個性伴侶,卻結識不到男朋友;高杉梅(太田莉菜 飾)對愛情和性都沒有興趣,但對 BL 和動漫感興趣;松田健(小關裕太 飾)與女主角相似,擁有多個性伴侶,喜歡玩弄女性;林勝(後藤剛範 飾)外表是大隻佬,經歷一次失戀後失去信心,一心追求處女,但不小心喜歡了偽娘;組長檜山(飛永翼 飾)沉迷於包養性工作者,不能自拔。

劇集改編自於集英社《GRAND JUMP》連載的四格漫畫作品,將它拍成劇集的時候,有點像動畫《齊木楠雄的災難》模式,每集大約有三個小故事,每個小故事不多於 10 分鐘,非常易入口。而劇中的辦公室,經常都出現同屬集英社的《齊木楠雄的災難》海報,十分有趣。

漫畫版《下輩子我再好好過》

漫畫版《下輩子我再好好過》

雖然這是一齣輕鬆小品、帶著黃色笑話的喜劇,觀看時候其實可以不需要用腦,但若果作為現象來分析,這明顯反映出日本社會價值觀的變遷,整件事情可以很認真。「下輩子我再好好過」背後的意思是「算了,下輩子我才會和喜歡的人睡」,是女主角「及時行樂」的人生觀,除了因為她對性特別渴求之外,也是因為她覺得性是實質的快樂,而愛情反而是虛無、難以掌握。這一點是十分進步,女性主論談論性慾不再是一件羞恥的事。

劇中五位角色的價值觀和生活方式,在以前的日劇世界裡頭,根本不會出現,因為這是非主流和政治不正確。但今時不同往日,主流和傳統價值觀開始不斷受批判,批評主流才是「主流」,非主流開始走入大眾的公共討論空間。這是一個開始尊重多元價值觀的時代,主流或非主流都沒有對錯之分。

第 7 集的旁白總結得很好:「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這大概就是令和時代的特點吧!」劇中五位角色偶爾也會被主流價值觀和道德枷鎖所壓迫,並產生煩惱,例如家人迫婚、歧視同性戀等等,他們代表著新一代的個人主義,對抗日本舊有的集體主義和社群主義。如果人生是追求快樂,為何短暫的快樂就不被認可呢?

劇集不是要鼓勵或是不鼓勵某種性觀念,但正所謂「條路自己揀,XX 唔好喊。」每個人的人生最終都只屬於自己,由自己負責。提醒觀眾不用盲目跟隨主流,最緊要是你自己快樂。活在當下,接受自己的生活方式,不用與別人比較,就是快樂的人生。特別在肺炎大時代,生命無常,「及時行樂」值得被平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