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生有幾多個十年?東坡最深情的悼亡詞 細讀東坡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

2019/1/18 — 10:04

“Calm isolated lake near pine on a misty morning in Pic de Néouvielle” by Simon Buchou on Unsplash

“Calm isolated lake near pine on a misty morning in Pic de Néouvielle” by Simon Buchou on Unsplash

【文:戈登】

夢中人 多麼想變真

東坡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崗。

廣告

上一篇我們看過了東坡、王弗的愛情故事,王弗逝去十年,東坡在農曆正月二十日夢見了伊人。

東坡安葬愛妻的山坡,種下了三萬棵青松。玫瑰易凋,青松常翠。或者這正是他忘記傷痛,對逝者表達愛情的唯一方法。

廣告

東坡對王弗的深情,在他再婚之後仍然長存。十年之後,他寫下一首出名的詞作懷念王弗。下一篇,就等我們一起細讀這首詞吧!

人生有幾多個十年?悲痛依然,夢醒時分,東坡無法抑止情感,寫下此詞。

時光 這個壞人 偏卻冷酷如許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上半片直接講述自己對亡妻的思念。首句「兩」之一字,點出「相思」。

生死永隔,何以相思?有情人自知自悟,超越了時空的阻隔。在世之人思念逝者,逝者泉下有知,何嘗不是掛念生者。

就算分隔十年,都依然無法淡忘。「思量」本係刻意為之,「不思量」卻仍然難忘,只因思念已經根深柢固。

睹物思人,因景思人,由夢思人 。傷情觸處而發,情深又何必刻意?

「千里孤墳」,拉出了現實的距離。東坡夢醒之後,驚覺王弗之墓竟在千里迢迢。

東坡彷佛是在說;這種「淒涼」相思,本來只得你才明白,如今你我遠距千里,又有誰可以與我「話淒涼」?

東坡於千里之外淒涼,王弗亦在孤墳處沈默,彼此無語。

「縱使相逢應不識」,如果可以再次見面,看來你也不會認得我了。

東坡老矣,「塵滿面,鬢如霜」,十年匆匆,年華老去。古時四十而稱老,東坡已經不再是王弗生前所見的年輕。

Photo by Oskar Malm on Unsplash

Photo by Oskar Malm on Unsplash

隨著你離去 快樂渺無音訊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崗。

下半片再記東坡夢見亡妻的情景。夢境似真還假,如在目前,似假還真。

東坡婚後不久離開故鄉,這次夢見故鄉,看見妻在軒窗打扮,正是回到初婚日子。

初婚象徵幸福的開端,但當知道悲劇的結局,愈美愈是淒涼,故有淒美二字。

「相顧無言」,至悲無語。言語面對內心最真切的體驗,往往無力而為。語言符號,或能客觀表達,指涉外物,但到內心之情,往往都難以訴諸符號。情愈真切,言語愈難表達。

東坡、王弗「惟有淚千行」,流淚是最直接表達悲傷的本能 ,這般相思是雙重悲傷,彼此生離死別之悲哀。

「料得年年腸斷處」,東坡幻想亡妻於月夜松岡的哀苦而腸斷。「千里孤墳」的亡妻,亦因思念東坡而腸斷,各為對方而心傷。

上半片「縱使相逢應不識」,下半片「料得年年腸斷處」都是「假設」。由實事中化虛設,前說自己之不堪,後談妻子的孤寂,互相呼應。

全詞十年「相思」,將上下片緊緊連繫,將生者死者牢牢扣連!

至情無文,語言藝術的華麗修飾,常常誇大了自己的感情。實則當一個人最真切欲言之時,直接言之,已經是最好的選擇。

後世文評家常批評東坡愛拋書包,引典故,不好理解。但這首詞毫不冷僻,或者能一證東坡此詞的至情至性吧。

德尼思化:好手雲集,百家爭鳴,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