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以前叫拍拖,那是一種保持距離的藝術

2020/4/12 — 17:32

以前叫拍拖。

那是一種保持距離的藝術。好比唱歌不能走音,演奏不能落拍,身體和身體,雖是各自獨奏,但之間的音樂,可以如分解和弦。

樂譜,是海岸線,是走廊,是小徑,有短的,也有長的。長的路,沒有看見盡頭,走的比較心寬,即便空氣被靜默注滿,也是可以存在的間場,不用沒話找話。短的路,目的地明確,心情忐忑一些,眼見臨別在即,道別該說什麼想好沒有?

廣告

縱然,有人的眉梢眼角更是無聲勝有聲。

不拖手,又可以比拖手好。拖了,表面親密了,但兩個人就真的是在走路。走路聽見的,是腳步聲。漫步不同,每兩個人聽到的都不一樣,走著走著,腳下的,已經是舞。

廣告

不拖手,才更聽出了默契。拖手的兩個人的笑容在臉上。不拖手,在心裏。

拍拖貴在含蓄是真的,並且,沒有性別限定。一男一女,兩女和兩男,都可以把對一個人的喜歡,和跟這個人在一起的喜悅,全收在步伐之中。

這些共同走過的路,比任何合拍過的照片,更能教人在日後心往神馳。曾一起走過很多路,和沒有的兩個人,回想起來就是不一樣。

最早感受到當中的情意,是小時候看電影《伊豆舞孃》。一個是高中生,一個是流浪藝人,旅途上遇見彼此,結成了伴,有影皆雙。很被銀幕上少年少女的行行重行行打動,因為情竇初開。

之後讀《傲慢與偏見》和看把它搬上銀幕螢幕的電視與電影,伊莉沙伯和達斯先生互相拜訪,總要走過大片大片的山頭和綠地。風景很美,不過兩人總在針鋒相對。是先生投降了,小姐才喜不勝悲,慶幸走過的都不是寃枉路,先生的屬地,現在她都有份了。

然後在《傾城之戀》裏,張愛玲有受珍·奧斯汀多少影響先不去談,但白流蘇和范栁源也是一邊走路,一邊互相試探。

形式上是同步,進行的是拉鋸,所經過的不是戰場,也是談判桌。總不明白為什麼《傾城之戀》會被看作是浪漫的故事。白流蘇和范栁源之所以到今日還沒有被時代淘汰,便是因為他們跟今日的人一樣,很務實。

約一個人,不做別的,就走路,已經很古老。

#每天一點繆騫人
#周潤發
#傾城之戀1984

伊豆舞孃1975 https://youtu.be/evtnkj-1mmw (山口百惠 三浦友和)

 

傲慢與偏見 BBC https://youtu.be/CgkS5_PTfZQ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