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作死不離三兄弟》— 自由是教育的本質

2020/5/16 — 16:25

電影《作死不離三兄弟》(3 Idiots)截圖

電影《作死不離三兄弟》(3 Idiots)截圖

還記得當年只是個中學生的我,無奈地被學校迫去電影院看這部《作死不離三兄弟》(3 Idiots)。先說當年印度片還未有今日的口碑,二來這電影片長超過三小時,所以那時候的我幾乎是用受刑的心態出發到電影院。可是,三小時過後,步出電影院的我,卻有著一個豁然開朗的感覺。這感覺,我會命名為「自由」。

當年在香港大熱的《作死不離三兄弟》,大熱原因之一絕對是基於它探討的教育背景與香港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填鴨式教育、教育壓力、升學壓力、名校效應、階級觀念等,若電影不換劇本,只換成香港人班底的演員,這電影可以徹頭徹尾地成為一部地道的港產片。

我相信那時候引起全港學校相繼包場觀影的原因,絕不是想學生贊同電影對教育政策的批判。電影中最適合讓學生們思考的是,到底教育是甚麼?而電影所給出的答案,教育就是「自由」。

廣告

電影的主角就是一個不被框架綁住,處處展現創意,天馬行空的非傳統學生。電影中最諷刺又令人深刻的,莫過於傳統派的教授與自由奔放的主角交手的過程。而令我最難忘的一幕,就是教授想將那支價值非凡、珍而重之的太空可書寫原子筆轉贈主角,但主角卻一語道破「其實在太空用最廉價的鉛筆不就好了嗎」。簡單的一幕,卻幽默地點破傳統守舊的教育與跳出框架的思考的分別。

電影所展現的教育理念,是自由的,是可用的,是度身訂造的。教育只是一個輸出知識的過程,然後讓每個學生都按照自己的性格和想法把知識運用出來。教育只是一個起點,並讓學生思考和發展到不同的終點。正如在電影中的教授盲目地喜愛那枝太空可書寫原子筆,是因為他覺得這發明可以維持墨水在無重狀態中仍然運作,終於可以令人類在太空中書寫了。可是他卻沒有想到,鉛筆本來就沒有墨水運作的問題。若然學生全都只能跟隨教授思考,也許若干年後會出現一支造價更高昂,書寫更順暢的太空原子筆。可是,卻永遠沒有人有獨立思考的能力,發現這發明其實有多愚蠢。

廣告

所以,教育本質的自由,就是讓人們可以打破因循的常規,這樣下一代可以有更多更新的變化和進步。教育厲害之處,是它可以帶來一個民族,甚至整個時代的覺性。因為學會思考,下一代才會打破錯誤的傳統;因為學會判斷,下一代才會分辨善惡,擇善固執。若教育只是一言堂,灌輸著唯一的選擇,讓學生只能擁有片面單調的立場,那麼這絕對不是教育,而是一場洗腦工程,一場制造愚民的洗腦工程。

曾任耶魯法學院院長的 Robert Maynard Hutchins 曾如此形容教育:「教育就是幫助學生學會自己思考,作出獨立的判斷,並作為一個負責的公民參加工作。」他的說話,算是對《作死不離三兄弟》整部電影主題的精彩的總結。而這部電影,似乎相當值得在今日香港的教育環境下重看一遍。

趁著它還未被列為禁片之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