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來自星星的晶晶

2018/4/19 — 23:28

《來自星星的PK》劇照

《來自星星的PK》劇照

叫Aamir Khan作印度劉華,其實有點低估。

***********

有時候,明星很隨和,是經理人害他們變得犯眾憎。也有時候,神有大愛,只是號稱神之代言人其實沒有神性,保留大量人性醜惡,沾污了神。今天在街上碰到僧人,感覺再沒有強烈修行的感覺,只會覺得他們很入時,很身光頸靚,他們的腕表比我名貴得多,如果有幸看過他們的豪華房車時,你會同意十個光頭九個富是至理名言。試試向他們布施,給他們飯,或給他們十元八塊,他不恥笑你才怪。其實我開通,做和尚尼姑,不過打份工,都要吃飯對不對,但如果把頭髮刮光原來是為了大富大貴,還要惹上連蕭若元都不敢惹的翁靜晶,那就抵你死了。

廣告

宗教從來跟政治拉上關係,規模大如天主教佛教,強可敵國。自古管治者要坐穩,最好能跟教派建立良好關係,因為籠絡了一個教派,就等如籠絡了大量民心。皇帝習慣由天授命,宗教同樣有通天本能,兩者皆為上天代言者,身分上有競爭也有互相牽制。宗教的永生概念超吸引,人生在世有八成都在吃苦頭,有甚麼比死後上天堂享受永遠安逸來得吸引。宗教憑靈性教義結集群眾,很多時比政權管治更讓人死心塌地。他們聚了人,就形成不可低估的勢力。宗教最強盛莫如十世紀,羅馬教皇的勢力蓋過了所有帝皇,為了進一步擴張公教實力,教庭向民眾作出萬分煽情的宣傳攻勢,以聲討回教並解放聖城耶路撒冷為名,成立十字軍,當時的教皇烏爾班二世(Urban II)代神發言,宣佈凡從軍者罪可得赦,戰死者可得永生,免去煉獄之苦,結果召來大量信教參軍,進行了歷時二百年的十字軍東征,死亡人數以十萬計。

正常人如你我,沒有人會膽敢說自己是得道高僧或神之代言人,但很奇怪,只要你敢走出來,便有人信你追隨你,然後奉獻,積累了錢財,可以請一流建築師設計雄偉巍峨的寺廟,吸引更多信眾,可以聘用大量弟子做更大量法事,弟子有飯開有糧出。平常在街上看到甚麼假跛腳假賑災假籌款,你一時心神恍惚給了錢,騙都是一百幾十。如果你好端端需要心靈藯藉,買了幾本佛學依然沒幫到你,直至找到師傅信了教,定期簽香油參與籌款修葺寺廟,你以為功德無量,誰知道善款籌了一次又一次,寺廟依然破舊不堪,你會發現被辜負的不只金錢時間,更包括你的靈魂肉身,足以摧毀半生人的信念。

廣告

事情鬧大到翁靜晶跟爆有關定慧寺住持釋智定之尼姑僧人假結婚案,又再牽涉寶蓮寺住持釋智慧。這時候你便會明白大型寺廟其實是迪士尼樂園,是盤穩賺的生意。有沒有神在?我信有。但神先生是否同意成立嚴謹的行政架構,有董事有行政總裁有財管,我很保留。說回來,釋智慧是位很稱職的CEO,不下於一田百貨的莊偉忠。他在任期間,寶蓮寺的資產總值由六億升至十二億,絕對不是四大皆空。而寶蓮寺住持釋智慧又是定慧寺的榮譽顧問,即是誇廟企業。佛門混帳事不多說了,我自己信任神佛,只是永遠不會相信由人組織出來的大集團,規模愈大愈搭錯線。而終歸有天,會有傻傻地的人,如來自星星的PK或翁靜晶,玩當面踢爆,本來莊嚴的神相變得銅臭飛舞。

陳百祥說得坦白,自己已經甚麼都有了,沒理由支持反對這反對那。他說出了重點,利益既得者從來只愛維時現狀,道理上現狀沒變改,享受利益的人也不會變,所以譚詠麟呀曾志偉呀成龍呀王晶呀,全都是正常人,他們維穩其實可以理解。假設他們知道定慧寺等內情,即使他們有能力伸張一些公義,也不會揭發,因為揭發與否,跟他們的利益完全無關。甚麼「人是要作頂天漢子」(《警察故事》主題曲),「話到底我了解好清楚,不肯趁風轉」(《傲骨》),都只是表演需要唱出來的歌詞而已。但我只是想,一個人只要還剩三分血性,即使沒為不平事挺身而出,也只少不要助紂為虐。轉了一大個圈,其實我想說是,這世上可能真的要有些傻傻地的人,才會因為自身利益以外,為公眾為別人的事情發聲。所以翁靜晶是堅的,也是傻傻地的。當她跟寶蓮寺住持釋智慧對質時,釋智慧跟她說自己中風後甚麼都記不起了,是真是假都忘記了,說來相當具襌味,但同時又勸告,如果翁靜晶承認自己是佛門中人,最好不要搞這麼多。他沒可能不知道翁靜晶甚麼來頭,見過甚麼世面嫁過甚麼老公體驗過甚麼十大奇案,他居然敢在她面前裝聾扮慒,要知道扮傻的,永遠比不上真心傻那份爆炸力。

像《來自星星的PK》男主角Aamir Khan,五年前憑《作死不離3兄弟》以高密度笑料探討主題嚴肅的大學教育的意義,讓印度Bollywood在世界各地發放異彩。今回原班人馬再次攜手,挑戰敏感度更高宗教問題,在印度惹來更激烈的爭議,同時也創出印度電影最高的賣座紀錄。樣子有點像湯漢斯和祖狄羅混種的Aamir Khan,飾演一個到地球的外星人,甫來到地球即被搶走遙控器,召喚不了太空船回家。在流浪地球的旅途中,在印度他遇上不同的宗教,憑藉一顆純淨無瑕的心,隱隱然對社會各種串通不軌又習以為常的宗教行徑作出當頭捧喝。他發現人類希望跟上帝通話,又其實一直有人在截線在扮演神回應人類,即是搭錯線。最後他發現,其實普遍很多人在知道搭錯線的事實存在,只是沒有人願意犯顏提醒國王沒穿衣服。Aamir Khan的電影不只提供娛樂,也提供反思和批判。

自成為Bollywood天皇,Aamir Khan(阿米爾罕)一直在思考如何利用自己的地位優勢來改變印度社會種種不文明現象。你沒聽錯,一個賺到肚滿腸肥的明星試圖改變一個國家。最亮眼創舉,是2012年他主持起電視節目《真相訪談》(Satyamev Jayate),在節目中,他奮然揭露過去十年間至少有一千二百萬女嬰被非法流掉,當訪問到一位少女在八年間被六次非法打掉女胎,他在鏡頭前禁不住潛然淚下,節目還聲討兒童性騷擾、印度嫁妝問題、殺蟲劑濫用、醫療不當等,不留情面把社會不公公諸於世。節目一播出,收視率累積超過五億人觀看。他憑藉自己明星地位,迫使印度的拉賈斯坦幫議會(Rajasthan)承諾盡速判決違法墮胎案件,並答應促成兒童性侵法的通過。2013年《時代雜誌》把他選為全球百大影響力人物,稱他為「印度的良心」。如果Aamir Khan是個宗教,我願能終生侍奉。

 

(寫於2014年)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