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商探》連載.高仁篇 9】虛偽和背叛 — 世間不變的道理

2019/10/17 — 19:04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也許他本質與我並沒甚麼不同,但他身處的環境愈發使他對這些想法深信不疑,世事黑暗一面完全改變了一個人的心態。

(按:人物對話*原為英語)

轉過工作的打工仔都知道,很多行業都有所謂的「過冷河」,意指在轉職到新公司之前,需要先捱過舊公司合約註明的一段時間,作用是保障舊公司的客戶關係,不讓員工離職時將業務一併帶走。

廣告

我離開英國的調查公司後,在香港度過數個月的失業假期,同時也在認真籌備自組公司的事情。

阿妙的一句說話使我當頭棒喝,當時香港的調查行業質素參差,即使我換一家調查公司工作,難免仍會發生類似的道德問題,唯有自組公司方能真正實現自己的信念。

廣告

當時我獨自成立一家新公司 Corporate Investigation (HK),以往即使是管理一支二十來人的團隊,許多與財務、行政相關的事宜都有專人打理,但創業的話則都需要親力親為,許多年青人都對創業有無限憧憬,但許多年後回看,那段實在是我最難捱的時期。

得知我離開公司後,英國的威廉斯曾和我傾談過,他知道我的想法後不但沒挽留我,更鼓勵我創出自己的一片天,他以私人名義給了我一筆資金,說要投資到我的公司,他的幫助成為了公司的初始資金,我租下一間辦公室單位並忙於張羅開業,久沒見面的 Albert 也送了一個果籃來。

✽ㅤ✽ㅤ✽

人生許多事情充滿因緣際會,在我放失業假的期間,舊公司管理出現問題,幾宗委託失利導致虧損,許多我以前的隊員都遭到解僱,於是我把那批舊隊員盡數招攬到自己的公司來,阿妙也來了作我的調查組組長。

有些舊客戶得知我自立門戶後,開始將一些委託轉介過來,於是我支撐起所有客戶管理、行政、調查等工作,每天只能睡上三、四個小時。

幸好從前的客戶仗義幫忙,得知我公司成立沒多久,主動將付款期縮短,使資金能流轉得更快,而隊員們也全力應付接連而來的委託,讓公司在短時間內竟已規模初成。

世事間的因緣際會也在開業初期的一宗案件中份外令人體會得到。

香港某家科技公司聘請了我們,原因是懷疑其銷售團隊密謀叛變,想搜集證據防止客戶資料外洩。那家公司的銷售團隊總共有十二名員工,而當時 CI 整家公司的人員也不過二十多人,甚至已包括了財務、行政等人員,所以我們根本沒可能進行一對一的跟蹤監察。

對那科技公司來說,最可怕的不只是整個銷售團隊的叛變,而是整個客戶名單被帶到競爭對手一方,所以一旦搜集了銷售人員欲跳槽的證據,該客戶便會使用「花園假期」(Garden Leave)和禁制令,阻止那十二人在半年內到任何競爭對手的公司去。

阿妙帶著兩名隊員在那公司附近盯梢,加上簡單的背景搜查,兩天後她便帶來一些發現。

「呢十二個人本身都有幾個小圈子,大家可以望下呢個關係圖。」阿妙說。

阿妙整理了一幅關係樹,將那十二人大約分成五個小組,每組大概兩三人,日常吃飯休息等時間都會以那幾組形式進出,如是者我們只需要以組別為單位作跟蹤,便能節省調查員的人手。

「咁我哋就分成五組咁做嘢啦,我負責呢組。」我說。

「老細你又嚟?」隊員聞言一呆。

「老咩細呀,唔使做咩!」我苦笑說。

我們各自跟著負責的那組人,從吃早餐到晚上酒吧消遣,當時公司的調查人員傾巢而出,為了這項任務不分晝夜監視。結果那群銷售人員確實有跳槽的打算,幾組人都曾談論過相關的事情,然後有一天,十二人共聚一堂,並與另一家科技公司的高層會面,似是敲定了合作的事宜。

我們把報告交給客戶,他是該公司的總經理,得到證據後便怒氣沖沖去了找那些銷售人員的晦氣,還硬迫了整個團隊放幾個月的有薪假期,以法律途徑防止公司的資料外洩。

但世事當真奇妙得很,半年後那十二人到了 B 科技公司,而 B 公司竟收購了客戶的公司,使其變成旗下的一項產品分支,那十二人中的兩位升職至產品及銷售的總經理,反過來變成客戶的上司,風水輪流轉,及後的故事也不用多說了。

✽ㅤ✽ㅤ✽

《大乘入楞伽經》曰:「一切法因緣生。」

從我投身調查業到後來自立門戶,一切事情都似受於因緣和合。

✽ㅤ✽ㅤ✽

某一天威廉斯打了長途電話給我,問起一些昔日我的陳年往事。

「*你還記得羅倫的學生?」威廉斯問道。

「*記得,怎麼了?」我沒跟他講過和 Albert 的事。

「*他……在這邊幹了些不得了的事情。」威廉斯說。

距離我碰見 Albert 已過了一年的光陰,威廉斯告訴我,當時羅倫提供證據瓦解了自己的組織,卻仍有數名成員僥倖避過了法律追究,Albert 返回倫敦後改變了身分,然後加入了一個由那幾名成員建立的公司。

大半年後,該公司的數名高層因涉嫌賄賂公職人員、欺詐和黑金輸送被捕,事情更牽連到英國的國會議員及政府官員,造成社會轟動,而威廉斯的線人透露,所有證據都是由 Albert 秘密提供。

「*他留下一句話,『只有虛偽和背叛,才是世間不變的道理』。」

我聞言心內一陣戚然。

也許他本質與我並沒甚麼不同,但 Albert 身處的環境愈發使他對這些想法深信不疑,世事黑暗一面完全改變了一個人的心態。

「*那他的人呢?」我問道。

「*他在倫敦樹敵太多,已待不下去了,據說他已來到香港,我手頭上有一些關於他背景的資料,你有空便調查看看,或者自己也多加留心吧。」威廉斯說。

他把資料電郵了給我。

掛掉電話後,我陷進沉思之中。

窗外的街道依舊繁忙,但在常人察覺不到的暗處,社會正悄悄醞釀著巨浪。

電腦屏幕上出現了一張家庭照片,相中的男孩正是童年時的 Albert,他笑得天真燦爛,父母皆長得雍容爾雅,然後我望向他家族的背景資料……

況氏家族,曾經是 1950、60 年代香港四大家族之一。

掌握全港地產、零售、金融、船務等產業。

奈何生意失敗導致家道衰落。

而家族生意失利的原因,竟是由背叛而起……

 

(待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