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天帥

楊天帥

心地善良是十分重要的。https://www.fb.com/yeungtinshui/

2019/8/22 - 15:59

回應 Ben Sir﹕廣東話未必要上堂學 落抗爭現場一轉就知

歐陽偉豪 (youtube片段截圖)

歐陽偉豪 (youtube片段截圖)

最近全香港關注的都是反送中,《立場》藝文版亦幾乎 all in 寫反送中,當然社會巨輪仍在轉,香港議題不只有反送中。

最近有單嘢炒得幾熱,就是中文課程改革。

In case 你唔知發生咩事(唔知很正常),

廣告

簡單講就係,早在 6 月 28 號政府已推出一份諮詢文件,檢討中小學課程,

當中最大爭議就係,

建議中文科取消聆聽及/或說話卷,

以減輕學生課業負擔,騰出更多時間。


唔知你同唔同意?


話說《香港 01》訪問了三條友,他們都唔是好同意。

正正就係呢個系列的報道,令話題炒起。

炒得起,因為佢將話題上升到政治高度﹕

即係廣東話文化。

受訪者之一嘅 Ben Sir 話,由於聆聽同說話,係整個考試唯一使用廣東話嘅試卷,cut 咗嘅話「則學生整個讀書生涯,都可以沒有廣東話。」

咁阿 Ben Sir 呢,就好激動。拒仲話﹕

「廣東話係我哋文化嘅一部分,係香港人以至社會組成嘅一部分,係我哋嘅根。如果我哋唔藉着教育制度將廣東話滲進下一代嘅身體內,已經再冇其他方法可以滲了。」


先說明立場,當然我好支持廣東話,我已經寫緊廣東話,唔使質疑我呢一點。

但我仍想溫柔地剷一剷 Ben Sir 嘅。

有兩點意見想講。


第一點係 Factual 嘢﹕其實聆聽同說話考卷,都可以用普通話考。

所以,就算保持聆聽、說話兩卷,

誓死拒講廣東話的人、100% 實行普教中的學校,

都可以令學生整個讀書生涯無廣東話。


第二點,我想弱弱提問 Ben Sir,

將廣東話滲入下一代,

除透過教育制度,

真係已經再無其他方法???


呃,首先 Ben Sir 你自己有個專頁,好多廣東話相關的 Post。

這當然唔屬於「教育制度」一部份。

咁難道你是完全無法將廣東話滲入下一代?

你睇今日學生,佢哋講嘅廣東話、用嘅字,係邊度嚟呢?

我估無學校教學生甚麼是「黑警」,

但今時今日邊個後生唔知咩叫「黑警」呢?

好多後生仔,中文堂說話練習未必足夠,

但點解佢哋在抗爭現場上演說、呼籲,對鏡頭說話,

卻有紋有路有理有節又順口?


面對現實吧,這個年代,正規教育對學生影響,已經無以前咁強。

已經唔需要舉更多例子,

說明「唔教廣東話就會死」是錯了吧。


這,其實,就是廣東話的強大,

它生猛至極,呼吸著時代的空氣,

會好似比卡超咁進化。

這樣的語言,不一定需要在課堂學,

事實上單靠間唔中一次的說話練習也學不來。


咁點先可以學好廣東話?

昨日恰好有篇報道,講到澳洲大學嘅中國學生點解英文學唔好,

唔係因為,學校無教。

而係因為佢哋無將自己融入英語生活圈﹗

學好廣東話,其實好簡單,

放鬆啲,

多接觸香港,多與人傾偈,

多聆聽,多發言,多接觸身邊事物,便是。

睇 Ben Sir 教學片都係一個方法嚟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