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國安法下 用創意避險是抗爭還是妥協?

2020/7/5 — 13:20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是咁的,國安法實施後,人人自危。中共同志林鄭月娥說「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唔講得,書展大量書商撤書,圖書館又抽走黃之鋒、陳雲等著作,就連《願榮光歸香港》都話唔唱得。好啦,呢舖香港真係變咗大陸。而譚耀宗話國安法不涉及剝削言論自由。 =)

香港人的創意過去一年已世界知名。區區國安法又點會難到我哋。才幾日,已有各種不同創作避開國安法審查。「光時五缺」幾何版、《願榮光》數字版、將「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寫成「光香復港時革代命」,之類。

阿叔覺得,好事吖﹗卻意外發現,對這些創作,原來有兩派說法。兩幫人就在我的 FACEBOOK 打交。

廣告

第一套講法﹕幾好呀,香港人創意不死。點禁都禁唔到。
第二套講法﹕搞咁多嘢,即係順從惡法。我哋唔應該避,應該反抗﹗

你點睇呢?阿叔咁睇。

廣告

先講第二個講法。其實這套講法,可以分為兩個論點。

第一點﹕這些創意產物對抗爭有反效果,因為它們會令人覺得,有國安法都可以繼續表達意見;
第二點﹕這些創意產物對抗爭有反效果,因為大家會玩得好開心,而唔記得咗,其實惡法在前。

阿叔認為,上述兩點其實都說不通,原因如下﹕

第一點﹕唱數字歌正正就是提醒香港人,我們無法表達意見。點可能唱唱吓會令人覺得「可以表達意見」呢?第二,假若數字歌真係唱到日日和你 SING,你覺得黑警會任你唱?我不知道今後香港人還要打怎樣的「擦邊球」,但最少現在,我仍然看到這些作品針對極權的力量。

第二點﹕玩得開心會令人忘記抗爭,其實是舊論調。死咗的理論家 Adorno 就成日寫文(如 The schema of mass culture),話流行文化毒害人,其中一個原因是流行文化搞到人笑。佢認為,笑會笑走怨氣,笑會令人舒服,舒服就忘記抗爭。類似論調也出現在雨傘,當時有人在佔領區唱歌,宣揚「快樂抗爭」,被批評「打仗呀,有乜咁開心?」

先講 Adorno。佢的講法其實是針對一個情況,就是「流行文化已經流行到一個點,大家會忘記社會不公義」。香港現在絕對不是這個情況。誰忘記了國安法呢?如果有日香港人唔再出來抗爭,只會在卡拉 OK 唱 5201314,我絕對會企出來鬧人。但現在不是這回事。

而講到雨傘,我以為,這個問題,手足已經解決了。不是說好了嗎?兄弟爬山,各自努力。有人用創意抗爭,有人用肉身抗爭,各有各做。沒有那些甘願用自己的性命和青春去抵抗暴政的義士,抗爭走不到今日。但沒有那些繪畫、文宣、歌曲、連儂牆,我們也是哪裡都去不了。事實上,阿叔已經看到外媒報道香港人如何用創意抵抗惡法。每一條報道對香港都很重要。我們打緊國際線。

阿叔是鐘意這些作品的。阿叔認為,這些作品,最少有兩個效果﹕

第一﹕傳達一個訊息,就是「香港人的反抗意志怎樣也禁不絕」。你禁《願榮光》,我就《520》;可能有一日港共連《520》都會禁(禁一首旋律﹗非常荒謬),但我可以寫包單,到時香港人肯定又會有新的方法,玩返政府轉頭。抗爭精神禁不絕,這已經可以說是一個 FACT。

第二﹕加強香港人連結在一起的心。因為,我們都會知道,「光時五缺」幾何版、《5201314》,本來其實是不會有人明的,然而香港人一睇就明。這是因為,我們共同擁有某種可貴的經驗。這些作品於是便提醒我們,我們就是以這些經驗連結在一起的共同體。惡法在前,我們需要這些連結。我們要再一次提醒自己,我們是香港人。

其實阿叔是知道的。國安法來襲,大量手足一個接一個判刑,令到各位兄弟好燥動。當有人在監獄受罪,有人流亡,當僅有的言論自由都被消滅,好嬲。好撚嬲。好想救佢哋但乜都做唔到。而這個時候,竟然看到有人因為 5201314 而畀笑笑、畀心心,嬲唔嬲?更嬲了。其實我也嬲。

可是冷靜下來,我知道手足無做錯。我的嬲,並不是針對手足的。而是針對極權。可能也有一點是針對自己的無力感。情緒是很容易轉移的,這就是為甚麼心情不好的時候看甚麼都不順眼。但我們都知道,世界並沒有變得特別不順眼,只是我們的眼睛被怒火蒙閉。

我們要超越這種蒙閉。

而這也是抗爭的一部份。唯有戰勝自己的情緒,才能夠戰勝中共。

我們一起經歷,我們一起受苦,我們一起成長,然後我們一起勝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