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果你愛電影,請你留到最後

2020/8/13 — 9:22

作者 Instagram 圖片

作者 Instagram 圖片

【文:V.K】

電影 credit 這個東西,我一直很想說。開始之先,我要重申一下,並沒有責怪的意思,只是想聊一聊。

不知道大家對於這個畫面有沒有感到熟悉,基本上在每次看電影的時候,結尾總是會出現類似這樣的 Ending Credit,就是把參與這部電影的工作人員,包括演員、編劇、導演組、拍攝組、美術組、後期製作(特效、音樂、調色等),甚至是負責器材運送、茶水阿姐,都會在這個 Ending Credit 裡出現。一部電影的製作,還沒有計算前期的準備工作(找製作人員、找場地、反覆修改劇本……),短則三個月,長則幾年,我們在電影院裡很舒服的看一部 90 分鐘的電影,背後所花的時間不知道是多少個「90 分鐘」。說到這裡,我很坦白的跟大家說,credit 之重要不只是一個名銜,更是一個表揚為這部藝術品獻出無數時間、心血的工作人員的方式。

廣告

「可是他們有領薪水的,我入場看了不就是支持他們了嗎?」這就是另外要說的一個問題,其實許多在電影圈打滾的人都是被壓榨的,薪水比普通文員還要低,可是工時卻比許多人長。特別是剛畢業的小薯,都會被 intern 這些不應該存在世上的東西被打壓。而且許多公司不管賺多少錢,也輪不到下面最辛苦工作的人員受惠。對他們來講,片尾出現自己的名字就當是對自己的肯定,安慰自己一番。

有時候,在電影出現 credit 的時候,看到八,九成的觀眾趕著離場,確是挺傷感的。也有時候電影院為了盡快清場,馬上就派人來清潔也會令我覺得不忿。以前上課的時候老師說:「Credit 是電影的一部分,不把 credit 看完的不要稱自己為愛電影之人。」

廣告

「可是長長的 credit 很悶啊。」以最近介紹的《蘇州河》和《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為例,蘇州河的工作人員許多都是外國人的名字,一個中國的獨立電影製作人幹麼跟那麼多外國人合作呢?之後你再查看一下這部電影的資料便會發現,咦,原來婁燁導演是特意繞過中國的審查制度,直接把作品寄到海外的電影展裡,所以這是一部「禁片」呢。我們再來說牯嶺街,看到 credit 的時候發現許多日本人的名字,後來做了資料就知道原來當初楊德昌導演因為龐大的資金問題差點要中止拍攝,是因為找到了日本公司充資,這部作品才可以誕生。所以呢,其實電影裡的 credit 真的可以很有趣,也可以讓你了解更多電影背後的故事。

最後,我要介紹一部沒有 credit 的電影,是伊朗導演 Jafar Panahi 的《伊朗的士笑看人生》 。早在 2010 年,導演被伊朗政府控告「危害國家安全」的罪名,二十年間禁止拍攝任何電影。可是反叛的他卻在偷偷的拍了這一部(仍舊是諷刺政府的)電影,更派人偷偷地送到海外(聽說還試過把 USB 藏在蛋糕裡面送出去)。為了在極權政府底下保護所有參與的工作人員,這部電影沒有放 credit,連後來在柏林影展獲獎也要派姪女去領獎。

不知道甚麼時候,香港電影也會淪落至此。

可能在不久的將來,我們也再不能到電影院看想看的東西,也不能看到那長長的 credit 了。

 

作者自我簡介:說電影的普通人

作者 Instagra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