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人語

立場人語

2020/5/31 - 9:00

【專訪】疫情下的百老匯院線 全院不滿座、戴口罩入場看戲的日子

一場致命瘟疫,席捲全城,2020 年並不好過。數個月後,恐慌大致平復,本地確診個案大幅減少,讓人感覺疫情似乎已近「尾水」,延期、擱置、突然停擺的一切,重新運作。於三月底遭政府勒令停業防疫的全港戲院,閉門 42 天,終於局部重開。踏入五月,本已蕭條冷清的市面,人流漸多,然而,「限聚令」持續,市民大部分都未敢脫下口罩。本地戲院雖然捱過一劫,但春夏之交,展望未來,作為電影業的最前線,仍然步步為營。

停業期間

廣告

武漢肺炎爆發初時,任何風吹草動都足以在坊間造成染疫恐慌,有海外回港人士於自我隔離期間違規入場看戲,及後確診,頓時風聲鶴唳,戲院一度被視為群族散播的「攬炒」高危區。不過,百老匯院線總經理 Grace(張綺嫦)坦言,只是外界對戲院的想法。「你問戲院是否高危地方,我自己就覺得當然不是。」

原因諷刺,但又很直接。Grace 形容,疫情開始不久,早在頒令停業之前,其實整體院線的入座率已經跌近八成,院廳之內談不上人群「聚集」:「每一場戲最多只有十數人,大家還要坐得非常疏落,而且戴了口罩,看戲時亦很少說話,我們反而覺得戲院安全過超級市場。超級市場有那麼多人排隊付錢,他們都沒隔開。」然而,政府三月底即令部分行業關門自肅。戲院、酒吧、卡啦 OK 和遊戲機中心首當其衝,超級市場倒是照關。對此安排,她說得委婉:「萬一本地出現社區爆發,影響都很嚴重,政府小心行事,都可以理解。既然他們有此規定,要求業界給予支持,我們都配合去做。」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百老匯院線在香港擁有 13 間戲院,遍佈各區,當中包括位於油麻地、專門放映 Art Films 的電影中心。疫情之下,本身「蝕住做」而且一直依賴少數影迷捧場的電影中心,情況更不樂觀。電影中心總監 Clarence(徐匡慈)表示,即使是經常看戲的影迷,同樣礙於疫情對戲院卻步,電影中心於停業前的入座率同樣大跌。但 Clarence 提到:「雖然說有酒吧和卡啦 OK 後來出現了群組爆發,但其實戲院從來都沒有。我們一直都說戲院相對上不算高危。」

Clarence 續指,戲院方面知道坊間疑慮,觀眾人人自危,不敢入場,其實百老匯院線早在 1 月底肺炎疫情開始,已有相應措施,比政府做得更快、更果斷。「2 月初我們就開始隔行售票,一個月後,經過檢討再進一步擴大。」Grace 接著補充,坊間未出現 1.5 米的距離限制,院廳反而行先一步:「在 3 月中我們已率先作出『鑽石型』的座位安排,即是兩個人一組,前後左右都隔開,空間較大。」

事實上,面對今次疫情,無論是政府的做法還是普羅大眾的防疫意識,都跟 17 年前的 SARS 有很大分別。Grace 憶述:「爆發 SARS 的時候,戲院不需要停業,政府交由我們自行處理。只是需要定時清潔消毒,當時每場都還有少數觀眾。」Clarence 亦指出:「跟 SARS 疫情另一個不同之處,是當年還未流行社交媒體,觀眾想知道戲院的場次,需要親自去戲院,或打電話查詢。現在他們會透過社交媒體直接查問,某程度上都增加了戲院方面和觀眾的溝通。對於如何在社交媒體年代營運戲院,知道觀眾的需要,疫情都讓我們多了一些經驗。」

百老匯院線總經理 張綺嫦、百老匯電影中心總監 徐匡慈

百老匯院線總經理 張綺嫦、百老匯電影中心總監 徐匡慈

但無論如何,停業一個多月,戲院零收入,損失嚴重,對經營情況都有沉重打擊。Grace 指出,除了票房進帳真空,各院線還有售賣飲食的收入,如今戲院重開,仍有許多限制尚未放寬,包括人數限制、禁止飲食等。「目前最多只能坐半個院廳,對我們絕對是有影響的。」又提到存倉食物陸續過期報銷,亦變相加重成本。問及有否因疫情影響而裁員,Grace 承認,戲院方面是減少了 Part Time 員工:「情況就跟其他零售業一樣,不過這次疫情,我們算是幸運,不需要裁員。Full Time 同事全部都在,短期內仍然會以目前人手維持戲院運作。」

因應疫情拖累和停業安排,政府表明將對各大企業提供補助,雖然規模不及海洋公園的 54 億救亡計劃,但估計對業界大概都有一定幫助。不過,Grace 聞言苦笑,政府補貼只如冰山一角:「當然點都好過無啦,不過,政府說資助每一個銀幕 10 萬,上限 300 萬,以我們院線有 80 多個銀幕為例,其實未必幫補到多少。」

重開之後

戲院得以重開,但顯然尚未重見天日,全球電影業受疫情重創,未來一段時間,排片及映期都相信有不少調動。市道不景,諸如 007 和 Marvel 系列等年度商業大片都已延期,大型片商抱持觀望態度。至於香港各大院線,復業之後,目前全院最多半滿,票房收入有限,負責充撐這段低迷期的主要都是一些驚慄、輕鬆喜劇小片以及日本動畫電影,而且有部分是一兩年前買下的存倉片。

Grace 表示,院線旗下一些位於住宅區如葵芳、鑽石山和觀塘的戲院,「餓」了一個多月的主流觀眾,雖然全程戴著口罩,但還是傾向官能刺激的電影,「他們比較想看像是《女鬼橋》和《喋血戰士》這類作品。」低成本類型片,儼然成為香港戲院重開的主力,而接續上映的還有《靈養院大瘋殺》、《野種》、《屍孩 2》和 Keanu Reeves 主演的動作舊片《冰血殺機》。當然,院線旗下的電影中心以及定位較高的戲院,Ken Loach 執導的社會批判作品《對不起,錯過你》和 Joaquin Phoenix 主演的《酒過漫畫人生》等文藝片,仍有一定觀眾入場。Clarence 補充指:「像《對不起,錯過你》或泰國電影《無痛斷捨離》,其實正式上映不到幾天,戲院就宣布停業,封了 6 周。這些作品我們都會重新再上映。」

目前雖有院廳人數限制,但 Grace 形容:「以剛重開的首周來看,觀眾其實都踴躍。」餘下大半年,Clarence 說仍有一些具號召力的新片,或者能如期面世:「例如暑假檔期,目前維持於 7 月 17 日上映的荷里活大片,還有 Christopher Nolan 的《天能》,尚未撤檔和延期。當然,電影仍然在觀望中,始終都視乎發行商的最終決定。」

重頭戲所餘無幾,存倉小片亦撐不了太久,為留住觀眾,發行商及院線都想盡辦法。除了陸續減價和推出套票優惠,重映經典舊片亦明顯成為了趨勢。譬如剛在香港電影金像獎橫掃八獎的《少年的你》,而下個月預定上映的還有 Chistopher Nolan 的「蝙蝠俠三部曲」。另有院線以懷舊港產片作主打,百老匯院線旗下的圓方 Premiere Element,則以舊戲新(高清)版吸引觀眾重新入場,即將上映的包括《末日先鋒:戰甲飛車》和《聲光伴我飛》的 4K 巨幕版。「其實大友克洋的《阿基拉》本身都會重映,亦是其中一部頗受影迷期待的作品。但都因為疫情影響需要擱置。」Clarence 續指,除了因為舊片重新推出高清制式:「經典電影的復修和重映,本身都一直受歡迎。」他形容,重映舊片是其中一個令觀眾增長影史認知的途徑,亦正是電影中心推動電影文化的初衷。

事實上,電影中心早在幾年前開始已有舊片重映的計劃,Clarence 說:「平均一年會重映幾部舊片,例如去年做過 70 年代的《曼哈頓》,較新近一點的有李滄東的《薄荷糖》。而今年因為傳記電影《星夢女神茱地嘉蘭》上映,都做過茱地嘉蘭的《綠野仙蹤》,計起來已有 7、80 年歷史。」他續指:「近期本應都有一些特別放映活動,但因為疫情需要延期。要等疫情過後,待觀眾完全安心,才會計劃重新舉行。」

展望前景,Grace 則相信,無論新戲還是舊片,看戲始終是香港人其中一個最重要的群體活動,入場意欲將會隨著疫情的減緩而有所增加。「現階段最重要是令人覺得,我們有足夠的防疫措施,入場看戲是安全的。但都要視乎政府下一步安排。」她又提到:「如今在商場、街上都明顯多了市民,若本地再無確診個案,政府可以放寬『限聚令』的話,我們可以做回飲食,不用限制人數。我們有信心觀眾是會回來的。」

在戲院裡懷舊

成立至今已 24 年的電影中心,過去一直不以商業大片為主打,專做小眾另類的電影,早被譽為文青觀影勝地。但 Clarence 提到,開業 24 年,上一代的文青都已經中年,今日的電影中心,其實更想兼顧不同年齡層及背景的觀眾。「我們固然想維持這種電影文化氛圍,同時亦想打破『文青天地』的界限。」事實上,近年由於經營不易,電影中心漸已作出一些改變。「初年我們確實只會播一些相對文藝的電影。但後來 4 個院廳都有其中一個會轉做商業大片,當然,一些小眾、獨立電影,是其他院線沒有,只有電影中心會播。」

另一方面,為著擴大觀眾群,「其實藝術電影今日都不是那麼遙不可及。」Clarence 提到,電影中心近年亦會做社區放映,譬如今年的本地紀錄片《戲棚》,甚至會跟大學合作,想走入校園。另一方面,像 Ken Loach 的《對不起,錯過你》,故事本身就關注快遞員的草根生活悲歌,電影中心特意邀請了從事快遞行業的觀眾入場,分享自己的工作經歷。「他們有些從來都不是電影中心的典型觀眾,但你邀請了他們來自第一套戲,你怎知道他們不會來看第二套呢?這亦是我們的嘗試。雖然這些電影讓人覺得比較高深、另類,藝術性很重,但我們從來不低估觀眾。」

事實上,網絡時代,現今觀眾對 Art Films 的認識和興趣都大了。電影中心可謂見證著電影文化和觀眾喜好的改變。Clarence 說:「經營上仍然很不容易,但都愈來愈多觀眾會支持小眾、獨立電影。」如今,電影中心之外的百老匯院線,偶然都會播放一些本身只在電影中心上映的小眾作品,讓藝術電影從油麻地的「文青主場」走到其他大小社區。如 Grace 所指,有時反應意外熱烈:「以前百老匯院線是真的只播主流電影,唯獨電影中心才播 Art Films,但這五、六年都開始有些改變。」

話說百老匯院線自 2013 年已全面數碼化,除了電影中心,菲林制式的舊片一直無處播放。不過,去年百老匯院線接手圓方的 Premiere Element 之後,其中一個院廳就特意保留了舊式菲林放映機,以便進行舊片放映活動。疫情過後,舊片翻新、經典重溫,或許將為戲院文化帶來一個新的改變契機。

未來艱難,適時懷舊,對香港影迷來說可能尤其迷人。走進戲院,關了燈,就像城市中的綠洲。

圖:百老匯戲院官方網頁

圖:百老匯戲院官方網頁

徐匡慈(百老匯電影中心總監)、張綺嫦(百老匯院線總經理)

徐匡慈(百老匯電影中心總監)、張綺嫦(百老匯院線總經理)

文/紅眼
攝/Oi 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