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年輕人以命相抵守護香港未來, 你忍心去指責他們嗎?

2019/8/15 — 14:07

【文:顏純鈎】

有人在我的文章後指責我,說你說那麼多道理,為什麼不勸年輕人放棄暴力,讓事件平息下來?

實際上,這個問題一直是我長時間糾結的問題。但我問自己,我有權利指責年輕人用他們認為合適的手段去作他們的抗爭嗎?

廣告

我認為我沒有這個權利。我不在前線,沒有像年輕人那樣,身受政府暴力的傷害,我對香港惡劣處境的感受,也沒有像年輕人那麼強烈,我勸他們更斯文一點,以便讓警察更容易制伏他們,我這是站著說話不腰疼。

大家還記得連儂墻那個背著手挨拳的年輕人嗎?當時他身邊還有幾個同伴,如果他們出手,一定能將那個變態暴徒制伏起來,送警法辦,但他們都堅持「和理非」。他們的精神自然是很可貴的,但法律規定人們不能傷害他人,法律並沒有規定人們不能自衛。

廣告

舉例說,如果在暗角有人搶劫或強姦,難道你也應該背起手來,乖乖就範嗎?

政府是否因為他是政府,就有權違法?警察是否因為他是警察,就有權傷害平民?當然不是這樣。政府和警察,因為他們手上有公權力,他們有合法的武器,他們應該比平民更守法,更仁慈,更講道理,更約束自己。

當你面對一個不守法不講理又不文明的政府時,你要求年輕人要守法講理和文明,我覺得這種話我講不出來。在政府和年輕人之間,我不應該指責年輕人,我應該指責政府。因為我們納稅人付錢給政府官員,付錢給警察,不是讓他們來暴打我們,是讓他們來保護我們的,這不是很簡單的情理嗎?

大家都親眼目睹,年輕人並非一開始就衝動激烈,他們一直都很文明地參加遊行示威,一百萬人﹑兩百萬人都秩序井然,但林鄭政府和警察在香港人612第一次和平示威時,就使用催淚彈﹑布袋彈和橡膠子彈,當其時,年輕人極之文明,但政府已經先下毒手了!其後,政府不斷越過守法的底線,他們煽動縱容黑社會暴打平民,近距離對示威者開槍,他們更不必要地對已經被制伏的示威者使用殘酷的暴力(記得那個被打斷門牙的年輕人嗎),一個正常的人這種事是做不出來的。我們希望年輕人在政府的暴力面前一個個都背起手來,任由政府施暴,把他們都逮捕了,控以重罪,而違法施暴的政府,又施施然蹂躪我們嗎?

為什麼眾多市民對年輕人的激烈抗爭方式,並沒有像以往那樣產生反感呢?顯然,人人都被政府激怒了,所謂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民不畏死,奈何以死畏之,連我們這些永遠「和理非」的人都坐不住了,都對著視頻臭罵警察,見到林鄭那副面孔就想對她吐口水,恨不得去到抗爭最前線,以我們的血肉之軀去保護年輕人,那麼,我們希望年輕人怎麼做?

我們都希望香港的局面盡快平息下來,讓我們賴以安身立命的這塊寶地,恢復她的尊嚴和活力,但事實是,政府不斷升級他們的鎮壓手段,年輕人心頭的怒火不斷被政府挑動起來,那我們怎麼辦呢?年輕人怎麼辦呢?我們應該和政府合力,把年輕人趕回家去,然後讓政府慢慢來收拾他們?

解鈴還須繫鈴人,林鄭政府至今連「撤回」二字都不肯講,她並沒有選擇「和理非」,她選擇的是納稅人授予她的暴力(說「撤回」這兩個字,比暴打年輕人更難嗎)。所以我想對這位留言的香港人說,同樣的話應該去對林鄭講,對警察講,對那些恨不得政府用更強烈的暴力來傷害年輕人的糊塗香港人講。

要知道,年輕人為之以命相抵的香港的未來,是大家都有份的,年輕人在為你和你的家人你的後代作拚死抗爭啊,你忍心去指責他們嗎?

原文刊於作者Facebook

(本文無題,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