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書院精神到學術自由:為何超齡的紅衛兵要舉槍入侵中文大學?

2019/11/13 — 19:42

2019年11月中,黑警舉槍攻打香港各大學,其中針對中文大學戰火最為猛烈。

「警察國家」(Police state)的邪惡本質再度血淋淋地呈現於世人眼中,獨裁、專制的政權借助「超齡的紅衛兵」,無視大學殿堂之神聖,企圖以槍械鎮壓、謀殺香港未來的社會棟樑,令人髮指。

11月三罷抗爭,各區遍地開花,沒料到警方這次會轉守為攻,以香港各間大學為目標,侵佔本應獨立、自由的知識殿堂。香港人沒意料到,像學院這種象牙塔,竟然會引來比「強烈譴責」更直接的實際行動,很多網路的聲音都在好奇:為什麼黑警會攻打大學?

廣告

有些人指出香港中文大學碧秋樓是香港國際互聯網交換中心(Hong Kong Internet eXchange)的總部,黑警攻打中大之意在於斷網、監控言論,諸如此類的Fake News,立法會資訊科技界議員莫乃光已作澄清。大抵是港人求解心切,而又確是不知原因,這種謠言才會廣為散播。

「超齡的紅衛兵」入侵大學,除了最表層警謊「不讓任何地方成為罪犯避風塘」,象徵意義、長遠影響遠大於目下即見的實際效果。

廣告

Image source:堅離地城:沈旭暉國際生活台 Simon’s Glos World

Image source:堅離地城:沈旭暉國際生活台 Simon’s Glos World

從不象牙塔,私學抗官學

中國古代自孔子起,打破了貴族教育的限制,平民也可以藉由教育,提升眼界,甚至和官學對抗。自此,有官學即有私學。先秦諸子,百家爭鳴,是中國思想最為精彩、尚未定於一尊的階段,他們其實都是私學。後世學者為了方便教授,成立書院、精舍,以待四方求知者,能在一個地方安心學習。

書院講述私學,有藏書、修書、刻書、聚書等功能,這些藏書版本大多都和官學、官家機構收藏的不同,即使是同一本《論語》、《孟子》,所採用的注解析義也各有家數,背後潛藏了思想「無大台」的對抗。

這種私學的書院精神,自由、開放的朝代會容許他們的存在,讓書院成為促進文明發展的助力;專制政權會認為這是不可接受的挑釁,視異見異端為眼中釘,誓要把牛鬼蛇神全部掃除。

像明代有四次政府動用公權力毀壞書院,萬曆七年下詔毀掉全國書院約六十四處,皆因難忍書院精神。若士人擁有明辨是非之能,豈不是能看破暴政邪惡?

明末東林書院,是其時四大書院之一,知名的「風聲雨聲讀書聲,聲聲入耳;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正是出自東林書院。書院中人議論時政,積極參與社會事務,影響巨大。

當權太監魏忠賢看不過眼,成立閹黨,羅織罪名,天下書院莫不受害。東林書院首當其衝,全部拆毀,夷為瓦礫,埋沒了一代知識分子。

中共不容異見,黑警誓殺暴徒

如此觀書院精神,中共專制建國以來,不斷對外輸出所謂的孔子書院,骨子裡還是官學,終究是偽書院罷了。

但那一脈書院精神,卻沒從此消逝,在香港中文大學的新亞書院承傳下來。1949年中共建國,教育家張其昀南渡香港,創立新亞學院,一批當代大儒雲集,錢穆、唐君毅、徐復觀、牟宗三、饒宗頤等,粒粒巨星,學問各有創見,影響至今依然長存,絕非其時官學可比,宗師私學延續了書院精神,彌足珍貴。

許多知識分子沒有南下香港,留在大陸,文化大革命的浪潮捲來,或成為黑五類、「走資派」,或定性反動學術權威,非人化變作「牛鬼蛇神」,自然也得不到人類應有的對待。學術沒有自由,一切都是唯物論,都是階級鬥爭,都是官家一言堂,書院精神自此在中國斷絕。

香港中文大學上接書院精神,多年來不乏社會參與、關心時政。在是次「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社會運動,成立基金會、罷課集會,更有「香港暴徒中文大學」暴大之稱,並以為若然對抗惡法暴政者為暴徒,則暴徒之名實為光榮。

如今暴政當道,眼見政治問題不能依舊用經濟方法解決,隨即轉而以武力方法解決,即:解決不了問題,唯有解決提出問題的人。有什麼目標比得上攻佔「香港暴徒中文大學」更具象徵意義?

摧毀學術自由,殺害香港未來

1988年,國際學者訂立《學術自由和高等教育機構自主宣言》(《利馬宣言》),闡明了學術自由與院校自主的重要。第15條更指出大學有責任監察社會,並應致力維護自主,抵抗政治干預:「高等教育機構應對他們社會所發生的政治迫害及侵犯人權的情況提出批判」。大學關心社會,為不公不義的惡法、濫暴發聲,本是監察公權力的重要堡壘。

如今香港諸間大學的學術自由、大學自治 — — 看看那些消失影蹤的校長 — — 早在港共治下相當「中國化」,但那些只能算是「無形」的政治操控。港共政權攻打中文大學,是以實際可見的武力對全世界宣示,香港諸間大學再無自由、自治和自主可言,只要牠們看不順眼,隨時可以用槍枝打倒筆桿,以野蠻征服文明,使一切重回洪荒遠古,再無生機。

試問,誰還會願意(包括中國尖子)來一間,只要黑警心血來潮,即能「Made in china有毒Tear gas放題」的大學?多年來的學術自由,在港共手中正式毀於一旦。

1966年起,1976年止的文化大革命,1989年6月4日天安門事件,以至2019年11月入侵香港諸間大學,一代又一代的知識分子遭受殺害,全部出自同一中共魔手。

年輕且沒有知識、盲從的紅衛兵,鞭打老邁的飽學之士;同樣欠缺知識、盲從而超齡的紅衛兵,不再針對長者,舉起長槍對著一代有為的香港青年,狂轟濫炸。

8964之後,中國窮得只剩下錢,物慾利益、經濟發展為民眾的核心價值,導致生靈塗炭、滿目瘡痍,人禍遠大於天災,四川大地震捐款全落於貪官之手,「小悅悅」、愛滋針等悲劇層出不窮。

中共政治魔掌,以流血事件塑造最易於管制、操縱的人心,以槍械武力威嚇最有道德、勇氣的社會棟樑,個個只追求蠅頭小利,人人不再談求公義理想,才是入侵大學最為深遠、可怕的後續。

香港人,絕不屈服,站起來反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