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死也不會離開香港 — 在梅艷芳誕辰重溫她對香港說的話

2019/10/10 — 17:48

梅艷芳

梅艷芳

早前,一個名為「梅艷芳Anita Mui」的facebook fan Page分享梅艷芳在2002年演唱會上的一番話,至今已有超過10000個讚,超過10000次分享,60多萬次觀看,800多個留言。究竟,她說了什麼?

「今天嘅香港,大家都覺得好低迷、很迷失,其實,無論做藝人或者其他行業,都會遇到低迷嘅時候,香港好需要大家再有信心同希望。以下呢首歌唔係我嘅,但我好有衝想唱,因為最近財政司司長提到呢首歌,話這首歌可以鼓勵大家:哎呀跌低咗,大家再嚟過。只要有信心,我相信香港好快會度過呢段時間,我哋都曾經面對好多困難,但一樣都過咗。識唱嘅,我哋一齊唱,希望我哋一齊共同度過呢個艱難時刻。」

廣告

然後,她唱起:「人生總有歡喜,難免亦常有淚;我哋大家在獅子山下相遇上,總算是歡笑多於唏噓。」不用說,這首是《獅子山下》,那是2002年四月,香港正經歷回歸後的種種政治經濟問題。影片下的留言者都表示對她懷念,感謝她愛護香港,並寫下對香港的祝福。香港人每每在面對困境時特別懷念這位「香港的女兒」。在她56歲忌辰的今天,讓我們重溫她對香港說的一些話:

「呢首歌叫《四海一心》,係我第二次喺香港公開唱。第一次唱,係去年嘅六四之段,果時係每個人最激動嘅時候,我唱得好感動、好激動,但今日,好多人個心已經淡咗,甚至會諗『移民』兩個字,但我自己咁睇:香港以前係我家,依家係,永遠都係。香港既然係我嘅家,佢幾時需要我,我幾時都會行出嚟,盡我每一分能力。」在1990年夏天一個紅館show中,她講出她對香港的感情。

廣告

又過了將近一年,她再談移民問題。「我是死也不會離開香港了。」「這邊廂口口聲聲說愛國,那邊廂卻悄悄溜到外國去,那算什麼?也許有人笑我傻,罵我無聊,但我已決定誓不罷休,九七就九七。」[i]她本來準備移民加拿大,並在當地買了屋,但她後來毅然決定放棄移民計畫。

她去世前半年,香港經歷沙士及廿三條立法等事件,再加上張國榮去世,對她打擊很大,而她亦已身患頑疾,但她仍以香港演藝人協會會長身份發起「茁壯行動」,舉辦全港數十歌手參與的「1:99音樂會」,為受沙士影響的家庭籌款。

她對《明周》說:「哥哥走時,我已一直跌watt,十分憔悴,但當沙士爆發,情況那麼嚴重,哥哥click醒左我個腦。我在佛壇跟哥哥說,請他賜給我力量,我不想浪費時間,希望替香港人做些事。在籌備『1:99』期間,我每天早午晚三餐都是一份三文治加一杯茶,食無定時,早已心力交瘁的我,又要跟《明報》開會,跟進善款問題。」「我把我的人、我的心、我的靈魂都交了出來為大家做事。」[ii]

梅艷芳

梅艷芳

同年11月,即是她去世前一個月,她得到「《明報周刊》致敬大獎」,得獎原因是她發起「茁壯行動」及舉辦「1:99音樂會」,為沙士受害家庭籌得二千多萬,被形容為「親力親為,心力交瘁」、「只求付出,不問收穫」。她一生獲獎無數,但她生前得到的最後一個獎項,不是金曲獎不是影后獎,而是加許她的社會參與。

也因此,她留下的,也不只是歌及電影,還有她堅守公義的身影,以及她愛香港的那份熱心。在她的誕辰,讓我們記得那個她——那個沒有濃妝,沒有前衛造型,但有顆令人肅然起敬的心的她。

 

[i] <郭富城情深款款 梅艷芳痴痴迷迷>,《明報周刊》,1172期,1991年4月28日,頁166。

[ii] <梅艷芳哭訴:是否想迫死我>,《明報周刊》,1816期,2003年8月30日,頁52至54。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