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是枝裕和《真實芳言》:我們最終也得學著接受自己對父母的失望

2020/4/9 — 12:07

The Truth 劇照

The Truth 劇照

凱撒琳丹尼芙(Catherine Deneuve)、茱麗葉畢諾許(Juliette Binoche)加上伊森霍克(Ethan Hawke),如此華麗的演員陣容,我們都很好奇是枝裕和第一部法語片會交出何種成績單。觀賞完後沉澱幾天,身為影迷的我想來還是相當喜歡《真實》(《真實芳言》La vérité, The Truth),換了一種文化背景,做為一個日常家庭故事,其實某些方面不那麼是枝裕和,某些方面又是那麼是枝裕和,雖然巴黎的陽光在相同鏡頭下不如日本來的撫慰人心,暖色調溫柔色澤仍舊灑落某處屋簷,觸碰著尖銳而不完美的現實,從三代人複雜的情感流動,在過去的「記憶」與「真相」之間,熟悉的「相似」與「相斥」之間,輕輕巧巧捕捉到一種平衡的微妙和諧。

The Truth 劇照

The Truth 劇照

廣告

若《小偷家族》講的是自己選擇的父母與家庭,那《真實》就是自己無權選擇的父母與家庭,身為法國備受敬重的演員之女,為了慶祝母親回憶錄出版,因此攜家帶眷短暫時回到昔日成長之處,一家重聚的幸福畫面稍縱即逝,取而代之的是過去從未消除、而今持續積累的傷害與怨懟。某種層面而言這就是血緣,無意之中,女兒會活成媽媽的模樣,兒子會成為父親的形狀,在一次又一次的家庭衝突底下,難以改變現實的她學會了妥協,學會了得過且過,以更寬容的方式看待有存在之必要的「虛假」與「表象」。

「不能相信記憶,就算是表演也是,因為記憶總是來來去去。」

廣告

以真實為名,緊扣故事核心,延續《下一站,天國》對「記憶」的探討,人的記憶是可靠的嗎?我們的記憶不會背離事實嗎?這是相當耐人尋味的主題,日前讀姜峯楠的《呼吸》,其中一篇〈真實的真相、感覺的真相〉正以記憶真相的兩面為題,設想一天人類的記憶可以全部數位化,可以解決無數紛爭,但無法允許自己適度遺忘的同時,又會對自我認知、人與人之間的脆弱關係造成多少無法想像的影響?記憶是這樣的,人的一生由無數故事組成,人的記憶並非行車紀錄器那些冷冰冰的畫面與時刻累積出來,而是我們從生命中挑選的某些時刻編織成並說給自己聽的故事,所以就算共同經歷一件事,我們的情感真相、切入角度也會讓這件往事有各種版本。畢竟完美的記憶不會成為故事,善意與謊言中也存在萬千種真相,而身為女兒的妳,願不願意聽聽母親的版本呢?

去年《痛苦與榮耀》深深令我動容的一點,在於我們最終都要學著接受父母的失望,在《真實》中,教人理解到另一件事,我們最終也得學著接受自己對父母的失望,不同於腦海勾勒的理想家庭狀態,沒有緊密的天倫之樂,沒有交心的親子關係,但時間無法倒流,人生無法從頭來過,我們仍舊束手無策。自己和他人的連結存在於想像裡,電影與生活某種層面來說皆是虛構,然而每個贗品都有其真實的一面,那就是情感,因此演員會將人生傷痛用在演戲上,得以在面具之外,在謊言之外,透過這份各自解讀的真實,讓人們得以於現實的不完美中為彼此創造些許救贖。

茱麗葉畢諾許的一抹微笑,彷彿說著,至少我們可以這樣告訴自己。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