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殭屍》新舊交融的反轉精神

2020/4/9 — 14:27

電影《殭屍》劇照

電影《殭屍》劇照

「冤鬼有魂無殼,殭屍有殼無魂,若兩者合一,將會成為可怕的妖靈怪物。」

因此,麥浚龍借了 80 年代的屍魂,超渡了 90 年代的日式詭異,沁入 21 世紀的科幻軀殼,成就了這部類型獨特卻好看的《殭屍》。

或許有人看完後會失落,哀嘆打著傳統殭屍片旗幟,卻讓「恐怖不失輕鬆」的標誌調性蒸發,最終殭屍與鬼傻傻不分,桃木劍與銅鈴無用武之地,整部片顛覆得「何來致敬精神」?

廣告

其實,正是這份「新中有舊、舊中反新」的反轉精神,才是《殭屍》精彩之處。

眾所周知香港早已回不去 80 年代的意氣輝煌,無論從政治到經濟格局,就算用「落魄困頓」,也很難形容那份心境反差的窘境;所以麥浚龍巧妙地運用了從前香港成功的標記(殭屍),重新打亂現代人的生活軌道,看起來似乎是雪上加霜,實際上卻處處透露絕處逢生的訊息。

廣告

從場景與人物設定基礎,即 80 年代沒落武打明星妻離子散,被逼入住舊式屋村並尋求短路的行徑來看,除了對應錢小豪自身現實情況,讓觀眾投入感增強外,也暗喻香港人的成功格局隨時代演進而縮小,並陷入「時不予我」而想要用生命來拼取最後自尊的光榮(看看香港常年的街頭示威活動,就知道尋求自我認同價值的意願越來越濃)。

順著這個基調,不難看見裡頭延續許多同樣的嘲諷與告慰。從抓殭屍英雄變街市小販,專門克退殭屍的糯米變成炒飯原料;從無殭屍可抓到冒險煉屍,從人鬼殊途到可同桌同吃,許多劇情對照以前的殭屍片結構,與其說本末倒置,倒不如說呈現時代變化的嶄新視角。

電影《殭屍》劇照

電影《殭屍》劇照

影片風格趨向麥浚龍玩音樂偏好的暗黑風格,無論是斑駁單色的牆壁,狹長枯燥的走廊,到陰氣沉沉的攤販街角,全都如一潭死水。裡頭最有生命力的鏡頭與色彩,反而都保留給靈界鬼魅及暴力血腥。

「人不如鬼,血拼突圍」或許就是麥浚龍對香港人的暗示。既然活在一個每況愈下的環境,倒不如用敗壞的生命衝撞,從高處墜落谷底後,或許才能掙到柳暗花明的新境界。

麥浚龍用製作音樂嚴謹敏銳的精神,讓鏡頭、構圖、色彩到配樂處理銳意出色,彌補了剪接與敘事上仍處理不夠精準的不足。這部電影看得出他懷抱的野心,部份實驗性極強而影響情緒鋪陳不夠完盡,但慶幸獲得日本恐怖大師清水崇監製加持,讓整部片詭異離奇中不失陰森,瑕不掩瑜。

值得嘉許的是,除了驚悚場面經營得當,人性描繪部份更是一絕。劇中所有人都因「執著」,各自承受不同程度的痛處悲傷,麥浚龍卻能不徐不疾地用鏡頭節奏推進劇情,把人心鬼魅的迷離說得生動。

在演員方面,雖然打著一眾 80 年代殭屍片舊班底的看頭,但搶戲焦點仍在兩位女人身上。

電影《殭屍》劇照

電影《殭屍》劇照

鮑起靜因愛執著而逐漸迷失自己,所有情緒轉折都掌握得非常精準。裡頭有兩段長鏡頭演出(圍繞丈夫說話與站在浴室前戲碼)更是一絕,表情稍過火或欠缺都足以毀掉好不容易建立的恐怖氛圍,但她內斂淡定的演出對照角色的偏執,構成一種壓迫的張力。

惠英紅戲份不多,但每每出場都把神經質演得搶眼;男星方面,陳友收起幽默流氣,改用沉著出擊,讓人眼前一亮。反倒是男主角錢小豪演出層次感欠奉,在多位演技派包圍下,只能靠久別銀幕的新鮮感取勝。

向 30 年前的經典致敬,卻又能融入這個時代科幻精神,呈現了魂軀兼併的調和狀態(就像鬼入殭屍的暗喻手法),我衷心期望,這不會是殭屍片十年磨劍的唯一精粹。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