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母親的舌頭》:為原住民音樂新註釋所作的示範之作

2020/8/3 — 9:50

出身於金峰鄉正興嘉蘭部落(台灣排灣族),阿爆03年與Brandy組以組合「阿爆&Brandy」出道,並於04年在金曲獎上擊敗了Energy, S.H.E.等對手,獲得了「最佳重唱組合」獎。阿爆原本被大家認為會星途大好,可惜可能是「金曲魔咒」作祟,她的經紀公司於她們得獎後不久便突然結束營業,阿爆亦曾經歷了一段時間不短的低潮期,直到2012年才接到原住民族電視台(原民臺)的主持邀約,2016年才推出首張個人創作專輯《vavayan . 女人》。

《vavayan . 女人》有成功的企劃,找來荒井壯一郎(荒井十一)擔任製作人,突出了敲擊的部分、融合了R&B等多元化的音樂元素,調子輕鬆又不失嫵媚之感,能夠吸引到一眾以往可能對部落歌謠並不感興趣的男同志,去留意原住民音樂。阿爆(阿仍仍)應該知道自己的定位,她去年的專輯《kinakaian 母親的舌頭》,揚起了電音之風帆、載上了更多本來就喜歡此類型曲風的男同志,繼續起航。這專輯依然有一些古謠的取樣、依然立足於部落的生活、原民文化,並從歌者自己最熟悉的語言、語調出發,走向現代、推陳出新。

廣告

《kinakaian 母親的舌頭》首先是擁有著原住民那般的單純之「天性」,它沒有深奧的內涵或哲思,也沒有出現陳詞濫調的談情說愛。它帶給我們的,是可以融入進去的生活之感,像你到原住民純樸的家庭拜訪時,所獲得的體驗,且有時顯得有趣、好玩(像《還錢》)。聽聽《跳一波》、《嚇一跳》,它們或融合了原住民部落的野性節拍,或加入了異國(印度)風情的編曲,帶著歡娛與熱鬧繽紛的色彩,令人有拋開煩惱去跳舞的衝動。專輯《kinakaian 母親的舌頭》猶如一部影像先行卻不是將重點落在故事情節的電影,它吸引你的,是當中音樂所營造的氛圍,而不一定是所唱到的內容。

但儘管如此,《kinakaian 母親的舌頭》仍是有精彩、值得你去留意的歌詞部分。像阿爆媽媽參與創作的《1-10》,巧妙地以順數的數字,串聯起整段歌詞;而阿爆亦大膽選擇了饒舌的形式,令之更加顯得活潑(歌中出現了原住民饒舌、電子化的編曲與古調,且古調是由一名年輕人所唱,使到「現代」、「潮流」、「傳承」、及「傳統」相互地混合於一起)。另外,上面提到的《還錢》,寫出了很有意思的部落雜貨店之賒賬、還錢制度,用詞生動、自然、不拘泥(「我還是要先買檳榔跟保力達吧 / 也是要買那個小金剛喝了變成大金剛吧」), 聽完能讓人會心微笑一下。專輯由疑惑的《找路》開始,經過一首首帶著自信的作品鋪墊,到《加油吧》在較為沉重的氛圍中漸漸邁開腳步、抬頭挺胸,然後是Gospel的《Thank you》,登向高峰,再跟著是同名歌《母親的舌頭》的「歸來」……整張專輯內容有著明確的主線:從出發、找路,到「回去」,像是由1至10,又返回到1的位置。

廣告

阿爆(阿仍仍)的上張專輯內的《kanu 你在哪裡了!?》,以熱血之編曲(當中的電結他、敲擊樂相當出彩),來包裝一個叫自己老公回家吃飯的簡單故事(中後段亢奮的編排傳達了女主角愈來愈急躁或憤怒之感),讓我印象深刻;而於新專輯裏頭,也有音樂形式cool爆,可內容其實相當生活化、相當「家常便飯」、或頗為之單純的作品。

《嚇一跳》就是這樣的一首,它講述有朋友來到阿爆家裏吃飯,他的胃卻因為阿爆的阿嬤所煮的東西太好吃,而被「嚇一跳」!此首曲風時尚,如可登上T台的服飾,且「搞怪」又貼題地被混進了驚嚇、或反胃的怪聲音(留意歌中尾段)。而主題曲《母親的舌頭》,那在夜店也可能會受到歡迎的音樂內,卻有著阿爆特意低沉、或模仿母親叮嚀般的vocal, 所唱到的對原住民語言、聲音、信念等進行的讚頌,既新潮又古老,或帶上某種神聖、神秘之感。專輯的一個重點是有關母語,這於有李英宏加入的《無奈》中,得到了延伸——這不僅說的是原住民的母語,也包括了台灣人的母語(台語);而《無奈》的urban風格,猶如霓虹都市之夜的背景,兩位唱著自己母語、且相互押韻(tjakudain/「恁毋答應」)的聲音(阿爆和李英宏都各自做著新潮的「母語音樂」),卻與這都市夜色如此地協調,甚至在大概2分27秒處出現的排灣族古謠,也顯得並不違和,讓人精神為之一振!

專輯《kinakaian 母親的舌頭》,就像一盒包裝新穎、走西式路線,但裏頭裝的仍是傳統雙黃白蓮蓉的月餅。它嘗試將古謠的血液注入到現代感十足的音樂內,且有時於主題曲《母親的舌頭》等歌曲之中,這些原本是出現於不同時空的「韻律」,卻猶如兩姊妹、或阿爆跟Brandy那般地成為天作之合,並碰撞出閃亮的火花。但所謂針沒有兩頭尖、甘蔗沒有兩頭甜,專輯有時下重手的電子化編曲,在某程度上可以說是畫蛇添足,跟原住民音樂所帶著的純粹性,形成了難以化解的矛盾,需要適當地去進行取捨。而於一些歌曲,例如開首的《找路》內,可聽到編曲、製作人,還是未能很好地把握到某種平衡,加入了過多的想法、過多的電子聲效(或可能要表達原住民出發時所經的崎嶇山路或遇到的重重山水阻礙),導致對一首本應要有所留白(連歌詞部分也是採取留白之「策略」)的作品,造成了一定的破壞。

然而,《kinakaian 母親的舌頭》仍是有更多值得人稱讚的地方,它可觸發或鼓勵一些原住民,對唱著自己語言的音樂進行大膽的革新嘗試,也令到我們能更欣賞到部落古謠、或原住民的語言之美。《kinakaian 母親的舌頭》裏的阿爆,不忘自己的根,但亦無太多負累地向前找路(專輯竟沒有用到於上張《vavayan . 女人》中起到重要支撐作用的真鼓樂器)。且新專輯將「古老」與現代的音樂元素,再無「門戶偏見」地結合於一起,也為新註釋可改為:既能走向國際、又能夠走向年輕群體的原住民歌曲,作出了可服眾人的示範。

首選:母親的舌頭
評分:8.3/1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