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何與 Greta Thunberg 割席?

2019/12/12 — 16:53

圖片素材來源:Greta Thunberg facebook圖片

圖片素材來源:Greta Thunberg facebook圖片

Greta Thunberg 被美國《時代》 周刊選為 2019 年度風雲人物 (Person of the Year),身邊近七成人對此都抱著不屑態度,有人甚至問:「其實佢係邊位?佢做過乜?」然後就不停轉發她在火車上吃塑膠包裝食物,臉上露出笑容的照片以及她的太陽能遊艇,實際上是由四名乘飛機前往駕駛的船員操控的新聞。

然而,我相信絕大部分人畀「嬲嬲」和「慘慘」的原因,是因為香港抗爭者 — 也就是他們自己沒有當選。這真是非常幼稚的行為,跟從前小學上午班跟下午班在陸運會對駡沒兩樣。試想,如果香港人當選,我們當然會非常高興,而那邊廂,難道世界各地的環保人士又要指責抗爭者在抗爭過程中的曾經傷人,曾經毀壞?有人說 Greta 實際上沒「成功」做過什麼,well,其實香港抗爭者都沒「成功」過 — 說好了停止修訂《送中條例》,結果一列列火車把被補示威者直接送往中國,不知所蹤;全民出動投票踢走建制派,結果建制派被獲派更優厚的官職,手握更大的權力 … 當然,你會說可是我們努力過!我們付出過,哭過,拼過 — 難道 Greta Thunberg 沒有?一個十多歲年輕人背負成千上萬的謾駡、嘲笑,還有事與願違帶來的失望,為什麼我們不能將心比己,明白這種痛苦和無奈?雞蛋和高牆之間,難道我們要指責雞蛋,像藍絲那樣:「其實你都唔係雞蛋啦!你已經係高牆」?

人們不喜歡 Greta Thunberg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討厭環保 — 或者覺得環保沒那麼重要。環保跟女權一樣,就算多不喜歡,也不敢大大聲反對,於是他們會轉而用嘲弄的口吻去貶抑這一切。環境污染是一個真實,無可否認的問題,但他們覺得這並不急切,無需七情上面,無需「犧牲」一切方便 — 就像我們十年前面對政治問題所表現的態度。我們何時開始「不篤灰」、「不割席」的口號?從不明不白的死亡、性侵、虐待,我們感覺到事情的嚴重性,於是我們學會了接納同行者,共同解決問題。過去很多人不願參與政治活動,理由眾多,從不信任泛民到「做來都無用架啦」,多年的懶散,埋下了今天的惡果。今天,我們學會了「你不去找政治,政治也會找上你」,卻不能用同一種思維想像「你不去理環境污染、環境污染也會找上你」?民主是否比環保重要,我不敢下判斷。環保是一個非常複雜的議題,除了日常生活協調,還指涉多國、財團的利益鬥爭,它可能跟抗爭一樣,到頭來是一場空,但如果我們認為「環保X」「麻X煩」、「多舊魚」、「阻人搵食」,那跟藍營指責示威者堵路也沒分別。

廣告

2019 年是全球抗爭年,我們要求世界關注的同時,我們又有否關注世界?香港、智利、伊朗、黎巴嫩、伊拉克、加泰羅尼亞、玻利維亞、厄瓜多爾和哥倫比亞,數以萬計憤怒的人湧上街頭。10 月 20 日,參與抗議活動被捕的 36 歲智利藝術家 Daniela Carrasco 的屍體被掛在公園籬笆上,多家智利媒體報稱她是被強姦並折磨致死;同是 10 月,伊拉克詩人 Safaa Al-Saray 在反政府抗議活動中被催淚瓦斯罐擊中頭部,不治而亡;11 月,哥倫比亞中學生 Dilan Cruz 被防暴警察的子彈擊中頭部不治;11 月 12 日,黎巴嫩官員 Alaa Abou Fakhr 在軍隊驅散示威路障周圍的人時被實彈射中身亡 … 如果我們不關心別人國家的事,也拜託別妄想人家會惦念我們的事。

最後,送佛送到西,我嘗試用我的個人經驗解釋 Greta Thunberg 的醜聞。一、她堅持使用太陽能遊艇,但隨行船員卻乘搭飛機以駕駛遊艇,我會說,用太陽能遊艇是她的選擇;使用飛機,是她聘請的船員的選擇 — 正如我從來沒辦法說服身邊人自攜食水一樣。二、作為一個「環保X」(Yes, I am !),我會回收家裡大部分塑膠,把它們分為1、2、3、4、5、6、7號膠拿去「不是垃圾站」,我會用塑膠包裝食物嗎?經常發生。我會不會因為自己拿著一個膠袋而選擇愁眉苦臉,不會,因為人生已經夠慘了,能夠快樂時我會享受那一刻。

廣告

說到底,我不是 Greta Thunberg,可能她真的做錯了,我不知道。我只會說:Greta Thunberg 不完美,但可接受!如果你話我「環保X」,我也只會回你一句:「How dare you!」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