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雲

朝雲

左膠

2020/8/15 - 17:47

照片勝過千言萬語,乃因詩人千錘百鍊 — 林健恆攝影集《都市病》贈序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作者 Facebook 圖片

陳石遺先生是清末民初舊學根柢深厚的詩人,在《談藝錄》對嚴復先生的評語尚算公允:

「(嚴)幾道學無師承,少壯時文字尚多俗筆。厥後研究子部,且得力於外國名家文法,盡變其往時滑易之病。所譯書之佳者,首推《原富》。」

然而「江湖」口耳相傳的版本,陳先生就不太客氣了。好事的錢鍾書先生記述:

廣告

「石遺謂嚴復乃留洋海軍學生,用夏變夷,半路出家,未宜苛論,放他一馬。」

好多人誤會在下是文字工作者,唯有不憚煩難解釋自己是攝影師。本業成為陪襯,時或略感傷心。然而捫心自問,為何誤解者眾?乃因自己深陷危機,自知攝影斷難有成,無力應對時代挑戰,轉而經營文字甚於攝影。

令在下深陷危機者,包括林健恆君。無數攝影師投身傘運,冀以作品回饋運動,在下亦忝在其中。爾後高下立判,難望林君等人項背,遂半路出家,冀另闢新路。

問題在於不自量力。無論攝影抑或行文,揚帆始知大海之深,過盡千帆,幡然有恨。螢火之光難與時局抗禮;有限之身難以渡海度人。即以嚴復卓爾之高,尚且貽誚,河況區區?終於兩頭不到岸,在海浮沉。

技術發展令拍攝愈益簡易,時人輕視攝影,一如香港蔑視詩人,恐怕也是不才出家的遠因。琳琅廣告俗流所及,PS 過的模特、大光圈高色溫,雖然漂亮,也誠如古人批判臺閣體沒有氣韻,雖工亦匠。

從逸事可知,文人相輕,概莫能外,不易破執。但綆短汲深方知窘困,沒有付出緣何指望有好作品,各有前因莫羨人。

欣賞林君作品,恍似回望前塵。憶起少時為了拍照,蹲在一處不下半日。好照片之所以能勝千言,乃因攝影師反覆磨練,孜孜耕耘,得失寸心。

在下曾懷抱理想,一如馬格南(Magnum)的閃耀群星,冀用照片觸動人的良知;洗滌人的靈魂。最終知難而退,蹉跎半生,不堪回首。

尚希賢達放過出家人一馬,體諒他們的苦衷。更祈望時人重視每張佳作的付出,重拾對攝影師的尊重。

荷蒙林君不嫌鄙陋,問序於余,欣然奉筆,以弁其端。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