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由《亂世佳人》到《綠簿旅友》 黑白分歧・主僕情深

2020/7/9 — 9:48

《綠簿旅友 (Green Book) 》劇照

《綠簿旅友 (Green Book) 》劇照

1939 年荷里活經典鉅片《亂世佳人 (Gone with the Wind) 》被譽為美國而至全球最「偉大」電影之一,還曾經長期高踞全球最賣座影片之首。雖然後來不斷有新片刷新票房紀錄,但按通脹調整金額,此片至今仍然是世界賣座冠軍。

不過,《亂世佳人》涉及的黑白種族問題,爭議越來越大,被批評為美國南北戰爭「翻案」:同情落敗的南部奴隸主,不滿得勝的北軍,甚至形容不少黑奴甘於做白種主人的忠僕。隨着「政治正確」日益盛行,此片更被狠批。近來由於美國黑人 George Floyd 被白種警員跪頸致死,引起反種族歧視怒潮,《亂世佳人》又當災,被HBO Max串流平台下架。

但與此同時,《亂世佳人》亦旺起來,尤其在疫症使各地戲院關門,人們紛紛在家看片之際,據報此片成為亞馬遜 Amazon 影視銷售榜首。 HBO Max 也聲稱只是暫時下架,稍後會再上架,配上爭議問題的討論,而保存該片原貌。事實上,無論喜歡不喜歡,是褒是貶,都不應刪改歷史,或只許符合今日主流觀念的東西存在。

廣告

《亂世佳人》改編 1936 年出版的 Margaret Mitchell 暢銷小說,描述南北戰爭前後,南部農業區富家千金 Scarlett O’Hara 的傳奇故事,慧雲李、奇勒基寶、李斯利侯活、夏蕙蘭等主演。女主角的亂世戀情是主體,她與黑人奴婢的關係也重要,特別是一老一少兩黑婢,主僕情深,更在南方戰敗富家落難後共赴患難。

記憶中,老黑婢像管家/奶媽,很愛護女主角,少黑婢則雞仔聲兼騰雞,經常慌失失大驚小怪,反而要女主角照顧。片中對其他黑奴的描寫我記不清,最有印象就是女主角與這兩個黑婢的親切關係。

廣告

世界各地的舊社會,都有主人階級與奴僕階級,同一種族也有尊卑之分,亦會由主變奴,由奴變主。傳統倫理推崇忠臣忠僕,讚揚善待臣僕的好君王好主人。實際上當然常有壞君王壞主人,以及奸臣奸僕,不平等社會往往導致階級矛盾嚴重惡劣,遲早會爆發。另一方面,主僕情深相依為命的事例也歷來都有,不能一味抹殺。

以香港電影為例,《伴我同行》就取材盲女程文輝與老女傭和姐的真人真事,還有許鞍華導演的《桃姐》。近年陳小娟編導《淪落人》拍攝輪椅老伯與菲傭由冤家變為情如父女,同樣主僕情深。挑剔來說,這些影片也不符階級平等、種族平等(有才有貌的菲律賓女子要服侍香港屋邨廢老,做厭惡性工作,是否公平?),但現實世界無疑仍有主僕之分,在不公平中亦有相處良好的情況。

從《亂世佳人》,想起另一部與黑白種族有關的美國主僕電影, 1959 年女性言情名作《春風秋雨 (Imitation of Life) 》,當年紅星蓮娜端納 (Lana Turner) 飾演白種單親媽媽,偶遇黑人單親媽媽,結成主僕兼好友,各有女兒,共同生活,由黑媽管家照顧,讓白媽在演藝界發展成名。十多年後,兩女亭亭玉立,仙杜拉蒂 (Sandra Dee) 飾演白女,竟然愛上媽媽的英俊男友尊格溫 (John Gavin) 。蘇珊歌納 (Susan Kohner) 飾演黑女,由於膚色較白,冒充白人,與白青年杜唐納許 (Troy Donahue) 拍拖,當他發現她實為黑人就毆打抛棄她。

《春風秋雨》曲折感人,當年很叫座,老影迷當會記得,亦會知道仙杜拉蒂和杜唐納許隨後走紅了一段時期,像玉女金童。而且該片觸及美國二十世紀中期的種族恩怨,就是再無黑奴但黑白殊不平等的時代,真切微妙。其實這部彩色版《春風秋雨》是重拍,原著小說 1934 年已經拍成黑白名片,早過《亂世佳人》的小說和電影。

《亂世佳人》和《春風秋雨》都是老片,但值得重溫。到了二十一世紀新時代,不少黑人演員和導演在西方影壇揚威,比舊時平等了。妙在也有一些西片描寫不同種族的主僕關係,得獎叫座。例如 2011 年法國片《閃亮人生 (Intouchables) 》,拍攝白人癱瘓富商與粗壯黑僕結成歡喜冤家,頗受歡迎,後來被美國重拍。

墨西哥名導演阿方素夸倫 (Alfonso Cuaron) 的 2018 年作品《羅馬 (Roma) 》,主角是 1970 年代印第安土著女傭,勤苦可憐,成為墨西哥城羅馬區的白人富家忠僕,後來富家婚變,她仍義助落難的主婦,勇救她的孩子,於是平等相親起來。由Netflix世界串流發行的《羅馬》,獲得威尼斯影展金熊獎,以及奧斯卡最佳導演、最佳攝影和最佳外語片獎。

還有 2018 年美國片《綠簿旅友 (Green Book) 》,得到奧斯卡最佳影片獎,拍攝六十年代黑白主僕奇緣。這部溫情喜劇的特異之處,在於並非白主人和黑僕人,罕見地剛剛相反,今次主人是黑人鋼琴家,紐約勇武白人當上他的司機兼保鑣,載他往歧視黑人的美國南部巡迴演奏。

這三片雖然甚獲好評,然而也有異議,認為淡化了種族問題。《閃亮人生》和《羅馬》的有色人種都為白人效勞,《綠簿旅友》的黑人僱主也靠白人司機打救,不夠政治正確。今年疫症打擊全球影業,美國種族衝突又嚴重,今後與種族有關的題材怎樣處理呢?實在難以預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