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紙面心靈 令和 — 不可思議的字體之爭

2019/5/22 — 17:46

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高舉「令和」字版。圖片來源:聯合新聞網

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高舉「令和」字版。圖片來源:聯合新聞網

【文:Ruby】

2019 年 4 月 1 日 9 點 30 分起,日本內閣官員為了新天皇年號奔走了整個上午。

「英弘」、「久化」、「廣至」、「萬和」、「萬保」、「令和」,究竟哪個才好?面對這件三十年一次的大事,內閣決策過程無不戒慎恐懼。他們勞師動眾,召開專家座談會,並聽取參眾兩院正副議長的意見,終於由內閣會議做出最後決定。

廣告

閣員趕忙向明仁天皇(現為上皇)與太子德仁親王(現為天皇)報告後,官房長官菅義偉於 11 時 40 分步入總理大臣官邸,向世人公布新年號。他神情嚴肅地高舉字版,還在 180 度的象限裡不厭其煩地左右搖擺數次,就為了讓所有現場、螢幕前的觀眾好好盯著新天皇的年號-「令和」。

這堪稱三十年來全世界最認真看著兩個漢字的時刻了,關注度之高已非萬眾矚目可以形容,想當然耳,受命揮毫「令和」兩字之人必非泛泛之輩,他是日本內閣的專用書法家-茂住修身。

廣告

對筆法極佳、聲名卓著且經驗豐富的茂住來說,此次寫下「令和」二字,理當游刃有餘。然而令他想不到的是,「令和」竟在文字圈興起截然不同的迴響。就在書法界讚賞「令和」的書學成就之時,字體界的人卻留意到「令」字寫法與日常書寫習慣的重大差異。

「令和」寫得好嗎?從書法與字體切入的兩種視角

「令」字可對應歐陽詢《九成宮醴泉銘》,「和」字則承自柳公權《玄祕塔碑》。圖片來源:u39 的 twitter。

「令」字可對應歐陽詢《九成宮醴泉銘》,「和」字則承自柳公權《玄祕塔碑》。圖片來源:u39 的 twitter。

在書法愛好者眼中,「令和」二字師承明確。翻開《中國書法大字典》,可見茂住筆下的「令和」深具唐代楷書名家遺風,「令」字可對應歐陽詢的《九成宮醴泉銘》,「和」字則承自柳公權的《玄祕塔碑》。

書法愛好者眼中的「令和」,是經過精密計算的結晶。圖片來源:u39 的 twitter。

書法愛好者眼中的「令和」,是經過精密計算的結晶。圖片來源:u39 的 twitter。

此外,「令和」二字點畫搭配精良。不但筆畫左右兩側有強弱對比,空間搭配也很均勻,甚至在分配筆畫粗細時還考量了尺寸,讓「和」字的左半形成美麗的流線形。

「令」字末筆,究竟該做「一點」還是「一豎」?

「令」字末筆,究竟該做「一點」還是「一豎」?

然而字體愛好者眼中的「令和」,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他們留意到「令」字末筆的爭議性:「誒?一般不是寫成點嗎?怎麼變成豎了呢?」twitter 上的網友紛紛計較起「一點」還是「一豎」,隨著民眾質疑的聲音越來越大,「令」字寫法問題之爭也越演越烈。

以明體排列「令和」,可見「令」字末筆皆為一豎。圖片重新整理自:llsmrsll 的 twitter。

以明體排列「令和」,可見「令」字末筆皆為一豎。圖片重新整理自:llsmrsll 的 twitter。

有位網友先排列了十二個字體,發現所有「令」字末筆都做「一豎」,彷彿「一豎」才是正解。但他很快發現,上表排得其實都是明體,並沒有辦法代表所有字體…

以明、黑、楷等各種字體排列「令和」,可見「令」字寫法差異性高。圖片重新整理自:llsmrsll 的 twitter。

以明、黑、楷等各種字體排列「令和」,可見「令」字寫法差異性高。圖片重新整理自:llsmrsll 的 twitter。

他趕緊按照祖父江慎的要求重新做比較,從明體(明朝体或ミン)、黑體(ゴ)、楷體、教科書體、學參字體等字體中各選幾套字型。但這次的結果就令人困惑了,「一點」和「一豎」都有,難以判斷何者才是正確的。

查閱日本《常用漢字表》,可見「令」字寫法的多元性。手寫字體來源:常用漢字表、316914290196962823 的 twitter。

查閱日本《常用漢字表》,可見「令」字寫法的多元性。手寫字體來源:常用漢字表、316914290196962823 的 twitter。

這時敏銳的網友馬上搬出日本文部科學省所公布的現代日語漢字標準—《常用漢字表》,發現根本所有寫法都可以啊!希望大家教育小學生時不要再討論無意義的枝微末節了。

其他網友也認同這樣的論述,畢竟從使用習慣上來看,「一豎」多為正式文書使用,而「一點」則比較偏向手寫,其實無論哪個都行。

對於「令」字寫法之爭,書法史學家石川九楊認為毋須拘泥。圖片來源:Nagi 的部落格。

對於「令」字寫法之爭,書法史學家石川九楊認為毋須拘泥。圖片來源:Nagi 的部落格。

這種熱絡的討論氛圍,也引來電視台和新聞媒體爭相報導。NHK 特別採訪了日本知名書法史學家石川九揚,希望石川能下個結論。但只見石川悠然地說:「兩種『令』都可以,請各位務必如此教育。」

搞到最後,連日本文化廳都跳出來回應!官員聲明這個問題並無正解,由於寫法本來就會受到習慣影響,因此刻意爭論是完全沒有必要的。至此,這場鬧了整天的寫法之爭終於落幕了。

新年號「令和」與茂住修身

也許有些人會好奇,這位擔當大任、寫下「令和」二字的茂住修身究竟是什麼來歷?茂住修身現年 63 歲,以茂住菁邨之名享譽書壇。他在日本内閣擔任的辭令專門官,是專門替政府書寫辭令的職位。由於職務與書法密切相關,任職者通常不需要經過公務員考試,而是尋求留心翰墨、書藝極佳的人擔任。

像三十年前寫下「平成」的河東純一,在當時也是擔任辭令專門官。河東和茂住同樣畢業於大東文化大學,只不過都不是出自該校知名的書道學科,河東唸中國文學,茂住則唸經濟學。

左:1989年揮毫「平成」二字的專門辭令官-河東純一;右:2019年揮毫「令和」二字的專門辭令官-茂住修身。圖片來源:zakzak、大東文化大學新聞稿。

左:1989年揮毫「平成」二字的專門辭令官-河東純一;右:2019年揮毫「令和」二字的專門辭令官-茂住修身。圖片來源:zakzak、大東文化大學新聞稿。

但兩個人當然都對書法很有興趣。河東高中時就立志要當書法家,每晚都用將近一百張紙練習。茂住為求精進書藝,在學期間也頻繁地向書道學系請益。日文有個詞彙專門用來形容文詞頗佳,或者是善用毛筆之人,叫做「達筆」,而河東和茂住二人,都享有「達筆」的美譽。

「一億総活躍推進室」由茂住修身揮毫。圖片來源:首相官邸新聞稿。

「一億総活躍推進室」由茂住修身揮毫。圖片來源:首相官邸新聞稿。

 

事實上,茂住是 60 歲定年退休後,又續任辭令專門官的。這些年來他寫過很多認證官的官記辭令(即任官證書),也寫過不少其他作品,像是處理少子高齡化議題的「一億総活躍推進室」看板、授予男子花式溜冰選手羽生結弦的國民榮譽賞表彰狀,皆為茂住所揮毫的書跡。

羽生結弦表彰狀,由茂住修身所書。圖片來源:ばかりんごP 的 twitter。

羽生結弦表彰狀,由茂住修身所書。圖片來源:ばかりんごP 的 twitter。

對歷練豐富的茂住來說,「令和」引起如此大的爭議,想必是他始料未及的事情。但換個角度思考,不妨將這次事件視作「令和」送給文字圈的大禮—一條打通古今、貫穿書法與字體的渠道。

茂住來日揮毫之時,多少會「超古邁今」,不但留心名家法則,也注意日常書寫習慣。至於字體愛好者,未來在檢視文字寫法之餘,也會翻閱書法字典,並從中體會書家的筆墨意趣。

「令」字寫成「點」還是「豎」,有那麼重要嗎?

也許從外人眼中看來,寫法這種事情根本微不足道,無法理解日本人討論終日意義何在。但事實上,這正反映出日本國民對天皇的高度重視。只要打開日本《憲法》就知道了,它的開宗明義並不是在討論民主價值,第一章第一條便明定:「天皇是日本的象徵。」

於是,以一人作為一國象徵、萬世一系的天皇,他的年號是什麼?怎麼寫?當然是再重要不過的議題。更何況日本以天皇年號紀年,日常書寫時如果連年份都寫錯,內心感受到的羞愧也可想而知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