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給女朋友的回信

2019/5/6 — 12:33

這場戲,看得有點辛苦。女朋友要男朋友給她一封回信,還請了朋友來這個 party! Priscilla 和 Johnson 搞了這個 JUST. BIRTHDAY 的 project, 鼓勵大家在生日做一件善事,承諾一個 social action,我舉腳贊成。這個生日新劇本的 project 當然也可以包括要求一份非一般的生日禮物。且看 Priscilla 的示範:她請男友 Johnson 給她一封回信,作為今年的生日禮物。

Priscilla 三年前寫了一封公開情書,題為「愛情中,愛不是唯一的事情?」。從來沒有見過一條女夠膽公開「數」自己男朋友,特別是男朋友也是社運中知名人士。我索性邀請她在「辛苦女協作劇場」朗讀給百多位現場觀眾欣賞,希望引發一些討論。(圖片為當年的演出。)Johnson 好堅,沒有發老脾,繼續安坐觀眾席,大家都非常佩服。轉眼過了三年。他肯定沒想到還會有此下半場,在 The Mills 上演了一場雙腳戲。

廣告

自問從沒有膽量去要求一條仔給我一封回信,鬼啋我咩!Priscilla,的確是藝高人膽大,難得條仔又肯應機噃,好羡慕。

信上女朋友數算男友兩大罪狀:第一、男友的威權,她覺得男朋友用自己建基於政治參與、公共識見的文化資本來踩低她,否定她對公共議題的看法。第二、男友得到很多掌聲,令她很妒忌,而她的妒忌也是源自這些日子沒有做出成就,覺得很自卑、受到威脅。

廣告

男朋友在 party 上讀出的信,沒有正面回答這兩點,好大膽。他只是說自己在生活態度、情緒表達、家務技巧上,很多事情都被女朋友「同化」了,令他很害怕失去了自己。其實他這個回答也非常聰明,就像是說:「我 Johnson 被你 Priscilla 同化了,引證了你在我生命中的地位,你還需要這麼自卑嗎?」女朋友說很欣賞硬橋硬馬的熱血男子竟然可以說了多次「情緒」二字。不過,她當然唔收貨,她需要的也不只是這種掌聲。

Johnson 繼而道出自己在關係中的種種委屈。他認為女朋友很self-righteous ,常常把自己的感受放在他人之上。他也只好躲在角落哭泣。他把他和她同居生活的種種爭執赤祼祼的擺在大家面前。大家看到一條仔好勇敢的接受挑戰,他已經豁了出去,嘗過吐露內心痛苦的「快樂」,也不會怕朋友恥笑了。

現場的朋友也異常的 supportive。仔仔們都說自己絕對沒有勇氣跟女朋友這麼坦白的說出自己的感覺,因為知道一發不可收拾,後果也不是自己能夠負擔的。大家都在表揚小情侶多麼坦白,願意成為大家的一面鏡。

信裡描繪了很多暴力場面。這些暴力,「幸好」不是肢體暴力 或 sexual abuse,「只不過」是大家都非常熟悉的黑口黑面、語言暴力、掟下碗碟,以及形形色色的情感勒索。其實每對情侶之間都有自己的暴力,有比較 intense,有比較斯文。自己生活的困頓,雙方交往中的矛盾和衝突,都總要找個缺口。這些常見的交往模式其實又怎能算是「暴力」,只不過是凡人世界的日常。這些場景也令我想起我常常見到家人和路人教仔、鬧仔的場景。「我教仔,係用這種語氣,我教仔,係要咁大聲,關你屁事!」眾目睽睽之下,小朋友也慣了被責罵,父權哪可侵犯?

我們習慣了用某一種聲氣和親近的人說話,肆無忌憚,把這當成是親密的表現,直到有人哭了,還是一樣。家長很多時不會被仔女的眼淚嚇親:「你仲喊吖嗱,我數三聲你唔收聲,我就會XY 交义你。」情人的眼淚,又值幾多?條女哭了,男友會否就會 give in?條仔哭了,我又可以怎樣?我是否觸動了你的底線,還是我已經找到了你的死穴?該趁你病攞你命。

尊重別人,無論他/她的性別地位年齡,是否你條仔你條女,手法要 firm but kind,的確好難。「甚麼都可以說,態度可否溫和一點呢?」目睹這麼複雜的愛情故事,我只能說出這麼行貨的道理實在太失禮,還以為你有甚麼高見!不過,能夠說的,恐怕只有這麼低能的一點。我自己和惡的距離,又不是真的那麼遠,我被認為是寫書「中傷」自己的前度,又點計?

其實無論愛還是不愛,愛別人還是愛自己更多,當你不再那麼尊重對方,不再想那麼支持對方的選擇,對他的快樂和悲傷並不那麼在乎,但依然覺得自己在對方生命中很重要,不如分手 ..... 或者,結婚都好 —- 即使吵吵鬧鬧,始終同一屋簷下,可以終身學習,這不就是婚姻嗎?至少有個埋怨的對象。如果自己的自尊自己救,自己的難處自己當,實在太辛苦了。無仇不成父子,無冤/怨不成夫婦。分手當然好,給大家一條生路。結婚式的生活也不錯,可以一齊仆在街上,而不是一個人。

如果一切看為學習或者個人的修錬,就點都 ok 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