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練字品詞八: 晁元禮《綠頭鴨》──與「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相媲美的詠月名篇

2020/2/28 — 12:02

算是一篇近日練字的滿意之作。

算是一篇近日練字的滿意之作。

一說起詠月,大家不其然便會想起蘇軾的《水調歌頭》,晁元禮的《綠頭鴨》是繼其後另一中秋詠月的名篇。南宋文學家胡仔便在著作中談及:「中秋詞,自東坡《水調歌頭》一出,餘詞盡廢,然其後又豈無佳詞?如晁次膺《鴨頭綠》一詞殊清婉。」

淺嚐這首詞,有兩個片段讓我印象深刻。第一個是上片開首詞人對月亮及整個場景細緻的描繪:「晚雲收,淡天一片琉璃。爛銀盤、來從海底,皓色千里澄輝。」短短數句,帶出一種電影的鏡頭感。先是傍晚夜色漸轉深,浮雲消散。整個淡淨的夜空像一片青色的琉璃寶石。銀燦光彩的圓月從海底慢慢升起,耀滿天際,灑下清澈的銀白月光。「琉璃」及「澄輝」二詞用得巧妙用得美。

第二個是詞的收結「人強健,清樽素影,長願相隨」和蘇軾的名句「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有異曲同工之韻味。這兩組句的意念據一些論者所述,皆源自五代謝莊《月賦》的「隔千里兮共明月」,皆表述對遠方之人的無盡念掛及真誠的祝福,但因著二人於創作風格上的不同,出來的效果也大不相同,前者溫婉如玉,後者剛健有勁,各擅勝場,有如同一食材,落在不同大廚之手,色香味各異,然皆是上等佳餚,細味後實在有趣。

廣告

《綠頭鴨》 晁元禮

晚雲收,淡天一片琉璃。爛銀盤、來從海底,皓色千里澄輝。瑩無塵、素娥淡佇,靜可數、丹桂參差。玉露初零,金風未凜,一年無似此佳時。露坐久,疏螢時度,烏鵲正南飛。瑤台冷,欄乾憑暖,欲下遲遲。
念佳人、音塵別後,對此應解相思。最關情、漏聲正永,暗斷腸、花影偷移。料得來宵,清光未減,陰晴天氣又爭知。共凝戀、如今別後,還是隔年期。人強健,清尊素影,長願相隨。

掃描版。

掃描版。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