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續《阿飛正傳》

2019/11/2 — 9:50

《小丑》劇照

《小丑》劇照

還記得《阿飛正傳》最後那個神級長鏡,看梁朝偉滋油淡定挫磨指甲,檢數紙幣和執拾零錢放進口袋去,還多帶兩包香煙,在矮樓底再屈著身體對鏡梳理頭髮,悉心整理穿好三件頭西裝,準備出去 Days of being wild。看過電影的人都會記著這五分鐘,一直幻想梁朝偉會出去幹甚麼大事,還只是純粹前往跟張曼玉幽會而已。梁朝偉如何 wild 法?怎麼飛仔法?一直是個經典謎團,成了電影史上最讓人縈繞於心的一幕!只記得當年看到這個結局,久久沒有離不開座位。沒想到足足三十年,疑似《阿飛正傳》續集以《Joker》形式般出現,都是對鏡頭慢條斯理化著小丑面相,好像該歡笑的臉容卻隱藏離奇的傷痛和乖戾,偶爾會扭動詭異又懾人的肢體舞動,在社會操控人心製造叛亂。小丑的妖異不只在臉容,也在渾身毛孔和頻率散發。

災難的規模不是重點,所謂暴徒再燒幾個港鐵站,也及不上 Thanos 彈指間就把半個宇宙消滅。Marvel 拍的是銀河系,復仇者聯盟隨時隨地跟天外來客打到天崩地裂;Dc 近年一直以挖掘一個人的內心宇宙,小丑一人之神經失常也可以浩瀚恢宏。本來看電影會想離開現實,但看《Joker》卻讓你來到跟現實相約的殘酷狀態。Joker 最擅長煽惑人心,借助社會的不正常不公義讓人違反法理,但他對自己成魔的源頭理順得很清楚,他沒有把目睹他殺人的侏儒滅口。這一幕好膽戰心驚,除了他的手段兇殘狠毒,究竟他如何選擇殺戮或放生,幾時在電視螢幕公開屠宰幾時在大街大巷引爆核彈,是確立一號經典角色的重要線索。侏儒人其實沒對他特別友善,也許彼此間存在同病相憐的嘆喟,但他們更像一個過路人關係。即是我們平日行街買寶礦力時,看到黑衣青年在堵路放火,但他們沒有無緣無故對弱小無辜的民眾施襲。他們的槍頭對得好準,只對自己遺棄和傷害自己的人報復。小丑和黑衣人一直有好清晰敵我分明的體系。

作為《蝙蝠俠》的代表性邪惡人物,小丑沒有強大武力或特異功能,他只靠煽惑人心,之所以他能每每洞悉別人內心之破裂,只因為他自己的內心曾經徹底破裂,他長年累月在深淵打滾,他的癲狂就像練習功夫,本來天資已經優秀,更從小到大得到母親悉心栽培,他積累的神經黐線成就了百年功力。簡單來說,就是黐線領袖。本來在正常和諧人人安居樂業的社會,他的癲狂不容易發揮好大作用,就是在失去公義、自由、仁愛的社會,他的瘋狂才可招惹大量同道中人,才可透徹入侵人心脆弱,只半秒就捉準那個人那堆群眾的怯懦,把病毒大面積地擴散開去,叫世人背信棄義,把社會一切道德規範瓦解,讓本來的正常運作變得不再正常,原則上可以導致世界大戰宇宙末日。

廣告

想起那位陳同佳先生,他一個人的力量也不可小覷,在他走出牢獄的那天那個鏡頭,我已經不敢確定他的鞠躬道歉有多少成分發自內心,他自己一小個詭異心靈已經居心叵測,身旁還多了一個妖道。再沒法知道究竟他蓄意殺掉女朋友,還是存心策劃第三次世界大戰。 更吊詭是,那天看《Joker》那個攬炒結局,看到許多觀眾跟自己一樣,久久捨不得離開電影院座位。三十年前離不開是因為沒有弄個明白,今天我們卻已經洞悉一切,原來我們沒自己想像般懼怕,還竟然好像好倚戀那神經,好像好嚮往那撕裂!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