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二十二天沒有用過一片口罩的你

2020/2/17 — 14:57

如果發生在幾十年前,香港的村民一定會為閣下聖人般的作為建一座廟,就算沒有一座廟也至少有一塊英雄紀念碑,碑上將刻有閣下在武漢肺炎(應該會寫成:COVID-19)期間有二十二天不用一片口罩,犧牲自己的健康造福蒼生。後世分分鐘以為當時香港就只有那麼二十二片口罩。

你以為人人都有選擇權嗎?

我絕對不懷疑閣下對「局長」這個稱謂的理解,我懷疑的是閣下究竟有多理解「勞工」及「福利」這兩個詞彙背後的意思,懷疑閣下內心是如何定義他們的價值。對於閣下在網誌中言及自己二十二天沒有去人多的地方很多時都是「office alone」,那只意味著閣下擁有一般香港勞動階級少有的獨處權利,獨處的權利對運輸業、餐飲服務業以及零售業從業員而言尤為可貴,一般而言如果對他們說「明天可以office alone」便意味著解僱。此番言論除了令讀者知道閣下正在享受著特權階級帶來的便利外,我更感覺到你對勞工那一份廉價至極的「關注」。

廣告

你以為自己是孤島嗎?

我想問閣下:過去二十二天有沒有吃過一顆需要運輸業同仁為你而運的米?有沒有一餐早午晚飯是由餐飲服務業的廚師為你下廚?有沒有需要同事為你經由零售業店鋪購買任何物件?如果你享用過上述任何一種服務,就証明了你可以二十二天沒有用過一片口罩的背後,是因為有不計其數的人為社會默默耕耘。你能夠體會他們在過往一個月中,每天都需要連續戴八小時口罩的那種感受嗎?你能夠理解當公司對大眾宣布有口罩和消毒用品發售時,店內的零售業同仁為了生活下去,無可選擇地被迫受著被傳染的風險以及消費者以良態度對待的那份疲憊嗎?

廣告

你是在掌摑自己的同事嗎?

再換一個角度把事情釐得更清好了,假若正苦打從一開始把防範工作做好(你可能會說這與自己無關吧),堵絕源頭、有效地隔離病患以及封關等行動,香港人便不需要陷入不戴口罩無異自殺的恐懼當中,假若你的同僚有效地輸入口罩並為普羅大眾提供足夠的配給,就不用麻煩閣下如此勞苦功高地省下那二十二個珍貴的口罩;我實在佩服閣下以偉大行徑突顯同僚不濟掌摑正苦一巴。

你有遇見過任何一個外判廁所清潔工嗎?

網絡世界在三年前已經有說閣下「高智商卻沒有腦袋」,上年有撰文言及閣下「發表六十歲中年論,撩起香港人把火」,今日你的言論除了再次令人「把鬼火」大感離地外(雖然這個描述和你放在一起毫無違和感),更是對勞動者的傷害。

拜託,在疫情肆虐之前香港打工仔的權益早被《全球競爭力報告》評價僅得十分排在全球第一百一十六位,工時全球最長,假期日數排尾四,被喻為「炒家的天堂、平民百姓的樓奴地獄」正苦已經不見得有多能夠保障勞工權益。

今日香港疫情肆虐人人自危,就在專家証實武漢肺炎有糞口傳播風險的這段日子,你可知道有多少商場的外判廁所清潔工人需要困在洗手間中一整天,他們需要自備口罩,為了節省開支一個口罩會用上十日?你可知道他們因其外判清潔工人的身份,若果不幸染上任何疾病,所受的傷害將不會納入職業病賠償範疇之內?所謂勞工福利與他們的距離究竟有多L遠?

在網誌中你已經說得夠清楚,為了完成慳口罩大業多人的地方你不會去。因此社會中的那些勞動者你只是從字面上知道他們的存在,卻從來沒有把他們放在眼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