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因武漢肺炎被槍決和通緝的你

2020/2/15 — 20:16

就在大家看著屈臣氏袋袋公仔於互聯網上排第一百萬看看排不排到口罩的同一天,台灣台北市政府副發言人戴于文公開了三個香港人的名字,並表示台北市政府與這三名必須居家檢疫十四天的港人失去聯絡,簡單而言就是用最軟性的方式去通緝這家人。一小時內他們的真實名字就以鋪天蓋地的姿態出現在各大媒體和社交平台當中,而該報導在香港立場新聞平台中錄得超過六百個留言,台灣蘋果即時新聞平台錄得超過二百多個留言。

劇情發展下去,根據其中一位當事人呀諾的真實自白:一家人在看到報道後,立即主動到酒店附近的派出所「自首」,在中途遇到正在尋找他們的警員,他們即便向警方解釋事件純屬誤會及疏忽。台北市政府亦於稍後時間証實三人於傍晚於萬華區尋獲,事情以「進行集中安置,並會依失聯情節,從重裁罰。」落幕。

兩岸網絡留言的一些雷同

廣告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目光落在那一大埋網絡留言當中,兩岸呼聲最高的留言要數:要求政府公開三位當事人的近照,因為在同名同姓何止千萬面前,有圖才會有真相;第二種在兩岸都被大量提及的論點,是認為這三個人是中共的生化武器而且份屬「精挑細選的超級感染者」,其斷聯目的昭然若揭;而緊隨其後的留言,是呼籲台灣政府向北韓政府學習,認為「學學北韓把亂跑的人直接槍斃!這樣才不會再害人!」。

我們就聊聊槍決一個人

廣告

縱觀我們對武漢肺炎患者的形容大致為:「具極高度傳染性、若一人或一地受感染極容易造成大規模傳染、目前尚無藥可醫亦無法治癒」,病患在此情況下仍然四出散播病毒,我們把他們稱之為:「自私、喪失理智、不會分辨是非對錯、絕對需要驅逐出境」,這些特徵不正正就是喪屍電影中的活屍嗎?當我想到這個節眼上我問了自己一條問題:如果一個明知自己染有武漢肺炎的患者不但沒有自我隔離,還在城市中走來走去而被槍決,這個理由足夠構成一次合理的槍決嗎?

這不是一道IQ題,而是確有其事。根據北韓《東亞日報》報導,北韓在1月30日就已封鎖邊境,政府下令到過中國內地的人、與內地有接觸過的人,都一律必須接受無條件隔離。與此同時,一名正在接受隔離的官員被發現偷偷到公共澡堂洗澡,逮捕後北韓最高領導人金正恩根據軍事法對該官名員作出了即時槍斃的裁決。

我想就如友人所言,武漢肺炎正在乘搭著全球化的班機,令到全人類都知道自己沒法子在疫症面前獨善其身,這一種病毒的恐懼導致:「歐洲人希望隔離亞洲人,亞洲人想隔離粵港澳,香港人想隔離大陸人,大陸人想隔離武漢人。」活在這個氛圍下的你我都幾敢肯定,大部份人願意以保護自己所屬地區為名對患者作出去人性化的處理,從而拯救更多人,這已經不是對錯的問題,而是人心所向的實況。

「我無法莫視那些活在苦難中的人」曾經我這麼天真地對妳說。

是柒出國際也是逃出香港

對於這一件再次被香港人喻為「柒出國際」的事情,我覺得有一大賣點實在不可不書,就是當你明知道去台灣需要居家檢疫十四天,在此情況下你仍然會一家三口舉家上機,千里迢迢遠卦七百二八公里外的寶島,以大隱隱於西門町的姿態,購買「一大袋杯麵及面包」躲在酒店中「去旅遊」。這一個似乎不合情理的說法偏偏在今日香港變得如此可理解。

因為情況其實比活屍圍城更糟,我們根本無法辨識身邊的那個人、那一個門栓是不是「帶菌者」,我們自然希望化身成電影中那些坐上「挪亞方舟」的特權階級以保活命。因此,既然台灣容許入境,機票和酒店又都準備妥當,與其在香港每一天都提心吊膽地活倒不如安心安全地在台灣被居家檢疫14天,換句話說,他們這一次「是為了被檢疫而去旅行,而不是為了去旅行而被檢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