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本來有機會脫離口罩危機的你

2020/2/25 — 6:00

鄺士山博士(Dr. K. Kwong)

鄺士山博士(Dr. K. Kwong)

這一封信的開首我需要跟你說,這個口罩的背後埋藏著關於「自由」的價值,可能你會覺得我「吹到大晒」但仍然請您容我細述。

鄺士山博士(Dr. K. Kwong)研發出可更換濾芯從而重複使用的自製口罩 - HK Mask,對每一個香港人而言都是一份難得的喜訊和福氣,其原因至少有三:首先Dr. K. Kwong不會對口罩收取專利費用並已經於互聯網上公開DIY口罩紙樣,此舉令每一個世界公民都可以無條件受惠;第二,每個口罩濾芯的成本低至一至二港元減輕每一個人的經濟負擔;其三,這個產品的面世有機會令我們脫離恐懼和匱乏的生活繼而感受到免於恐懼的自由。然而就在HK Mask於互聯網為大家公開「DIY口罩紙樣」的同一天,所有HK Mask有關「DIY口罩紙樣」的FB發文以及Google Drive存檔均遭受大量不知名的投訴(Report)導致公眾無法順利獲得口罩紙樣及其製作、使用方法的流程介紹,而我會把這些不知名的「投訴」視為一群既得利益者的惡意攻擊,這一種攻擊的背後原因就是因為他們不欲香港人得到「白白的自由」。

當口罩代表收買人心

廣告

請你回想一下口罩在肺炎之前是一種「送俾你你都未必想要」的產物可說是毫不矜貴,後來當市場對於口罩的需求達到一個令人恐慌的程度後,你有沒有發現口罩慢慢與「良知」拉上了關係?例如當某些人和機構願意去分享這個物資,我們會被他們的良知所感動;然而當這個恐慌並沒有在時限內散去,「口罩代表著良心」的印象和價值觀則越來越深入香港人的民心,從而變質成為了一種收買人心的「貨幣」。

失民心者的好人大計

廣告

因此你不難發現這個正苦良心發熱在其300億抗疫防疫基金預算當中亦列出了「以15億助設20條口罩生產線,每條生產線月產50萬個口罩」這一個「救災」藍圖,你不難發現有政黨正在以生產「良心口罩」換取民心和選票,亦不難發現有一些人對於HK Mask的專利權虎視眈眈,因為他們都知道只要可以有效地解決防疫衛生這個迫切的人生基本需要,他們便順理成章地成為大眾眼中的「好人」。在這個節眼上問題來了:如果這一批「準好人」發現某某的產品會阻礙到他們的「好人大計」呢?你覺得他們仍然會以廣大市民的利益為重又或是以挽回自己的民望為重?

一個比申請專利權與否更嚴肅的議題

然而這一個產品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生成其實是具有「民意」基礎的,而這個民意就是我們都希望免於承受因為口罩缺貨而產生的恐懼感和匱乏感,因此我說HK Mask背後埋藏著關於「自由」的價值。因此親愛的朋友,當有人意圖阻礙HK Mask的「DIY口罩紙樣」令到普羅大眾無法受益於這一個開放專利權的產品,我們務必清楚知道這是一個比申請專利權與否更嚴肅的議題,那意味著有人正在試圖籍劣幣驅逐良幣(例如指定要你使用他們生產的產品以保活命)從而操控香港人的「自由」,那意味著有人想製造一種「依賴感」令我們不知不覺依賴在該單位的護蔭當中,漸漸失卻了自由而不自知,我們正在共同面對著這樣的一種威脅。

「我不能永遠都依賴你去給我快樂」她曾經這樣對我說。

信末

如果再推前一步,我會說HK Mask的背後亦埋藏著關於「經濟至上」的反思,當它以一個相信每人都擁有相同生命價值的姿態(HK Mask在口罩的其中一個口號是:不論黃藍,口罩救港),不為謀利只為人命,化身成一個純粹的利他主義者並存活在香港當中;你是否歡迎此類不分政見的利他主義者在此城綻放光芒?又如果你從事與口罩相關的業務,並知道它的出現會對你的產業帶來革命性的改革,你又會以怎樣的一個目光看待它的面世?

當我們的自由與別人的利益相扣連,沒有人可以置身事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