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正在玩《集合啦!動物森友會》的你

2020/3/31 — 13:54

圖片來源:Twitter圖片

圖片來源:Twitter圖片

任天堂遊戲新作《集合啦!動物森友會》(下稱《森友會》)因其極高的遊戲自由度,以及就連「林奠頭像都可以 key 成海報」的個性化設定,令遊戲在短時間內形成了一個極大的共鳴漩渦,吸引大量港人參與無人島移居計畫。

在互聯網上看見海量關於《森友會》的截圖。不同的香港人把自己生活中的實況、實現不了的一些小願望,甚至對於社會運動的那一份熱情與遺憾跟遊戲融合。面對着遊戲畫面截圖中,那一連串關於「五大訴求,缺一不可」、「三萬 thx!」等字句,我的腦海突然閃出 Bernard Suits 在其著作《蚱蜢:遊戲、生命與烏托邦》中的一個論調:人類在玩「遊戲」時展現的態度,是達到理想國不可或缺的要素。而又因着這樣有點難懂的一句,決意為你寫一封信去問一串問題,希望為正在遊戲中的你帶來一點趣味。

廣告

抗爭者套裝

黃色頭盔、全身黑色、黑口罩或黑「豬咀」,只要你是香港人,看見這一身打扮自然會浮起不同的回憶、充滿不同的感受,並且自動解讀其象徵意義。對我而言,這一種打扮甚至近乎是「民族服飾」。而當發現《森友會》遊戲截圖當中不乏如此打扮的香港玩家,我不禁去問一句:是因為愛?或是因為責任?

廣告

電玩「遊戲」的功能對一般人而言,基本上就是尋找快樂。電玩世界提供了一個讓玩家可以用「較低成本的方式」去實現願望的平台,而那些願望往往與現實相關。按照《森友會》的原初設定,可能是一所大屋、一件精緻的服飾,甚至是釣到一條稀有「幻之魚」的幸運經驗。換而言之,玩家本來是準備好要在虛礙世界做一個「造夢者」。

當我緊隨着這一個思想脈絡去反思「抗爭者套裝」這一身打扮,便覺得十分有意思。因為玩家不但沒有緊隨遊戲設計師的「指引」,穿上那些代表着不同「願望」相關的服飾以滿足自己的期望,而且更設計出一件自己平日有機會穿上的衣服,並樂於以此套裝背後所代表着的身份來往虛擬世界。

因此,我必須問:遊戲中穿着「抗爭者」服飾的你,內心投射着甚麼樣的一個願望或期望呢?是一個未被實現的社會形態?代表着一份自我所屬群體的身份認同?又或是希望把一份現實世界中的精神,帶進「輕鬆」的遊戲國度,為自己帶來一點提醒?甚至只是「跟風」的玩樂手法?

直至無形之手侵擾

另一方面,你亦不難發現玩家樂於運用《森友會》內的個性化設定功能築起「禁忌」。有別於血腥、暴力和性愛的展現,香港人的禁忌直指:武漢、習總、林奠、譚德塞,乃至打小人,這類於國內有機會被禁止、甚至被控的「禁忌」。這令遊戲即時變成了一種帶有「暗網」色彩的存在。這樣的現象所展現的願景,與抗爭者服飾實在是一脈相承。一方面,大概就意味着:現實世界容不下的,這裡可以。另一方面,香港人又一直以相關的人物設計和踩界行為,去表達希望社會改變的期望。

然而,如你所知,當同一個地方發同一場夢的人太多,便會引來無形之手的侵擾。我們就留意一下:強國政府會不會有天收緊這一種自由;《森友會》當中的二次創作會不會成為他日網絡廿三條的規治範圍;遊戲會不會有入罪的一刻。還有,細看香港人的文化會被逼迫到一個怎樣的地步、會被清除得有多徹底。

信末

現時未知到最後,會是現實的打壓把人推向虛擬,又或是網民藉着《森友會》集結、甚至發生現實動員。唯有以時間去證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