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通識教師談電影.一】從《82 年生的金智英》看韓國電影中的女性角色

2020/2/26 — 14:48

【文:力】

教育工作關注組編按︰停課,大家都說停課不停學。沒反對,但注意力全放在老師怎樣用實時教學,怎樣將一張一張工作紙打包給學生,填滿他們那難得的空白日子 — 學生真的好像沒有老師就不懂學習,不能生活。老師呢,好像沒人說要好好地讀一下書,看一看電影,以迎接未來的教學。做人不是機器,香港這教育制度何時能反思一下呢?

通識老師力,將會在這段期間為我們介紹一系列的韓國電影。可以說是「通識增潤」,也可以說是疫症期間的小小修業,小小反抗。

從《82 年生的金智英》看韓國電影中的女性角色

廣告

根據世界經濟論壇在 2020 年發表的報告,顯示在兩性平等程度方面,韓國在 153 國家中排名 108。而值得注意的是鄰近的中國及日本的排名分別是 106 及 123,均屬於較後的水平。當中根據個別指標,例如政治參與、工作機會及薪酬均等也顯示了這些東亞國家未太追得上國際的水平。在性別平等方面,固有的制度及價值觀固然是難以改變,然而透過文化途徑例如電影及文學等,正正提供社會大眾審視及反思這些現象的一個機會。因此,筆者希望透過介紹不同以女性為主題的韓國電影,看看當中所描繪的女性形象如何就時代的不同而轉變。

去年上映的《82 年生的金智英》取材自同名小說,無論是小說還是電影在韓國國內也引起很大的迴響。這部電影講述了三十多歲的金智英(鄭有美飾)因一次突如其來的精神錯亂,讓觀眾可以追溯到她作為一位身處在韓國社會的女性在不同範疇上所遇到的不公平的待遇,例如由小到大父親一直也重現其弟弟而忽視她與其姊、作為職員在得到的待遇及升遷上的不公平現象(因韓國主流的觀念上認為女性在適婚年齡時便應結婚及辭去原有職務,而擔當相夫教子的角色)、婚後面對育兒,婆媳關係及社會壓力等的種種困難,使人更深刻地反思女性在現代社會的地位及角色。

廣告

例如看過這電影的觀眾一定會對這幾幕印象深刻,高中時的智英曾有一次在巴士上遭到男生的騷擾,身處危急情況的她只好傳短訊向父親求救。怎料趕來的父親並不是第一時間安慰受驚的女兒,而是責難她是因為裙穿得太短而惹來麻煩。而生育後的智英帶着還是嬰孩的女兒到咖啡店購買飲料時,因女兒哭鬧而遭到身邊上班族的白眼及冷言冷語。最後當然不得不提的就是智英的母親感到自己一生為家庭貢獻而放棄了自己原先的理想,因此對已成家立室但因總總問題而變得日漸憔悴的智英說:「智英啊,做你想做的事吧。」這部電影以女性為主題,並能真實地呈現女性在韓國社會中所面對的挑戰,再加上鄭有美精湛的演出,令此電影在本人心目中成為近年其中一套最精彩的電影。

本片由女性演員及導演金道英所執導,亦是她執導的首部作品。在上世紀開始,韓國的電影業也是由男性主導,主要的導演都是男性為主。這現象在 90 年代隨看社會文化的風氣開始有所轉變,例如 1997 年首爾舉行了國內第一次的女性電影節,近二十年國內亦產生了不少優秀的女導演例如任順禮(曾於 2018 年執導由金泰梨主演的韓國版《小森林》)、方銀珍(曾執導《歐若拉公主》、韓國版《容疑者 X》及《回家的路》,觀眾較為熟悉的角色包括在金基德電影《收件人不詳》飾演女主角及在本年劇集《愛的迫降》中飾演主角的母親)等。有報導指出近年十三部到康城影展參展的韓國作品全部由男性所執導,但去年 BFI 倫敦電影節中的五部韓國電影便有四部由女性所執導,可見業界中女性的地位日漸受到重視。而參展作品當中由新晉導演金寶拉執導的《House of Hemmingbird》(譯名:我們與愛的距離)更是筆者其中一套十分欣賞的電影,容後將撰文再談。

 

延伸閱讀:
BFI - “The (few) women breaking through in Korean cinema”
Little White Lies - “South Korea’s female filmmakers are finally making their voices heard”
The Guardian - “South Korean author Cho Nam-joo: ‘My book is braver than I am’”
World Economic Forum - Global Gender Gap Report 202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