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閃爍耀眼 人生寒暑

2019/12/6 — 18:16

主持何駿傑(左一)跟老闆呂福林(左二)的合照

主持何駿傑(左一)跟老闆呂福林(左二)的合照

【作者及主持人:何駿傑】

晴空萬空,彩光驟見煙霞,北風輕拂,寒珠露滴凝霜,繁囂墟市,閉關冷清蕭瑟,彈丸之地,難放安穩書桌,樓梯底下,兩口胼手胝足,朝桁晚拆,巧手技藝琢磨,射燈耀眼,照亮閃爍銀飾,招牌黃底紅字,粉壁貼白銀常識且保養,綠水磨石襯天藍白磚仔地,六十尺空間惜吋善用,工作檯放三瓶清水,抽屜見膠盒零件和鉗夾錐批,焊接機霹靂一瞬,層架下置盛除蠟水超聲波清洗機,背後打磨機及針機作拋光磨光,溫文儒雅,禮貌待人、鬢藏花白、戴放大鏡注目低首,他乃純銀店老闆呂福林,入打金行四十二年,歷香港珠寶業風光氣跌,即使接近退休之齡,仍不言倦,「新人入行雖少,惟飾物始終有人戴,只要發揮創意,行業還有空間發展」。紅藍白下眾安居,黃土吹來紛擾民,鍊咀指環霎耀目,盼望早日定風波。

自小在打鼓嶺長大,青翠山巒,農田雞舍,跟父母乘火車搭船到中環大會堂看風景,車上售賣麵筋、雞髀、鹵味、涼果,其味引唌欲滴,「石湖墟本多瓦頂木屋,兩次大火後建三層唐樓,附近村民常往墟內擺賣,以往戶戶認識,如今鄉音不見,只得胡言」。讀書不成,找尋志向,縫補、木工、針黹等手工藝無一不精,讀小學更買布料自造校褲,經做打金的兄長介紹學師,「中三課程未完便可到尖沙咀美麗都大廈白醒打金工場留宿學習,揹着棉胎,一個月回家一次,工作十二小時,工資由月薪八十元升至千元,廠近三十人,接珠寶廠、珠寶零售及外國訂單加工,首三星期站在師傅旁觀察學習,教做鑲石托、鑲口、介指圈、鑲石、砌石等,接着練習做銀器西金,三個月後做金器,三年滿師後在各工廠打滾二十年,其後和朋友到中山開珠寶加工廠,因工資上漲和競爭激烈,一年前回港。二零零六年太太首在荃灣開銀飾店,自己供貨予她,一年後搬往上水,悉時裝店結業,零八年遷址至今」。

廣告

小學常識科指香港珠寶業在七八十年代譽滿國際,九十年代製作工序北移,他憶起昔日打金工場集中在尖沙咀、中環一帶,美麗都大廈最少有二十多間,「東方人手藝靈活,加上香港人效率快、品質高,遠銷海外,傲視同儕,惜目前只剩十間,多做品質監控及後期加工,打金為統稱,細分鑲石、電鍍、鑲嵌等,以銀飾為例,要經過開採、提純、銀條、壓條或片、裁型、焊接、成型及打磨、圈狀如介指、手鐲等工序較易上手,鑲石比較複雜」。店內銀器逾兩千件,部分放在六個玻璃櫃內,吸引途人目光,每當客人提出疑問,太太傾囊解答,老闆亦相授回應,「戴銀不會使身體過敏,相反銀色可反映身體內狀態。銀在中醫角度屬正氣,能定驚驅邪,故以往嬰孩戴腳鐲,若色變黑,五臟六腑失衡,燥熱上升兼帶毒性,寒涼及濕氣重變紫黃色,這浸鹼性洗銀水四分鐘,過清水兩次便光潔如新,另用抹銀布抹磨數次皆回復光亮,飾品內或添上黑色,此乃加工黑,作黑白明暗度對比,不需洗掉」。

銀飾如寒暑表般反映人生,光明前進,陰晦不定,師傅技藝得年輕外甥承傳,「內地人粗疏,手腳不乾淨,香港人態度佳,工作細心,他本身做設計,有小聰明,學到七八成工夫」。不經探索,複製抄襲軌跡,努力創新,贏得世人讚賞,本末倒置,融入學習,豈有荒唐之理。

廣告

香港電台「社區參與廣播服務」節目《樓梯底的風光》帶領大家尋找社區已買少見少的樓梯舗,訪問不同行業的舗主,細談他們見證過的香港光輝歲月。節目逢星期四晚上9時至10時在港台普通話台(AM 621/FM 100.9跑馬地、銅鑼灣、灣仔、屯門北/FM 103.3將軍澳、天水圍)播出,節目重溫請瀏覽cibs.rthk.h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