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阿倫柏加:天使與魔鬼

2020/8/10 — 9:30

《鐵案懸謎 (The Life of David Gale) 》劇照

《鐵案懸謎 (The Life of David Gale) 》劇照

日前寫了《阿倫柏加:歌舞與狂暴》,自稱沒有看過阿倫柏加最後一部影片《鐵案懸謎》。李振保君回應指正,原來我在 2003 年明報評過該片 ,本人失憶了。

坦白說,數十年來上班式不停看電影(去年才因社會動亂少映少看了,今年更因疫症,多數時間戲院關門,這是我成為影迷以來前所未有),喜歡的當然難忘,厭惡的也會留下惡劣印象,很多不過不失見慣見熟,就往往寫了觀感後便很快忘掉,在腦海記憶庫自動刪除,以免覇佔儲存空間。因此有時朋友提起某片,說我以前評過,我郤完全忘記。

阿倫柏加有些影片我印象深刻,為什麼記不起看過《鐵案懸謎》呢?大概因為自己對該片無好感,亦談不上反感,變成過眼雲煙。

廣告

其實印象深刻的影片,可能被時間琢磨、記憶加工,弄到時空倒亂起來,很久之後重看發覺很多地方記錯了,不是那回事。如果重看的是小屏幕,更比戲院大銀幕版大打折扣。幸而近年在電影節看到好幾部老牌名片數碼修復版,在大銀幕放映,觀感仍好,有些甚至好過初看的印象。

李振保比我熟悉阿倫柏加全部影片,尤其欣賞《天使追魂》,談到片中人出賣靈魂給魔鬼(李振保全文甚佳,附錄於後)。不禁想到,阿倫柏加在形式上愛拍歌舞與狂暴,實質上對天使與魔鬼最感興趣,既有天使對抗魔鬼,亦有天使魔鬼合於一身。

廣告

當然,不但阿倫柏加如此,很多影片都玩天使與魔鬼或分或合的方程式,簡直是世界電影主要橋段之一。阿倫柏加無疑拿手發揮,變化多端,《追鳥》的精神失常主角想做飛鳥,就等於要做天使。

早期德國名片《藍天使》,迷倒老教授的妖艷歌女,便是像天使的魔鬼。蛇蠍美人的故事,古今中外都甚多。到了八十年代,溫韋達斯導演德國片《柏林蒼穹下》,則是好天使的經典,片中飽歷滄桑、關懷民間疾苦的「老殘」男天使,終於只羡鴛鴦不羡仙,愛上馬戲團空中女飛人,寧願下凡做凡夫俗子。

事實上,天堂似乎沉悶,天使不大好做,凡人想升仙,仙人想下凡。墮落天使,甚至天使變魔,反而更有吸引力。 2005 年改編 DC 漫畫的美國片《魔間行者 (Constantine) 》, Francis Lawrence 導演,奇諾李維斯飾演驅魔神探就像有魔性的墮落天使,在天上、人間、地獄鬥來鬥去,是奇諾在《廿二世紀殺人網絡》之後,《殺神 John Wick》之前最有魅力的角色。

此外,有些天仙亦是死神,或把死神化為天使,負責帶領亡魂離世,西片拍過。畢彼特在 1998 年《情約今生 (Meet Joe Black) 》的角色,就被死神上身,又像迷人的天使。南韓賣座片《與神同行》別出心裁,把東方傳統的陰曹地獄加上現代化和西化,勾魂鬼差不再是牛頭馬面,變為很有型的死神/天使,融合了神與鬼、東與西、古與今,還有當前人間社會的諷喻,構思優異。

說起來,凡是漫畫奇俠/超級英雄影片,幾乎都是有超能魔力的天使,惡鬥大狂魔,而狂魔可能原是天使族。這類方程式玩來玩去,百玩不厭,直至今年才被新冠狀肺炎疾症弄到在銀幕上消失,暫時無從發威。諷刺的是,天使和魔鬼雖然飛天遁地,搞到天翻地覆,好像萬能,原來都鬥不過極微細的病毒。

疫症對世界電影業打擊很大,不知何時才會復元。但等到疫症過後,銀幕上肯定又有天使與魔鬼,因為人性當中就有神性和魔性(還有最基本的動物性),而又神中有魔,魔中有神,像《無間道》難以判別。

以下是李振保全文:

小弟罕有地有齊阿倫柏加的十四齣長片,據「故影集」資料,其中十三齣曾在香港放映,祇有《Angela's Ashes 1999》是例外,所以也沒有香港中文片名。

琪哥在這篇文章中,有些電影的印像記錯了。其中《Mississippi Burning》的中文譯名不是「烈血大風暴」,而是「烈血暴潮」,但這種記錯真係微不足道。

不過,阿倫柏加最後一齣長片《鐵案懸謎 The Life of David Gale 2003》,琪哥說他沒睇過,就確實烏龍記錯了。

其實琪哥在零三年曾在明報寫過該片影評,而且對該影片評價不高。

反而,琪哥漏講了阿倫柏加兩齣戲,一齣係講述二戰時,一個愛爾蘭裔美國男子與一個日本裔美國女子相戀的故事,由於日本突襲美國珍珠港,美日開戰,於是美國政府將日本裔的移民捉入集中營看管,此片叫《浮世戀 Come See The Paradise 1990》。

另一齣係《窈窕瘋人院 The Road to Wellville1994》,小弟去年在此曾提及,還說該片的一些情節可能影響了《單身動物園 The Lobster 2015》和《藥到命除 A Cure for Wellness 2016》。

小弟對阿倫柏加的《天使追魂 Angel Heart 1987》印像特別深刻,除了它是香港第一齣三級制電影之外(忘記了是否「碧麗宮」獨家抑或與其他戲院聯映?),它的劇情佈局、配樂音效、情景氣氛,都與眾不同。

其實齣戲故事很簡單,一個將自己靈魂出賣給魔鬼,來換取某些利益的人,後來卻反悔,利用某種宗教儀式,將自己身份徹底改變。

魔鬼於是千方百計去追查這個「走數」的人下落,找來一個私家偵探幫手調查,豈料偵探追訪證人過程中,查一個死一個,「線索」全部給人滅口,最後查出那個「走數」之人,其實就是私家偵探自己本人(《幽國車站》、《鬼眼》、《不速之嚇》這些電影結尾那條「橋」,其實都是異曲同工)。

總之,該片氣氛詭異,影像奇特,看後使人難以忘懷(當然,除了主角米奇洛基外,還有中年的夏綠蒂藍萍和影帝羅拔狄尼路的參演,增加了吸引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