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陣地戰或流水社運的分化?認清漫長抗爭,目前仍是階段

2019/11/18 — 11:43

2019年11月11日,香港抗爭者再次發起大型罷工、罷課及罷市的「三罷」行動。連續四日,黎明、破曉、晨曦和曙光,如詩的行動代號,除了打破夜間抗爭模式,反映香港市民在困境之中,仍然對未來充滿希望,慎重而樂觀的信念,使這埸「香港日常生活保衛戰」得以持續。

11月12日,黑警企圖攻佔香港中文大學,各區遍地開花,港共政權疲於奔命。即使凌晨時份,仍有大批市民入內支持,駕車運送物資,林鄭記者會開得再多,民眾明亮的眼睛,早已識破她分化的語言偽術,民意從來沒有逆轉,因為有黑白良知的香港人恥與為伍。

之後兩三天,網路卻出現了許多「留守」和「撤離」的爭執,留守者以為敵人入侵到自己家門,早無退路可言,有些重要的陣地必須堅守;撤離者則以為現今香港社運要Be water,流水社運,化整為零,留人不留地。兩派各執己見,一時之間似乎落入「互指五毛」的境地,香港抗爭至此似乎面對一大分化之挑戰。

廣告

其實,香港六月社運至今一直都是「無大台」,主張「去中心化」。取消大台,意味了百家爭鳴,那麼各種說法紛雜而出,彼此互有衝突,自是必然之事。抗爭有時,休息有時;裝修有時,道歉有時,沒有定於一尊的最高指令,或對或錯,都能夠及時「自我修正」,面對港共暴政,依然發揮了最大的抗爭效益,成為世界典範。

那麼「分化」和「自我修正」之別在哪?我們會否動輒指責別人,無意間落入「分化」的心態而不自知?以下有三個要點可供參考。

廣告


Image source:IG/harcourtromanticist

Image source:IG/harcourtromanticist

一、兄弟爬山,對準政權

孽搖之虛有鳥焉,一身而九頭,得食則八頭皆爭,呀然而相銜,灑血飛毛,食不得入咽,而九頭皆傷。海鳧觀而笑之曰:「而胡不思九口之食同歸於一腹乎,而奚其爭也?」 ——《郁離子·九頭鳥》

劉伯溫,元末明初士人,文武皆全,精通兵法,著有《百戰奇略》、《火龍神器陣法》等著名兵書,沒有了他,朱元璋未必能當上明太祖。其中,《郁離子》為他最為知名的傳世之作,富含哲理,其中不少句子,即使置之於香港當下,依然能警醒世人。

其中,劉伯溫說了一個「兄弟爬山,各自努力」的寓言。「九頭鳥」是中國神話故事中相當威武的神獸,有如香港「鶳」。但劉伯溫卻從反面描述九頭鳥,說牠雖然「一身而九頭」如此犀利,偏偏九頭各有想法,為了爭奪眼前之食,齜牙裂嘴,灑血飛毛,以至九頭皆傷,無物入肚。

「海鳧」是作者代言,點出道理:「你們九頭所食,同樣進入同一個肚子,為什麼還要爭執呢?」只要目標一致,即使有九個頭,就照九個方向各施所長,因為《周易》有言「群龍無首,吉」,這樣才能充分地讓人盡其能力,發揮九頭鳥的厲害之處。

因此,第一個原則最為直接簡單,即是「兄弟爬山,各自努力」。要加泰集會,要高唱國歌,要國際Twitter,只要是「爬著同一座山」,也就是「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即為可容許的行動,這是首要的判斷標準。

Image source:FB/陶傑Channel

Image source:FB/陶傑Channel

二、沒有未來先知,行動驗證對錯

人人都想做陶傑,可惜我們大多都是蕭生。始終沒有人能叫耶穌下來,我們都不是有神明附體的先知,未來永遠都是無從肯定、充滿變數。有誰面對未來,不是像盲人摸象一樣,自以為摸得清全部的真實?如果我們坦承一些,很多我們估計的事情,都不全然按照計劃發展。

像資深時事評論員蕭若元,真材實學,多年經驗,聽他分析得頭頭是道,環環相扣,大抵以為事情確會如此結束。但事實卻是,網民都戲稱他是「燈神」,真是天氣不似預期。

知名著作《人類大歷史》作者,以色列歷史學家哈拉瑞(Yuval Noah Harari),認為歷史的發展充滿偶然,「歷史有太多的可能性,而許多的可能性最後都未成真。」

能像陶傑可以預言解放軍出動清潔街道,絕不簡單。但陶傑說中了第一步,之後他還提及「宣佈成立調查委員」和「推出雙普選同23條立法」,未來發展仍然拭目以待。

但我們都得承認,如今香港社會未來發展充滿變數,至少,香港高官以至平民,在五個月前都沒到香港竟會變得如此動盪不安,會有這麼多人為了對抗政權,捨生取義。

可惜,時下不少人都欠缺這種眼界,以為自己的說法、理論是唯一正確的真理,也就是覺得「歷史發展必然依我所想」。這種心態,會導致看不起其他抗爭者採取不同行動,批評、指責,以至意欲成立「大台」指揮他人,正正危害了「兄弟爬山,各自努力」的大原則,而走向「割蓆、篤灰」的分化言論。

那麼要怎樣知道哪一種行動比較好、比較有效益?陣地戰還是流水抗爭都好,歷史太多偶然變化,也太多肉眼不見蝴蝶效應的觸發點,除了以行動驗證,否則我們無法真正得知成效,也無從「馬後炮」批評他人對錯,甚或發出種種相當刻薄、落井下石的言論。

11.12 中大

11.12 中大

三、認清漫長抗爭,目前只是階段

香港年輕抗爭者,大多都很討厭「階段性勝利」這句話,因為它給予了我們虛假、弱小的希望,令我們妥協而無力抗爭。

「將先前一切自欺欺人的希望之談全都掃除,將無論是誰的自欺欺人的假面全都撕掉。」鲁迅告訴年輕人,要勇敢直面現實的殘酷,唯其如此,始有真正改革世界之可能。

因此,與其說「階段性勝利」來製造假希望,不如認清現今香港「警察國家」(Police state)的現實。End Game遙遙無期,香港人未來仍有漫長的抗爭,長則數十年以上,而在完結之前,在權力、武力如斯不對等的此際,必然會迎來無數次「階段性失敗」。可能,可能當香港人艱辛地踏前一兩步,又被迫後退三四步,但這不代表End Game。

認清了香港的抗爭仍有漫漫長路,無論是陣地戰也好,抑或流水抗爭也好,未來都必然迎來更多爭論,沈著應戰方為上策。

我們必須緊記「兄弟爬山,各自努力」,對準政權,堅持「五大訴求,缺一不可」,也要提醒自己Be humble,沒有人是歷史的先知。以行動驗證對錯,發揮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自我修正」,具有這種思想認知,是持續下去,是令抗爭走向正軌的關鍵。

1898年,戊戌變法失敗,康有為勸譚嗣同避難日本,但他沒有答應:「各國變法,無不從流血而成,今中國未聞有因變法而流血者,此國之所以不昌。有之,請自嗣同始!」譚嗣同毅然留在中國,慷慨赴死。其時,當然是「階段性失敗」,但他,他們這些抗爭者所流下的血汗,所犧牲的生命,同志銘記之,後人感懷之,促成了日後革命的成功。

失敗、成功,在香港抗爭一切告終,真正End Game之前,都仍然是階段性的過渡。

「血沃中原肥勁草,寒凝大地發春華」,〈無題〉鲁迅,Winter is coming,但大地經受了冰封三尺的嚴寒,無論遇到任何困境,遍地開花八方救援,等到黎明、破曉、晨曦和曙光來臨,必定春花怒放,成就前所未有的美景。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