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離不開的紀錄 — 是誰在背後?

2020/3/28 — 16:22

Blank by Stephanie Chung

Blank by Stephanie Chung

最近很多事情都是與放手和離開有關的。今天,我們好像進入了自我泯滅的時代。

我們成為城市的觀察者:看着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網站上的紅點有沒有消失或是增加,看着口罩排隊的情況,看着法庭的文字直播。我們慢慢成為華特.班雅明(Walter Benjamin)邊緣的漫遊者(flâneur)。

所謂的漫遊者,就是在複雜的城市裏漫無目的地遊走。疾病肆虐,現在我們大多數都是透過螢幕來看,那你在螢幕遊走時看到的是誰給你看?

廣告

記錄這些文字還有影像的是記者,甚至是導演。他們有種使命感和責任感。紀錄片保護著、背負着新舊交錯的意義,為我們留下黑暗對面的光明,還有光明之間的陰影。對,也許你會說所有經過人處理的事都不是客觀的,我們還要有自己的獨立思考面對龐大的資訊量。

想想這幾個月來,我們其實很無力,就好像面對初戀時手足無措。想像如果你在醫院發現一位醫生是你的初戀 — 你想看看你的初戀,卻狼狽地轉院,避開見到他那過程比申請保釋更加困難。你沒有勇氣過去,因為你捨不得沾污那段美好回憶。但重點是,你已經生病了,還要面對其他外在難題。就如記者和紀錄片導演一樣,他們在危險裏也盡力把目擊和遭遇真實地呈現。

廣告

現在,我們無法逃避。我在法律和文學間游走,還有醫生朋友 on call 的信息。即使我們要比平常人面對的現實面較多,我們好像永遠不會習慣離開的意思。因為我們對生命無法妥協,無法淡忘。在做邊緣的漫遊者時,你在看的時候,想想還在為你安定生活而默默努力的人。

以影像探索社會,以聲音擊打現實。張鐵樑博士,你在亂世走累了,我們在光影為你留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