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韓江的《白》 — 境界遠遠凌駕《素食者》和《少年來了》

2019/9/18 — 11:41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文:Let Me Sing You a Waltz】

韓江的《白》是一本極為特別的作品,遠遠凌駕《素食者》、《少年來了》的境界,對我而言以當代經典推崇也不為過,昨天以今日《道德經》形容此書其實有好幾個原因,當然無法與《道德經》的博大精深劃上等號,但在許多方面都讓人看見道家哲學的影子。「白」的概念於書末權熙哲的評論文章中有非常精彩而詳盡的解說,他寫,任何顏色要能顯現,都必須以白色為底色,換言之,白色的存在是為了讓其他顏色得以存在,白色是充滿可能性的沈默,也是開始前的無,誕生前的無。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為天下母。」

廣告

《道德經》的第二十五章,其實如此輕易就被弄髒的顏色就像道的存在,所謂無狀之狀,無象之象,而道生萬物,一如白色的根本層次。寒冬過後,翅膀不再是翅膀,蝴蝶不再是蝴蝶,透明的「我」變成了「那女人」,最終「那女人」與自身合而為一成為了「所有白」,在動筆之前先撰寫好目錄,這些名詞拉開了尖銳的心弦,一則一則篇幅短短的冥思,流淌出韓江面對生命的消長,面對姊姊的夭折,面對傷痛的縈繞,以白色意象書寫「人生和死亡的蕭瑟氣息」。

那是強褓也是壽衣的顏色,是鹽巴也是方糖的光澤,是雪花也是海浪的閃爍,是白髮也是骨灰的寧靜,是殘破也是重建的城市,恰如道一般照耀今日的世間萬物,在黑暗與光芒之間,在淒涼與美麗之間,在溫暖與寒冷之間,在燃燒與痛苦之間,在追憶與悼念之間,在模糊與清晰之間,在開始與結束之間,白色有好有壞,白色有喜有悲,白色無所不在,白色如影隨形。

廣告

正因如此,白色也無法藏匿無法掩蓋也無法否認任何事情,如月光,如銀河,亦如靈魂,擁抱了漆黑、端詳了痛苦、凝結了時間、見證了生死,隨著韓江思緒層次推進,最終望見無邊無際又源源不絕的白之空間遺世而獨立,彷彿自其不變者而觀之,則物與我皆無盡也。在那裡,生命和死亡並非對立,無緣相對而視的你與我同時存在,像曾經受戰火摧殘的凋零華沙,現在我因你而重建,你也不因我而消失,生而不有,為而不恃,長而不宰,白色帶走了你,白色創造了我。

活下去,我們在消逝的時間裡停留,我們在黑色的瞳孔裡沉默。

「藉著你的雙眸,會在白菜心最明亮的深處,看見最珍藏的嫩葉。

會看見在白天升起的寒冷弦月。

總有一天會看見冰河,會仰望那冰塊 — 它在每個彎曲的稜角,形成偌大的青色影子,因為從來就沒有生命,感覺反而更像神聖的生命。

會在樺樹林的沉默中看見你。會在冬天太陽升起的寂靜窗中看見你。會在光線射進傾斜的天花板,灰塵隨之晃動、散發光芒之處看見你。你會在那白色當中、在所有的白當中,深吸最後一口氣。」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