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FKA twigs《Magdalene》:不完美但更完整的女性形象

2020/1/29 — 10:46

圖片素材:Magdalene(維基百科)、FKA twigs(FKA twigs facebook 專頁)

圖片素材:Magdalene(維基百科)、FKA twigs(FKA twigs facebook 專頁)

Magdalene, 是見證耶穌受難的女性之一,也是傳遞耶穌復活信息的第一人。她被認為與耶穌的關係密切、甚至可能與耶穌相戀,但亦曾被人描繪為妓女或罪人、流連在情慾和貪婪之間(有助於塑造一個墮落者獲救贖的形象)。而經歷過與子宮肌瘤對抗和情感折磨(跟前男友、《吸血新世紀》男主角Robbert Pattinson分手)的FKA twigs,在受到誤解、踐踏、壓迫的Magdalene身上找到了靈感,並正面迎接著自身困擾,以傷痕凸顯出堅韌。由此,我們或可明白歌曲《mary magdalene》的出發點——它描述的女性非無欲無求般的聖潔無暇,而是擁抱慾望、敞開身心,且透過美妙的和聲、舒服的底鼓、具空間立體感的echo effect,及後段帶著被刮花、具有瑕疵感的音色(是形容身上的傷痕、傷痛?),來表達了對真實自己的接受。

分裂的《home with you》,前面有點像是Fiona Apple的《Every Single Night》,FKA twigs以唸白般的方式,一個詞一個詞地吐出那結合了自己生理上與情愛挫折上的痛苦;之後她演繹的情感變得更為濃烈,音樂上可能是受到了Bonnie Tyler的《Total Eclipse of The Heart》影響;然而在唱到"I, didn't know that you were lonely"時,畫風突然一變,變得溫柔、舒服、迎來了春光,且配合那歌詞所寫的轉折內容——找到了同路寂寞人、找到了暗黑之中的出口,並於結尾通過大面積地使用單簧管,更能傳達出內心劇場的震動,或助燃起情慾之火。而另一首前後也是有著大變化的《fallen alien》,其加入了cyberpunk色彩的主歌部分,很具攻擊性,連FKA twigs的演唱,也像是不斷朝你方向推進;但到了副歌中,她卻停下了較急促的步伐,變成感性的詠歎,高音但呈現著往下墮落人間的意象,如歌內所唱到的,"I never thought that you would be the one to tie me down".

廣告

既古靈精怪的FKA twigs,也會帶來容易令大眾接受的作品。《sad day》如有評論者已經提過,是這張專輯向著Kate Bush的音樂靠近之開始,且顯得流暢、溫婉、自帶神聖的光環,完全不同於前後分裂的《home with you》那般,表達了對愛的疑問(以"sad day"與"fine day"來突出現實與想像的落差)。《mirrored heart》亦是具流行潛質的ballad,其編曲貌似比起前面的歌曲有所「收斂」,但依然做得出色、豐富、有著工業化的感覺(很少會有ballad會與「工業化」風格聯繫在一起),而這冰冷、缺乏溫情的工業感,又營造了歌者被遺落於一方的畫面,可FKA twigs通過她突然高八度的演唱方式,以及能讓你流淚的演繹情感,抒發出她在痛苦、脆弱,或在明知有可能是不可挽回的情況之下,卻對愛堅定、不放棄的追求。

廣告

《holy terrain》,是專輯中較為「野性」的一曲,能讓人感受到它熱烈的悸動,即使有不少人不太滿意Hip Hop歌手Future突兀的featuring,但我覺得像這樣插入「具象化」的男性視覺,能為此張女權主義專輯,帶來了不一樣的角度;而《holy terrain》的編曲,加上了東洋的味道與類似非洲/土著的音樂元素,並將之與電子迷幻風相結合,令到這首有著被放逐在外、或不受鉗制、可釋放自己的感覺,也更突出專輯那有關慾望的主題。至於《daybed》蠢蠢欲動的Ambient Pop,已經充滿了性暗示,其交疊的和聲像是在呻吟,之後woodwind programming的「擴張」、「侵佔」,可理解為女性高潮的到來,也是FKA twigs自慰後傷感的伴隨。

莊嚴地起步的《thousand eyes》,像歌者從上一段關係中慢慢走出,它編曲於3分多鐘時的轉變、碎落、或vocal被拉扯般的聲效處理,如過往回憶的破裂;FKA twigs以重複的歌詞、Gregorian chant的詠唱方式,傳達在苦行路上會敢於獨自承受的堅毅。這堅毅貫穿於整張專輯,但到最後的《cellophane》中,FKA twigs卻展露出自己的疲倦、失落,她似乎終於被擊倒(《mirrored heart》內的她仍是顯得堅定),眾人看其種種的目光("thousand eyes")還未停止(FKA twigs在與Robbert Pattinson一起時受到許多非議或攻擊,且由此也可引申為社會對女性的壓迫);不過,這悲傷的作品最後仍是釋出一點希望,像鳳凰涅槃,得到重生、昇華;而專輯中的「女權主義」,正是因這如同玻璃紙般脆弱的情感得到釋放(並非只表達自身的獨立、強大),而再一次地顯出它的與別不同。

FKA twigs的《Magdalene》,於她過往的作品已經具實驗性質的電子編曲與製作之基礎上,更著重了氛圍的營造、加進了古典的元素,令她原有的野性得以再向外散發之同時,也表現出她的母性、溫情,由神婆變為了聖女,並貼合著Magdalene的形象。而備受爭議的Magdalene,與曾被種種不友善目光所包圍的歌者,可謂於專輯中合為一體;且FKA twigs通過她有時令人心碎、有時如歌劇中女高音般多變出色的vocal,將拉扯的情感、強烈衝突的感覺,很好地表達了出來,她的演繹,就像舞台上的那根即將用來表演的鋼管,一樣地矚目!

專輯《Magdalene》,儘管在歌詞部分,未能將這本來有很大發揮空間的題材往更多方面(哲學、宗教、歷史等)擴展,它的主軸仍是圍繞著愛情,可《Magdalene》整張的完成度頗高,很多時從音樂部分就能感受到FKA twigs的複雜情緒,超越了文字的表達,並展現了女性的多面性或更完整的形象,亦由此也強化了專輯內那原本於編曲、vocal上所帶有的女性之光輝。

首選:mary magdalene, cellophan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