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IATC (HK)劇評人獎」2019年入圍劇目回顧(下)

2020/5/7 — 9:48

文: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

上文《「IATC (HK)劇評人獎」2019年入圍劇目回顧(上)》分享本地創作人如何透過舞台回應社會議題後,本文將綜述另外一些入圍作品在舞台美學探討及實踐方面,如何打破劇場想像。今屆入圍劇目以舞台設計配合劇情發展,將舞台融入劇情。觀眾與演員如影隨形、劇本與美學融為一體。

入圍年度舞台科藝/美術獎、年度導演獎的「再構造劇場」《柏林的金魚》在資源不多的創作限制下,導演甄拔濤大膽地選擇在葵青劇院演藝廳演出,把觀眾壓縮在百人左右的數目,觀眾迴響不俗。設計善用葵青劇院原本的舞台空間,沒有額外加入太多花巧,卻呈現出令觀眾震撼的效果。舞台的旋轉將觀眾融入整個空間內,成功營造出一個時間流逝、角色分隔兩地的情境,結尾的燈光亦合適地建構浪漫、唯美的氛圍,值得欣賞。加上音效設計得宜,相得益彰。

廣告

觀眾同樣跟隨劇情而轉動的香港話劇團《如夢之夢》,以環型舞台帶領觀眾酣然入夢,穿梭於時光旅程。作為香港話劇團首次在西九文化區自由空間的演出,提名年度舞台科藝/美術獎、年度演員獎的《如夢之夢》整個舞台如佈景設計、燈光和觀眾席等,要因應場地而重新搭建,空間的設計極具心思。全台演員穿越不同時間和空間的服裝和造型,設計和配合恰到好處,十分不容易,而能呈現完整可觀的美學效果,可見劇團的整體能力和各設計師的專業造詣和用心。

而獲年度導演獎提名的香港演藝學院《我自在江湖》,則以船隻作為劇中江湖權力關係的象徵。演出主要用形體處理,清楚地展現導演的演繹策略,透過形體表現出角色之間複雜的恩怨情仇。導演以元朝時空上演現代的情節,利用古裝、戲曲融入現代話語等的元素,相當有趣。舞台美學方面,尤其是透過舞台上船隻的平衡搖擺去展示權力關係,導演將舞台設計融合劇本內容,傑出表現毋庸置疑,十分出色。

廣告

善用場地亦能將觀演關係拉近。由「天邊外劇場」製作,入圍年度演出獎、年度導演獎、年度演員獎的《半入塵埃》,以小型劇場及觸手可及的道具,縮短舞台與觀眾在物理及心靈上的距離,實屬小劇場的大製作。舞台美學方面處理出色,例如幾度橫過演區的馬車的設計,質感甚佳。另外導演在表達時間和空間的轉移的處理亦很有效果,在小劇場中呈現出空間的跨越與想像。即使大埔文娛中心黑盒劇場作為演出場地未如理想,但導演善用場地發揮出其風格,令演出昇華。

除了上述美術、佈景等的舞台美學外,文本與演員間的花火亦是當中不可或缺的元素。入圍年度演員獎的「鄧樹榮戲劇工作室」《死人的手機》的葉童在此劇中讓人有「脫胎換骨」之感。她放下了電影明星的身段,以及舞台上的女主角位置,完全投入母親這個角色,契合劇中怪異的氛圍。葉童所塑造出控制狂母親因喪子而情緒崩潰的形象令人留下深刻印象,這種恣意放縱的演繹方式是許多舞台劇演員未能做到的。

而獲年度演員獎提名的葉德嫻跳出銀幕,首度出演舞台劇,在「PROJECT ROUNDABOUT」的《親親麗南》中飾演既是弱者,但也是操控者的母親。《親親麗南》一劇中母女的關係複雜。她將角色的心理及情感狀態的轉折掌握得甚為細緻。在發現女兒跟同村男子共度一宵後的一場,由錯愕到利用女兒的秘密作出反擊,當中情緒的微妙變化演繹甚有層次。

*完整入圍名單及評語可參閱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網站(http://www.iatc.com.hk/doc/106308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