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某國還未進化的道德價值觀

2020/8/10 — 20:23

本身 schedule 左幾篇講有關公司價值嘅文章,但今日見到又一則以「合法手段」進行剝削言論自由之舉,再次見證住人類自己發明嘅組織,如何一步步帶領人類自己走向瘋狂。

一個國家同一間公司相差不遠,營運方式唔同,但都係一種社會組織。就例如教會、國家等,大家 share 住某種同樣嘅目的。每一個組織都係,如果無道德,即使價值連城,亦係對人類社會嘅一個計時炸彈。講錢之前,要講左道德先。

「都係搵錢姐」,住洋樓養番狗同一個國家富國強兵嘅「夢想」分別唔大 — 不論你借古鑑今定係命運嘅自食其果,用理性、非理性嘅嘅論證,為圖個人短利,而忽略長期價值,決定你可以住幾耐洋樓。

廣告

今日就借「人工智能」黎講道德。

唔同國家,人工智能帶出唔同嘅人性

有一間誠哥多年前投落嘅公司叫 Affectiva,CEO Rana el Kaliouby 係一位 Female Egyptian-American,專門辦識面部表情去分析情感。喺台上演講,示範佢地 algorithm 精準之餘,講到 application,以原則開頭:

廣告

「It will not be used on any unethical development and unethical deployment」

並舉例監控、歧視等侵犯人權嘅 partnership 一概不接。而當年,正正就係 Sensetime 炒得正熱之時。係中國,甚至有以人工智能係課室即時分析學生學習專注力。

上年賀建奎「基因編輯嬰兒」一事鬧得極大,你可能會話如果美國科學家無參與,賀建奎都無可能做得成。呢個正正就係個體同組織威力嘅分別。CRISPR 係美國研發多年,一個組織有成熟嘅體系,即使有爛蘋果,一粒數粒並無足夠嘅權力去跨越界線。道德,正正就係維持個人利益同社會利益嘅平衡界線。

人類發明嘅人工智能可以成為帶領時代進步嘅 enabler,亦可以成為毀滅人類嘅 terminator,睇下係邊個用同點用啦。

****

Elon Musk 講嘅未來並非無可能,AI Ethics 亦係一個我好鐘意研究嘅議題。但可惜係香港,遲遲未有人關注科技道德呢一個哲學與科技 overlap 嘅範疇。

以上亦都係建立於人權為當今普世道德價值觀;在某國管理層,唔想偏激地話佢地無道德價值觀,有嘅話,客觀講句,佢地嘅道德價值觀仍是十分封建。

p.s. 當然唔包括林鄭,作為一個海外分公司嘅扯線娃娃,除左我床頭嘅公仔,公仔邊有人性架?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