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Uber「共享」為名ㅤ霸權為實

2019/5/21 — 15:50

Uber 5 月 10 日於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圖片來源:Uber Twitter)

Uber 5 月 10 日於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圖片來源:Uber Twitter)

經歷一番熱議和期待,Uber 終於在美國上市,正式告別獨角獸身分。但當市場都在就 Uber 的股價升跌、發展模式等議論紛紛時,Uber 司機上街遊行的消息卻更為我所關心,因為這事件多少印證了我的看法:Uber 只是以「共享經濟」作包裝的另一種霸權。

Uber 由十年前的初創,發展成今日的巨無霸企業,一直都打著共享經濟的旗號。而這些年來,由共享經濟這概念衍生出的商業模式也多不勝數,諸如單車、汽車、住處、雨傘等等,內容各異,但大方向上,都是希望將「未充分利用」(underutilised)或「閒置」(idle)的資源出售,以換取收入、補貼生活。遺憾的是,現存的共享經濟企業,要不已經抵受不住市場的考驗,黯然離場;要不就已經變質,與「共享」概念相去甚遠,所以迄今為止,我們依然沒有一個真正成功的共享經濟例子。

數年前,共享經濟興起,成為一時焦點,但風潮過後,則是連串的倒閉和浪費,且看堆積如山的共享單車已可見一班;而連同 Uber 在內的各式約車平台,事實上只是另一種形式的租車公司︰兼職司機假如想出售自己的「閒置」資源來賺取外快,用以等待訂單的時間、車輛之維護成本等都相當高,加之市場競爭激烈,早年一些為司機而設的補貼政策已不復見,而且平台提高每程收入的分成,令一眾司機的收入減少,若非全職,也難以餬口,變相成為了另一種無牌照、無監管、無保障的「三無」的士司機,而Uber則是坐享其成的平台,這與最初提出之美好願景,實在是天淵之別。

廣告

有人或會認為,Uber 的出現確實為的士行業帶來改變,例如打破壟斷、服務質素提高等,但事實上,優質服務只是因應乘客要求而誕生的產物;而在利益層面,則只是將原本在的士牌照擁有者、車主手上的利益轉到約車平台的口袋裏,將的士行現時按日計算車租的模式,變成每程的指定比率分成。前者是不論生意如何都要支付的固定收入,後者雖是多勞多得,但平台卻可任意改動分成之比重,司機在過程中毫無議價籌碼,可見收費形式雖然不同,但霸權意味不減,司機始終都處於被剝削的位置。所以,Uber 不過是利用互聯網訊息流通之便利而升級的出租車服務,假如單純在商言商,當然沒有問題,但若從社會利益角度出發,與現有的一套並無兩樣,亦沒有善用到社會上的剩餘價值。

Uber 的上市,或是其邁向商業王國的一個重要里程碑,但卻絕對不是去中心化、共享經濟的成功例子。真正的去中心化,是每個人都可以為自己的資源和時間作主,自己資源自己管;然而,這想法目前仍是一套美好願景,未被真正驗證,更遑論實踐、轉化和普及。到底真正去中心化的商業模式會是如何?且留待時間來揭曉答案。

廣告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本文 5 月 21 日刊登於《明報》專欄「財科暗戰」,上為加長版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